為什麼荷蘭人不鼓勵妹妹聽姊姊的話?

文 / 一流人      2017-11-28
為什麼荷蘭人不鼓勵妹妹聽姊姊的話?


兄弟姊妹之間的平等關係

 「聽話」的孩子才是好孩子嗎?

台灣父母:「小的應該聽大的,讓年紀大的哥哥姊姊做主。」

荷蘭父母:「兄弟姊妹是平等的,自己做的決定,自己負責。」

CASE12 為什麼荷蘭人不鼓勵妹妹聽姊姊的話?

「妳今天跟妹妹玩了一天,妹妹有沒有聽妳這個小姊姊的話啊?」

這裡的「小姊姊」是指我太太的外甥女,她剛跟我女兒玩了一整天。我太太有兩個姊姊,週末大家經常攜家帶眷聚在一起,一群孩子玩起來常常瘋到旁邊大人都快耳聾。這讓我想起自己跟表兄弟姊妹也是從小一起玩到大,成年後也都保持密切的互動,我當然希望女兒未來也有這樣美好的童年回憶及家庭關係,所以我很喜歡看這些小朋友玩在一塊兒的樣子,或多或少也讓我回味自己的童年生活。

不過,當我外甥女的媽媽問她,妹妹是否有乖乖聽話時,我卻覺得有些疑惑。為什麼「妹妹」要聽「姊姊」的話呢? 我家有三個兄弟姊妹,我是最小的,卻從來沒有誰要聽誰的話的問題。

荷蘭父母這樣想 兄弟姊妹的關係是水平的,自己的決定自己負責

記得我大概10歲左右的一天晚上,爸媽吃完晚餐後要出門拜訪鄰居,他們讓哥哥和我兩人留在家裡,還要求我們一起洗碗。不過我父母出門時並沒有要求我乖乖聽哥哥的話,也沒有因為哥哥比較大而要求他負起照顧我的責任,爸媽把哥哥和我看成平等關係的手足,希望我們可以合作完成他們交給我們的責任。

不過,10歲的弟弟和13歲的哥哥,玩的時候雖然開心,吵起架來也是驚天動地。那天晚上也不例外,我們洗碗時開始吵架,吵得可兇呢,兩個互相尖叫了一陣,後來我實在氣到受不了,摔門離開廚房。

門一摔下去我就知道慘了,匡啷一聲,我打破了家裡一個很有紀念意義的花瓶。哥哥聽到花瓶打破的聲音馬上跑過來焦急地說:「糟糕!花瓶打破了,爸媽一定會很生氣!怎麼辦?」

爸媽回家看到花瓶被打破的確很生氣,但因為出門前他們交代我們兩個一起完成任務,雖然起因是我負氣摔門,但會發生打破花瓶這種慘事,哥哥也要和我同負責任。我爸媽不像多數台灣家長一樣,認為哥哥比較大應該要懂得控制情緒或「讓弟弟」。

可想而知,在荷蘭社會長大的我,聽到大人問:「妹妹有沒有聽姊姊的話?」心裡其實非常疑惑「妹妹為什麼要聽姊姊的話?」

在台旅居多年,我發現這種「晚輩」要聽「前輩」的觀念無處不在,例如:在學校學生要聽老師的話、學弟妹要聽學長姊的話、在公司下屬要聽長官的話,在家更不用說,「大哥永遠是對的!」

這種聽話的概念也反映出台灣社會「上對下」的關係。我發現生活在台灣,上屬與下屬對彼此的要求、義務、禮貌及應對都有明確的社會規範,長輩要照顧晚輩,晚輩要尊敬長輩,這樣的社會價值在兒童時期就可以看到,例如期待我女兒服從比她「資深」的小朋友。(沒想到小朋友之間也是講求輩分的!)

這種垂直的社會階層概念跟荷蘭水平的社會人際關係很不一樣。荷蘭社會當然也有上下關係,畢竟總要有人當主管,但上級與下級的角色比較沒有清楚的界定,階級間的界限也較模糊。所以,有些荷蘭孩子習慣直接用名字叫自己的父母;老師也很鼓勵學生在課堂上隨時發問,發表自己的看法及建設性的批評;老闆也較能接納並且採用下屬的批評與建議。

台荷之間的觀念差異也反映到對孩子的教育上,台灣父母要求妹妹聽姊姊的話,遇到什麼大事,也是由年紀大的作主;荷蘭父母重視獨立思考,而教孩子獨立思考的第一步就是不要隨便聽任何人的話,自己做的決定,自己負責。

為何越來越多孩子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

──強調安全牌的人際環境,讓勇於表達意見的孩子被視為群體中的麻煩人物

當然,我們必須先分清楚「聽」的兩種意思。第一種是「聆聽」,要聽到並且理解他人論述的意思,荷蘭父母當然希望孩子能具備這種聆聽的能力,傾聽並理解別人的說法,這也是日常生活的基本禮貌。第二個意思則是「聽話」,是無條件服從其他人命令及指導的意思,也是這個章節的重點。

為什麼荷蘭父母不想培養出一個「聽話」的人呢?荷蘭父母擔心的是,總被要求聽哥哥姊姊話的孩子,最後會變成一個死腦筋的人,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見,也無法自行判斷他人的論述。我常聽到台灣人批評學生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出國留學時也不像歐美學生隨時舉手發言侃侃而談,但這真是學生的問題嗎?做為「大人」的我們,是否有提供訓練孩子獨立思考的環境呢?

