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污染侵蝕亞洲競爭力

文 / 張麗容    
1994-12-15
瀏覽數 9,550+
污染侵蝕亞洲競爭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卯足全力搞經濟的東亞擁有許多共通點:以農立國;六0年代起,開始利用出口貿易蓄積經濟實力;不再熱愛多子多孫,生育率一直往下掉。此外,他們也愈來愈髒。

前途不可限量的東亞,若再對這髒兮兮的「小」缺點掉以輕心,多年打拚的成果可能不保。

全世界七個空氣最髒的都市,印尼雅加達、中國大陸北京、瀋陽灰頭土臉地躍上排行榜。上海市民天天在橘色的煙霧裡醒來,香港也變臭了,每天平均有一百七十萬立方公尺未經處理的污水,飄浮著二十四噸垃圾和三千萬立方公尺的毒泥流進維多利亞港,此港儼然全香港的廢棄物掩埋場。

帶有酸味的榮景

更慘的是,東亞各國不僅自己髒,也把左鄰右舍拉下水。

八月印尼森林大火,燒得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招架不住。幾個月來,煙霧順著風向,令新、馬藍天變黑天,吉隆坡的空氣污染指數超過五百(三百以上即有害),吉隆坡綜合醫院氣喘患者的就診人數九月增加了一一六%。由於能見度太低,二艘漁船在新加坡外海相撞,造成二人死亡的悲劇。

新、馬的無妄之災並非特例,經濟快速發展的亞洲,彼此的生態環境逐漸患難與共。

今年二月,美國太空總署與香港皇家氣象台的一項實驗發現:中國大陸正對亞洲吐出大量毒素,從大陸內部形成的冷鋒,飄到香港,其氮氧化合物的濃度比由太平洋中部產生的鋒面高出十二倍,一氧化碳的濃度則是九倍。泰國在乾季時,超量抽取湄公河上游的水資源,導致海水入侵越南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良田為海水淹沒,越南成為無辜受害者。

污染,這個世紀末的惡疾讓東亞景氣的滋味有點發酸。

馬來西亞的國建計畫「宏觀二0二0」只進行三年,藍天綠樹便不易見。「你可以想像二十五年後的馬來西亞嗎?如果這是發展,我寧可不要。」一位剛從倫敦學成歸國的女學生難以接受祖國的改變。

改頭換面的不只馬來西亞。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布朗登(Carter Brandon)搖搖頭說:「東亞經濟規模每十年擴充二倍,污染、能源消耗、車輛數目卻各以五、八、十倍的等比級數,迅速惡化生存空間。」

許多客觀的事實與數據,鮮明勾勒出東亞經濟榮景背後的陰暗面。

.短短數十年,東亞都市化速度拚過西方歷經百年的都市化過程,都市人口爆炸性成長,到西元二00五年,東亞有一半人口住在都會區,但相關公共建設並不足以應付因人口迅速湧入而帶來的問題。

.每年,東亞砍掉二百五十萬公頃(約三分之二個台灣)的森林,從一九六一至一九八八年,三十年不到,泰國林被整整少了近一半。

.良田沃土變成辦公大樓,數以萬頃的可耕地消失無蹤,加上濫用農藥使土壤活力盡失,東亞稻米產量大不如前。國際稻米研究協會理事長藍普(Klaus Lampe)擔心,「到下一世紀,亞洲人可能要餓肚子」。

.隨著工業蓬勃發展,東亞電力飢渴症日益明顯,耗電量遠大於經濟成長速度。在九0年,韓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年成長率是九%,用電量卻增加了三倍。然而,發電與污染好似共犯體系,照這種情況下去,到二00五年,亞洲二氧化硫的製造量,將是歐洲與美國的總和。

.根據世界銀行調查,在曼谷,每年有一至二千人因空氣污染喪生,二萬五千到十萬人生病住院。

.印尼工業廢棄物的成長速度比經濟發展快三到五倍。

.九四年十一月底,在台灣苗栗縣中港溪出海口,發現十萬尾幼魚暴斃,有人懷疑是工業廢水惹的禍。此前數月,因食用維多利亞港海域的海鮮,十九個香港人與一隻海豚罹患霍亂。

環保攸關經濟

一旦把對環境的破壞換算成金錢的損失,許多人發現,污染除了讓生活品質亮起紅燈,還可能吞掉東亞辛苦努力的心血,讓東亞變得更乾淨,不再只是單純的環保問題。

經濟學家試著量化環境的經濟價值,推算環境的頹壞對經濟發展的影響。世界資源組織(World Resource Institute)指出,利用這個觀念重新評估印尼在一九七一~八四年經濟成長率達七.一%的表現,要是扣掉森林的損失、油源的枯竭以及土壤流失,印尼這段時間的實際年成長率只剩四%。

