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正向思考不是你想的那樣!過度正向反而一事無成?

【每週讀好書】
文 / 一流人    
2016-11-11
瀏覽數 164,000+
正向思考不是你想的那樣!過度正向反而一事無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本週推薦好書:《正向思考不是你想的那樣》/天下文化出版

歐廷珍(Gabriele Oettingen) 著/楊玉齡 譯

書籍介紹:

這是一本探討你的夢想、以及如何實現願望的書

過度的樂觀、無可救藥的正向思考,造就了只做夢、不行動的空想者。

透過深入研究人類動機科學而生的WOOP魔法,讓空想變實際,你可以既是夢想者,也是行動者,從此改善健康、人際關係以及工作表現!

人們以為正向思考就是:

‧ 凡事往好的一面想,一定會心想事成。

‧ 千萬別想壞的一面,當心影響好結果。

各種各樣的正向思考,似乎天生就對人有所助益,全新的人類動機科學則告訴你,這才是真正的正向思考成功心法。

書摘搶先看:

只做夢,不行動

近年來充斥一股「心想事成」的思維,認為只要去想像最渴望的願望成真,就能幫助我們實現。像《祕密》和《心靈雞湯》這類暢銷書教導我們,只要你正向思考,就能讓好事發生,正向思考的人「更為健康、更有活力、更富創造力,而且更受周遭的人所看重」。於是許多人一派樂觀,就像「美國偶像」選秀節目裡的參賽者,毫不掩飾的樂觀進取,自信滿滿說起自己傲人的才華以及夢想未來會被發掘;又或是像「鑽石求千金」約會節目裡的參賽者,大都表達自己絕對有把握勝過其他參賽女郎,贏得最後勝利。樂觀的人深受觀眾歡迎,不只是因為他們把未來成功的美夢幻想得活靈活現,也因為他們活在幻想泡沫之中,毫不懷疑自己的白日夢不會實現。

這種對樂觀力量的信心,奠基於一個單純的想法:藉由展望未來,我們就能堅持下去,在現階段竭盡所能。而且,如果我們往前看,似乎也只能正向的思考。否則還能怎麼辦?不斷想著自己有多倒楣、多悲慘嗎?那樣做能激勵自己嗎?

崇拜樂觀如此盛行,令人不免覺得,在一個機構或團體裡哪怕只是表達出稍微負面的言論,都會有風險。如果你在工作場合採取實際的觀點,通常會被貼上「專潑冷水」或是「掃興鬼」的標籤。電影和電視劇製作人往往不敢碰觸悲劇主題和悲傷的結局,害怕被批評「太過黑暗」,倒了觀眾的胃口。依此類推,政客如果去質疑樂觀遠景,或是被當成打破傳統樂觀進取態度的人,又有什麼好處?

再想一想,何謂樂觀?

正向心理學運動的奠基者,同時也是我在賓州大學的指導教授塞利格曼,把樂觀設想成「根據過往成功經驗,對未來所懷抱的信心或期待」。塞利格曼發現,我們在評估現況時,如果已經知道(而且是合理的期待)未來可能會以類似的方式發展,我們將最為樂觀。如果一名打擊者在本球季過去的三個月裡,已有0.3的打擊率,而且擊出20支全壘打,碰到大比賽時,他被球隊經理排在第四棒的機會,將遠大於一名打擊率0.2、只擊出3支全壘打的球員。根據經驗,球隊經理相信,打擊率0.3的打者更有可能上壘,而他,就是抱有「對成功的正向期待」。

但我在東柏林遇到的人們,雖然認為他們的希望很可能不會實現,卻依然懷抱不切實際的夢想。我有個藝術家朋友以前從未去過巴黎,而且根據過去的經驗,也沒有任何理由認為他將來會去成。事實上,他過去的經歷顯示,他很可能永遠沒有機會離開東德。然而他還是一樣,想像自己在巴黎自由自在追求藝術生涯、隨時都在作畫、充滿靈感與刺激、參觀羅浮宮。他的希望完全根植於正向的幻想,對於未來碰巧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進行自由思考與想像,然後在心裡將自己帶往巴黎,任意遨遊。他的懷抱希望,等於是美夢的意外成真,雖然就理性上,他深知自己的經歷以及未來的前景可能十分黯淡。

