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亞神秘巨型箭頭陣 原來是動物死亡陷阱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2016-11-18
瀏覽數 60,400+
中亞神秘巨型箭頭陣 原來是動物死亡陷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烏茲別克西部,導遊阿濟茲.卡馬杜羅夫(Aziz Khalmadurov)正站在一個巨大沙漠風箏──一座曾經宰殺了無數隻羚羊的巨型捕獸陷阱──的隔室,也就是用來坑殺獵物的區域。PHOTOGRAPH BY PAUL SALOPEK)

偏遠中亞的遠古巨大捕獸陷阱,暗示了曾有大批動物在此喪命,以及古人口腹之慾無窮。

從衛星照片看同一個捕獸設施,陷阱牆總長超過60公尺,三個坑殺室則分別位在不同角落。卡馬杜羅夫站的位置則是上方那個。SATELLITE IMAGE FROM DIGITALGLOBE. GETTY IMAGES)

只有少數人見過位於烏茲別克烏茲丘爾特高原(Ustyurt Plateau)的中亞沙漠風箏。這個極度偏僻、占地廣大的古老結構可追溯至鐵器時代。幾百年來,它被遺忘在遼闊又荒涼的烏茲丘爾特高原上,位置大約在烏茲別克和哈薩克之間。石塊堆成的神秘圖形在荒地上綿逾一公里。當你經過的時候甚至不會注意到,就像我一樣。

今年夏天,為探究人類最早遷徙、出走非洲的全球性計畫,我不時會漫步在那片荒原上,或坐在這些石堆上而不自知,這些僅一呎高的斷垣殘壁隱沒在遠處。通常呈直線、平緩曲線或銳角。這些石陣看起來毫無意義。然而研究這些遺跡的當今學者們認為這些神秘構造並非偶然,而是代表了人類創造力和貪念的巨石碑。

「從空中鳥瞰的話,一切更說得通了。這些陷阱大部分都呈現箭頭狀,我們在羚羊遷徙的路線上發現了連串這樣的結構,它們可能引導了上千頭獸隻走向死亡陷阱。」考古學家沙米爾.阿米洛夫(Shamil Amirov)利用衛星照片在地圖上尋找位於烏茲別克西部的遺跡時,如此說道。

阿米洛夫說,這些「沙漠風箏」(以更早在中東發現的類似石陣所命名)曾是超大的蛋白質幫浦。兩千五百年前左右的遊牧民族們用了好幾代完成這些陷阱,協助吸納了大批動物。和現在相比,當我走在烏茲丘爾特高原時,兩個月內只看到了六隻塞加羚羊,牠們曾經是常見的草原羚羊。但我很快地了解到,假使人類曾在此地填飽肚子,那絕對不會只發生在鐵器時代而已。

神祕石陣

(考古學家奧黛莉.阿斯塔費夫(Andrey Astafyev)假裝成賽加羚羊,意外闖入遠古時代的獵捕陷阱。賽加羚羊在中亞大草原已幾近絕跡。PHOTOGRAPH BY PAUL SALOPEK)

近百年前沙漠風箏首度引起科學界的注意,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飛官回報,在約旦、以色列、敘利亞和沙烏地阿拉伯境內荒地上發現了排成多邊形、漏斗形、和三角形的低矮石陣。此後,專家們便持續對這些神秘矩陣展開激辯。

某些考古學家看到這地方少了任何居住相關設施,故一度認為這是邪教遺跡;有些則認為此地是新石器時代晚期,人們用來圈養以及馴獸之處。它甚至難倒了中東學者勞倫斯(T.E. Lawrence)。勞倫斯在1914年進行奈格夫(Negev)考古調查時說「這些類似巴基斯坦南部(Negeb)那些的又長又複雜的石壁,看起來像毫無目的的亂蓋一樣。」於是他下了一個薄弱的結論:這些牆應該是圈養駱駝用。

這得感謝空拍照片和衛星資料,今人從近東到高加索、中亞的廣漠地帶發現了這些古代陷阱,至今總共發現了超過五千座。如今考古界對於這些石陣的功能有了共識,而這讓和阿米洛夫持同樣主張的烏茲別克考古學專家陣營站穩腳步。

(從衛星照片中看到位於烏茲別克西部、近鹹海的箭頭狀沙漠風箏。Leaflet | Bing, © 2016 DigitalGlobe, © 2016 GeoEye, Earthstar Geographics SIO, © 2016 Microsoft Corporation)

「我們非常確定這些是打獵陷阱,因為牧人們直到最近一世紀之前都還在使用這些陷阱。」同樣也是烏茲別克國家科學院(Uzbekistan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克拉卡帕(Karakalpak)分部研究員的阿米洛夫說。

撰文:Paul Salopek/編譯:林品竹

(完整內容請至《 國家地理 》雜誌中文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旅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