在台灣生活了幾年,我覺得台灣人民友善又聰明,但從小到大被要求要聽哥哥姊姊、老師、長官與老闆的話,很少被鼓勵用自己的腦袋思考問題癥結及解決辦法,不論政府或是一般職場,往往缺乏有想像力、有創新精神、能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的人才。相反的,比較獨立思考且願意表達想法的人,常被長官或老師視為群體中的麻煩人物:「東問西問,問題一大堆,為什麼你就不能乖乖聽話跟大家一樣就好了呢?」

就拿在學校修我課的研究所同學為例,在我的課堂上,學生都需要準備一場深入討論課堂讀物的口頭報告,學生準備時也經常來找我討論進度。在與他們私下討論時,我發現台灣學生經常提出獨到的見解,也確實抓到閱讀的重點,並提出建設性的批評。

可惜的是,到了課堂上的口頭報告時間,學生通常只乖乖地摘要閱讀的內容,但很少提出自己的看法、自己的懷疑、自己的批評。

下課後我問同學這是怎麼一回事,私底下討論那麼有想法,口頭報告時卻都沒有表達出來,學生往往回應:「老師,我們習慣口頭報告要安全一點,不要提出太多自己的看法,免得自己想法有錯誤,會影響到成績!」

每次聽到學生這樣說,我心裡都不免有個OS:「上我的課,沒有自己的看法,才會影響到成績呢!」

我想學生之所以這樣打乖乖牌,也是因為他們長期以來被小學、國中、高中甚至大學的老師要求聽話,不要亂想一些有的沒的,只要讀懂課本內容然後背下來就好。

更可惜的是,習慣「聽話」的人往往很難判斷其他人的論述到底是好是壞。在台灣家父長制的社會中,之所以要聽長官/長輩的話,並不是因為他們講的內容很有道理,而是因為他們有「權威」。一味地「聽話」卻從不懷疑長官/長輩為何這樣說,自然也學不會判斷其他人的論述,失去仔細聆聽的意願,反正不管長官說什麼,照辦就是了。

荷蘭父母這樣想 每個孩子都有權發表自己的想法,每個人的想法都值得被重視

──要求「聽話」的制度,無法鼓勵個人發展自己的想法

在「聽話」的文化之下,不僅讓人難以深入了解並判斷他人的論述,也讓人無法學習如何建立具說服力的論述。如果「權威」是社會中決定誰會被聽見,誰會被忽略的唯一因素,有一天當自己也需要說服別人的時候,自然會先追求樹立權威,而非思考論述的邏輯是否完整。

換句話說,要求下屬「聽話」的制度,自然無法鼓勵個人發展自己的想法,長此以往,原本是人才的個人,也會先追逐權力及年資,而不是思考怎麼才能把事情做好,缺乏自我提升的動機,幾年下來,人才也變成了庸才。

最恐怖的是,當一個人從小接受「聽話」的價值觀跟訓練,等有一天自己成為長官時,也會變成相信「官大學問大」的人。也許他會疑惑,為何我的下屬這麼無能,一點想像力都沒有,邏輯又不好,但他不明白的是,下屬的無能是因為屈從在長官的權威下,害怕提出自己的觀點,也沒有發揮想像力的空間。台灣下一代人才的潛力就在這樣的權力關係下被消磨殆盡,自然也留不住人才,這樣的結果,才是最令人憂心的。

荷蘭父母不要求妹妹聽姊姊的話,強調兄弟姊妹之間的平等關係,是因為荷蘭父母要避免培養出一個沒主見、缺乏判斷能力、也無法「建立論述」的被動人才。

荷蘭父母把每個孩子視為家庭平等的成員,有權發表自己的想法,每個人的想法也都值得被其他家庭成員重視,當然其他成員也有權批評你的看法。在這樣的家庭教養下,才能培養出獨立思考的社會成員。

這是一個知識經濟的時代,一國教育政策的競爭力,來自於國民「學無止境」的態度,能夠運用教育建構獨立思考的能力及對事情的看法。作為一個荷蘭爸爸,我想跟女兒說的是,妳可以「聽」姊姊的話,但千萬不要「隨便聽」姊姊的,永遠保持獨立思考跟反省的能力,才能讓妳活在忠於自己的價值中,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荷蘭爸爸的教養小提醒

—想培養出獨立思考的人,需要讓孩子學會聆聽別人的話,但不要讓他們隨便聽從別人。

—荷蘭式教育強調每個人有義務聆聽別人的說法,但是也有權利自己思考、懷疑與批評每個人的說法。

本文節錄自:《荷蘭爸爸的教養真心話》一書,韋岱思(Thijs Velema)著,野人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Annie Spratt

關鍵字: 健康醫療親子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