在這樣的背景下,塞利格曼的定義雖然看似有幫助,但卻無法捕捉到樂觀現象的全貌。但由於他的定義蔚為主流,同個領域裡許多人似乎都有一個明顯的盲點:無論是經驗導向或是量化導向的心理學家,幾乎都沒有寫過或研究過正向幻想或夢想。他們受到人類行為的影響,專注於探討「人們對於未來可能發生的情況,會做出什麼樣的以理性和經驗為根據的判斷」。「期待」並不難估算和研究,但是「幻想」就比較模糊且難以捉摸了,因此並不適合客觀分析。另外,幻想還可以回溯到佛洛伊德,他當時(以及現在)很出名的一點就是:他會提出未經驗證的想法。

你是正向的「期望」還是「幻想」未來? 結局大不同

於是,我察覺到正向幻想是人類經驗裡很重要的一部分,開始想深入探討如何運作,以及影響我們的行為。

有兩種不同的樂觀值得我們去深究:一種是根據過往經驗的期待,另一種是根植於心願和欲望的自由思考和想像。

我特別好奇的是,與既往經驗無關的正向幻想,是否能影響人們在實際生活中採取行動的意願和能力。有些學者,例如班度拉和塞利格曼,曾經探究過正向期望與表現之間的關係,並證明期望能增加付出的努力和實際的成就。在他們的研究裡,傾向於根據過往經驗來判斷成功機會的人,實際上也傾向於更努力追求成功,而且更容易達成目標。那麼,幻想某件事,是否也能增加幻想成真的機會?懷抱著與過去真實經驗無關的幻想和美夢,能否令人活力大增,進而採取行動,完成夢想?

當時的我覺得可能可以,畢竟沒有理由認為「幻想」和「期望」對美夢成真造成的衝擊力道會有多大的不同;各種各樣的正向思考,似乎天生就對人有所助益。

為了更深入調查這點,我做了一個實驗,以25名參加一項減重計畫的肥胖婦女為對象。

在計畫展開之前,我詢問受測者希望減去多少體重,以及她們自認成功的可能性有多高。然後,我又請每一名受測者填寫幾題開放式的情節描述。其中有些題目要求她們想像自己成功完成了該項計畫,另外一些題目則要她們想像自己面對可能破壞節食大計的誘惑。

有一題這樣寫道:「你剛剛完成賓州大學減重計畫,今晚你計畫和一個老朋友外出,你和這人已經一年沒有見面了。你在等待老友的時候,你想像……。」

在另外一題裡,我請受測者想像她們眼前有一盤甜甜圈。她們會怎麼想、有什麼感覺,或是怎麼做?我請參加這項研究的人,替自己的幻想打分數,評估有多正面或是負面,然後我再評估她們是否會夢想自己減到理想的體重,以及是否幻想減重過程很容易。我感興趣的是受測者對自己夢想(不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主觀評估,而不是身為研究人員的我,隨意判定她們的夢想是正面還是負面。

這項最早的研究得到的結果,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年後,那些評估自己很可能減重成功的婦女,平均減輕11.8公斤,超過那些不相信自己能減去很多體重的婦女。但有趣的一點是,不論根據過往經驗的評估為何,研究中有幾名抱持著最強烈正向減肥幻想的婦女(想像自己與友人外出時,看起來苗條又迷人,或是想像自己面對甜甜圈時,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減了10.9公斤,反而少於那些把自己想得比較負面的人。

幻想或夢想自己達成目標,顯然無助於目標的實現,甚至會妨礙目標的實現。在研究中,過分樂觀的夢想者比較沒有精力去執行有助於減重的活動。

我早在1991年就發表這項研究,但不論在心理學界或是更廣泛的外界,都沒有立即引起注目,讓人想更仔細檢驗何謂樂觀。說白一點,幾乎什麼影響都沒有,因為社會上對於樂觀力量的信仰,實在太強大了。想當年,幾乎每個人都毫不質疑接受「正向看待未來,就能增加成功機會」的想法。也因為這個原因,我有些同事甚至敦促我改變研究路線。「緊跟著既定的概念,」他們告訴我。但是我覺得研究夢想很有意義,而且可以對人們的生活產生貢獻。

我很沮喪也很失望,但是我還是想要徹底研究檢驗自己的想法。於是,我開始工作,花了20年觀察不同年齡層的人、不同的情境,地點包括德國與美國。我會變換研究方法,準備面對任何學者可能提出的合理的反對。如果我能完成不同版本的研究,最後還是得出類似的結果,我就能感到自信,相信自己所從事的是貨真價實的心理現象。而結果正是如此。