九二年世界發展報告指出,污染吃掉亞洲大城市一0%的國民所得。由於印尼水質不佳,雅加達煮沸飲用水的成本,花掉該市國民生產毛額的一%。香港的霍亂使餐飲業的生意蕭條了二成、漁獲業的業績減退三0%,一位立法局的助理說,「霍亂把污染變成一個經濟事件」。

塞車則是東亞各大都市的夢魘。去年十月,受不了動也不動的十字路口,曼谷一位交通警察突然發瘋,他把所有的交通號誌轉成綠燈,並且開始跳舞。寸步難行不單令人苦悶,還十分昂貴,不算燃料費,台灣一年要為堵車賠掉一千三百億的國民生產力。

金錢的損失之外,長期暴露在高度含鉛的空氣下,曼谷七歲孩童的智商平均下滑四個百分點,當他們長大成人,泰國生產力豈會不受影響?

即使如此,東亞諸國仍普遍秉持環境、天然資源是要為經濟服務的信念。向來十分硬頸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便是代表人物。一年前,他拒簽禁用氟氯碳化物的蒙特婁公約,論調是「北方國家眼紅馬來西亞的經濟成就,汲汲將他們的環保法規套在我們身上,以削弱我們的競爭力。」

現在,馬來西亞決定遵守蒙特婁公約,倒不是馬哈迪突然關心起臭氧層,而是他發現以貿易為主的經濟架構,無法自外於全球環保主義的主流。

近來,國際組織一連串動作,充分顯示環保主義已在全球大行其道,綠色產品才可能打入國際市場。

為了促進環境的永續利用,國際標準化組織(ISO)預定在九五年底或九六年初,推出環境版的ISO9000~ISO14000,這將是人類發展史上第一個環境管理標準。另一方面,世界貿易組織(WTO)十分積極推動環保標章,台灣工研院污染防治中心的專案計畫組組長于寧博士憂心地表示,「拿不到環保標章,以後就別想賣東西到歐體十二國。」

著眼第七代子孫幸福

不久的將來,環保水準可能成為非關稅貿易障礙,外銷導向的東亞各國(包括台灣)必須未雨綢繆。

當一向出錢出力幫助東亞的亞洲發展銀行(ADB)也宣布,想貸款,必須先審核你改善環境的決心,年度的金額補助有一半要撥給把生態保護列為首要目標的計畫,對揮霍自然資源成習慣的東亞,該是認真思考的時候了。

如果把整個地球看成一個自然資源銀行,夏威夷東西文化中心(East-West Center)的資深環境專員史密斯(Kirk R. Smith)表示,「東亞為了讓經濟成長得更快,已經欠大自然一屁股債」,這筆債將禍延好幾代子孫。

彌爾布雷斯(Lester W. Milbrath)在「不再寂靜的春天」一書中殷殷勸誡,「一切作為都應以第七代子孫的幸福為著眼點。」要是工業廢料滿布海灘,泰國的觀光業大概也走入歷史;倘若印尼森林消失殆盡,加里曼丹的三夾板工廠就只有關門大吉。東亞能有今天,除了自已努力,豐富的天然資源功不可沒。一旦資源枯竭,將何以為繼?

永續發展是東亞唯一的出路。

要想追求經濟的永續發展,東亞各國逐漸了解環境是亟需珍視的稀有財,環保是彼此共同的未來。

在台灣,環保署即將升格為環保部,加重它的業務權責;六年國建中,污染防治是十大新興工業之一。新加坡的綠色計畫中,預定九六年以前,零噪音零污染的電動車可以上路;南韓開始從事大規模的回收系統;香港九五年的預算裡,環保預算的成長幅度最大,增加了四八%,未來四年將耗資三十億美元,讓維多利亞港及附近的海域污水見清。

東亞的環保前景頗被看好,因為亞洲是世界的「機會之窗」,工業升級的速度遠較其他經濟板塊來得快。世銀預測到西元二0一0年,亞洲八五%工業投資、七成的發電廠以及九成車輛皆會汰舊換新,屆時,綠色工業、綠色科技將大有可為。

看來,東亞正一步步晉級為全球環保主義的主流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