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發燒讓你更聰明?─諾貝爾得主瓦格納的發燒療法

明日之星轉眼成明日黃花
文 / 一流人    
2017-01-26
瀏覽數 158,250+
發燒讓你更聰明?─諾貝爾得主瓦格納的發燒療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小時候,我的身體很不好,季節交替時常常感冒,除了喉嚨痛、打噴嚏及流鼻水,一定伴隨著發燒,把母親折磨得心力交瘁,必須向外婆求助。好幾次高燒不退,母親把我送到診所打針,即便用點滴加退燒藥,也不一定都靈光,母親只能按照醫師的指示,替我做「酒精拭浴」。

我永遠忘不了那種「內熱外涼」的感覺,體內的悶熱把我搞得昏昏沉沉,但身體卻被酒精刺激得直打哆嗦。

多年後談到這些往事,母親都會感謝外婆幫忙她分憂解勞,我也從母親的談話裡得知,只要我發燒,外婆都會擔心我「燒壞腦子」。老一輩的人認為高燒不退,日後可能會「扒代、扒代」。

認為「高燒不退」會搞壞腦子,或許是早期醫療不發達所遺留下來的觀念。那時許多不知名的感染無法治療,常有人發燒之後一命嗚呼,就算沒死,大概也有很多併發症。

研讀醫學史料時,我發現一種有趣的療法─醫師認為發燒不但不會燒壞腦子,還可以將「走鐘」的腦子治好。發明此療法的醫師還因此得到諾貝爾生理及醫學獎。

十九世紀末,維也納的精神科醫師瓦格納(Julius Wagner-Jauregg),一直致力尋找治療精神疾病的方法。皇天不負苦心人,他發現一位斷斷續續發燒的患者在症狀解除後,其精神疾病的徵候有了改善的現象。

得到靈感的瓦格納開始觀察同時有「精神疾病症狀」與「發燒」的患者。據他的回憶錄記載,三十幾位精神疾病患者,其中有人得到瘧疾、丹毒、天花,甚至傷寒。而正如他之前的觀察,一部分病患在發燒症狀緩解後,精神症狀得到不同程度的改善。因此,他認為精神疾病患者有一定比例是「腦內器質性」的傷害所造成。

但要如何引發精神病患者因為感染而發燒? 這一直困擾著瓦格納,所以他在未經患者的同意下,替他們注射「結核菌素」(tuberculin),可惜沒有成功。直到一九一七年六月,他的機會降臨了,有一位精神疾病患者得到了瘧疾,住進他管理的病房。

大膽的瓦格納覺得機不可失,抽取該名患者的血液,然後注入同一病房內感染「神經性梅毒(Neurosyphilis)的患者身上。沒多久,後者也得到了瘧疾,經歷一個多月發燒的折磨,竟然讓他的精神病症狀得到緩解。

你可能覺得瓦格納十分魯莽,但讀者們必須知道,「神經性梅毒」代表梅毒螺旋體感染了中樞神經,所以患者會有情緒渙散、癲癇、輕癱,甚至失智等症狀,在那個沒有抗生素可用的年代,屬於不治之症。瓦格納的作法只是「碰碰運氣」或「姑且一試」。因為沒有任何醫療作為,患者絕對是死路一條。

你可能也想問, 瓦格納替患者輸入其他人的血液, 難道不怕因為輸入的血型不合, 而有「輸血反應」? 你多慮了, 因為輸血前要做的「配對」(crossmatching)試驗,在二十世紀初期仍未建立,所以沒有人會因此批判瓦格納醫師,況且他輸入的血量很少。

受到鼓舞的瓦格納再接再厲,又替八位患者做了同樣的事。為了達到治療的效果,他得等患者發燒七到十次,才將可以治療瘧疾的奎寧給他們服用,避免發燒期太短,有損療效。

實驗的結果如何呢? 以上九名患者,有三位追蹤了三年,治療成效良好;有二位一開始狀況很不錯,但之後變得更差;另外兩位則沒有任何改變。一位因嚴重感染而死亡,另外一位則完全癱瘓,只能在床上度過餘生。

瓦格納一九一八年在期刊上發表著名的「發燒療法」(Pyrotherapy),並對結論相當自豪,認為九個人之中有六位是有效的。接下來五年,全世界精神科醫師競相使用「發燒療法」,使得以此法治療精神疾病,蔚為風潮。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機構的專家拉朱醫師(Raju)在日後的回顧文章裡直言不諱,用Rage(指狂暴肆虐, 可譯為大流行)來形容此療法受歡迎的程度。

一九二七年,瓦格納得到諾貝爾生理及醫學獎的肯定,表揚他利用瘧疾治療「神經性病毒」的貢獻,不過這種療法在四○年代抗生素發明後,漸漸式微。畢竟,以「得到另一種疾病」來治療一個棘手的疾病,是相當不道德的事,不符自希波克拉底斯以來,醫師以「減少傷害」治療患者的大原則。

瓦格納的故事是否令人咋舌而不敢置信? 尤其,這件事並非發生在科學不昌明的中古世紀,而是醫學正蓬勃發展的二十世紀。可惜我必須說,這並非醫學發展的特例,即使今日,很多被認為是「明日之星」 的治療方法,都在出現不到數年後,成為「明日黃花」。

例如, 曾經被運用於治療心衰竭的「巴提斯塔手術」(Batista Procedure,又稱左心室容積縮小術),以及「雷射洞穿心肌血管新生術」(Transmyocardial revascularization, 俗稱TMR),以雷射在心肌上打洞,治療無法做冠狀動脈繞道手術的心肌缺氧患者。兩者已經銷聲匿跡,不過沒有人會因此責怪或質疑醫師,因為有更多發明占據了媒體報導的版面。

聽完我講的「發燒療法」,你或許覺得洩氣,但我可能還有點收穫。我一直想自己這種「好奇寶寶」的個性,好像並非來自我雙親。尤其我的智力並非頂尖,卻可以成為一個技術不錯的醫師,還能不斷充實自己,寫出一篇篇精采的文章,可能和我小時候常常「高燒不退」有關。

發燒沒有搞壞我的腦子,似乎還讓我更聰明!

本文節錄:【胖病毒、人皮書、水蛭蒐集人:醫療現場的46個震撼奇想】一書/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