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的政治很動物

文 / 孫秀惠    
1994-12-15
瀏覽數 7,700+
台灣的政治很動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九四年台灣多夢。在前世今生、催眠與「李」伯薩瓜大夢的寤寐之間,恍惚的台灣還有一多:禽獸新聞多。

君不見,立法院外首度出現人畜共同請願。為了爭辯養殖保育類動物究竟是「精緻農業」還是違法行業,老虎、麝香貓、白孔雀、山羌、果子狸……,在烈日驕陽下,進行了四天的請願。隻隻累得四腳朝天,只有從腹部微微的起伏才知道牠們還活著。

為了滿足富有台灣對於光怪陸離的偏好,一百萬隻巴西烏龜向台灣申請入境簽證;一百零九隻越南獺猴試圖闖關桃園中正機場失敗,在遣返程中死了大半,成了新的「南海血書」。不過,從中國偷渡而來的百步蛇與眼鏡蛇倒是已經溜進了台北近郊的陽明山區。

更有那一百三十多萬隻遇「人」不淑的流浪犬,現已成為街頭的強勢族群,單是每天生產的狗糞,就可以裝滿將近九個五十公噸的大貨櫃。

至於在距離台灣有點遠又不會太遠的金門,台灣遊客用垃圾養大的寵物老鼠則向大家證明;金馬不能隨便撤軍,因為金門阿兵哥今年打老鼠比打老共還忙。

在海上,曾有一隻長得像中共潛艇的鯨魚跟著海軍在台灣海峽巡邏。陸上,六十萬隻病死豬透過暢通的行銷通路,消失在香腸、肉鬆、水餃和貢丸裡,行蹤無處追查。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