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網路就是我的百科全書,那提供知性內容的公共電視該何去何從?

【Buzz Orange 報橘】
文 / Buzz Orange 報橘    
2016-12-14
瀏覽數 3,150+
網路就是我的百科全書,那提供知性內容的公共電視該何去何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jackytao​

鄉民常說「現在記者的素質不意外」、「電視媒體水平半斤八兩」,那作為閱聽者的你還會看電視嗎?還是都從手機獲取資訊呢?

近年來,公共電視的收視率萎縮已經是全球的趨勢。這多半源自資訊傳遞方式的改變,而上個月初以色列的公共電視爭議只是冰山一角。

除了嘗試開發手機軟體之外,是否有其他方式可以力挽狂瀾?或許九月份在蒙特羅舉辦的「國際公共電視年會」(Public Broadcasting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可以提供可能的改革方向

以色列公共電視爭議

想到「公視」你會想到什麼?在今年金鐘獎大有斬獲的戲劇《一把青》?歷久不衰的水果奶奶和她的《水果冰淇淋》?或只是一個從來不曾點開的頻道?大家對於公共電視的想像都不同,但我們可能看到或沒看到的問題是,公共電視正遭遇很大的危機。

就以這個月初以色列的公共電視爭議為例。以色列當局表示要繼續延後新的公共電視公司的營運日期。這個計畫原意是要取代已經停止運作的以色列廣播局(Israel Broadcasting Authority),但卻一延再延。

至於原因,總理班傑明.納坦尼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表示,一方面是擔心該公司會充滿反戰的「打破沉默組織」(Breaking The Silence)成員,因而左右政府的戰略方針或人民的觀感;其次,他認為電視媒體需要的是增加競爭,而不是新設一個公共電視機構。

撇開政治的考量不談,在納坦尼雅胡的第二個理由背後,其實是對於公共電視的本質思考。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創辦人約翰.瑞斯(John Reith)的定義,公共電視應該致力於「告知、教育與娛樂」(Inform, Educate and Entertain)。不同於商業媒體以營利為目的,公共電視台得以較不受限的提供優質的節目。

反觀以國公共電視的爭議,總理顯然沒有認清公共電視成立的宗旨,不但將它和商業媒體混為一談,也因為擔心它的立場可能和政府相悖,便宣布延期令。

公共電視的危機──掌上時代來臨

但納坦尼雅胡的考量並非完全沒有道理。

隨著網路與智慧型手機的普及,看電視的人口的確逐年減少。根據統計,現年16-24歲的年輕人,觀看電視新聞的比例在2008-2014年間竟下跌了29%。此外,電視與收音機的閱聽眾,平均年齡也已經超過50歲了。從這兩個數據看來,足見傳統媒體逐漸式微。

雖然公共電視不只提供新聞節目,但如果網路世界也能同樣給予我們各式各樣的知識,為什麼非要看公共電視不可呢?反對者可能主張網路世界的資訊不見得可靠,但這我們既無法量化,也已經是個老議題了。

對此,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倒是做出一個樂觀的分析。他們認為,當這個世代到35歲時,可能因為有了小孩,或是沒有那麼多錢出門消遣,可能就會重回公共電視的懷抱。

這個結論首先缺乏科學佐證。另外,相較於近期英國政府對BBC進行的總體檢,或許可以看出公共電視真正的處境。名製作人大衛.帕特南(David Puttnam)受委託進行訪談,也不約而同地討論到公共電視在當代的意義與用途。這樣看來,公共電視的發展似乎真的碰到瓶頸了。

未來性與前景

到底公共電視的未來應該何去何從?它是否能順應潮流進行改變,或是終究要被時間所淘汰?今年九月在加拿大蒙特婁舉辦的公共電視年會(PBI),或許提供了一些改革的可能性。

首先,必然是順應掌上世代的趨勢,推出手機app提供下載。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便做了這樣的嘗試,也收到不錯的成效。在Android和Apple的系統中,2014-15年間的月平均收聽時數的確有成長。

另外就是從節目的品質上著手。以挪威公共電視台NRK為例,他們近期推出一個主打真人教學的性教育節目。引發話題之餘,也發揮了公共電視的特色,引介了正規的性知識。

到底應該如何解決公共電視在當代的發展困境?各國固然有共同的問題,但風俗民情實有不同。首先應該要釐清自己國內的外部問題,再進一步檢討公共電視的體質是否完善。

具體的改革措施也都是後話,但重要的是意識到,嘗試逆轉潮流只會徒勞無功,應該順應局勢而動,才不會被改變的巨輪輾過。

(首圖來源:Jannis Andrija Schnitzer

(本文獲Buzz Orange報橘授權刊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專欄介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綜合全球焦點政治評論傳產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