剛開始我很驚訝,因為同樣的結果一次又一次出現。與過往經驗無關的正向幻想、願望及夢想,並不會轉換成動機,讓人們的生活更有活力、更投入,反而會帶來相反的結果。

正向思考並非總是有幫助

在1990年代以及21世紀初,當我公開演說我的研究發現時,人們的反應都很驚訝,帶著些許懷疑。「你說什麼?」他們豎起耳朵問道:「我以為正向思考總是好的。」聽眾完全沒辦法領會研究結果的重要性。

維持動機的能力絕對不容小覷。一個人的生命軌跡,取決於在世間採取的行動。當你沉溺在正向幻想中,就會妨礙自己發揮所有能力,最後的代價將非常巨大,而且非常真實。想想看,先前研究的過重婦女,如果少幻想一點,多減重一點,後來不知有多輕鬆;或是因為找到好工作而大感振奮的畢業生,人數能增加多少。

自從2009年全球經濟衰退後,「過度樂觀的代價高昂」這一觀點,終於贏得主流贊同。正向思考的危險(及痛苦)再清楚不過,至少就社會整體而言是如此。由於對正向幻想的整體效應感到好奇,我和賽文瑟(A. Timur Sevincer)合作,採用新創的研究方法,做了幾項研究。

我們從金融危機開始的2007到2009年期間,為《今日美國》財經版面上的文章做分析,利用電腦程式搜尋並摘取文章中有意義的單字。我們摘取出所有涉及未來或是正面價值的字眼,以及涉及過去或是負面價值的字眼,然後製作出一份「正向未來」(future positive)的索引。我們用這份索引來執行統計分析,探討財經版面上的正向思考,是否與道瓊指數的波動有關連。你猜怎的?我們發現確實有關:報紙寫得愈是正面,隔週或隔月的道瓊指數下跌得愈是厲害。

我們想看看能否重現這些發現,因此又分析了自1933到2009年間,美國總統的就職演說。我們特別著重於檢驗就職演說中的正向思考,是否會與「經濟表現的長期指標」有關。我們再一次發現一個明確的關連:就職演說愈是正面,下一任總統任內的GDP就愈低,而失業率則愈高。

要了解正向幻想對商業表現的妨礙大到什麼程度,以及因此造成的經濟損失有多大,並不容易,因為該領域的研究實在太少。但我們依舊可以推測幻想會消耗大量的成本。文化人類學家米德(Margaret Mead)有句名言,說我們應該:「永遠不要懷疑少數用心執著的公民,能夠改變世界;事實就是如此。」但若你拿這句充滿正向思考的話,去徵詢經理人或管理者的看法,會發現大有問題。雖然確實的數據很難取得,但根據一般估計,每年各大小企業內的變革,最少有半數以失敗收場。然而這句似是而非的樂觀名言早已成為顧問及各類專家口中的陳腔濫調,鼓勵了無數頑固的堅持,最後成為企業變革失敗的罪魁禍首。在最近一項針對高階主管的調查中,受測者寫出許多改革失敗的原因,像是「缺乏定義清楚而且(或是)可達成的里程碑及目標」,「高階經理人不夠投入」,「溝通不良」,「員工抗拒」以及「經費不足」。根據《赫芬頓郵報》的某個部落格,創新方案似乎尤其難以執行,該部落格列出起碼五十六個原因,來解釋為何失敗案例層出不窮。

再不然,我們不妨以創業為例。大家都知道,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新創事業會在五年內倒閉,還有更多不計其數的創業點子因為正向幻想而從未開始運作。正如一名資深商業顧問的反思:「我看過一些人,對他們來說,改變的想法本身就很令人滿足了。不論那些想法是一項創新,或是一種新產品的點子,或是一個新策略,想法本身就如此突出,讓人幾乎沒有意識到,需要做哪些動作才能付諸實行。彷彿只要有了想法,就會自動成真。」

在我們的私人生活裡也是一樣,我們的夢想也可能令採取行動的能力發生短路。雖然還不能完全了解「幻想」的經濟與社會代價,但是我們知道,如果你是一名希望搞好經濟的政治領袖,恐怕不會想在就職演說時提出太多美好的經濟願景。如果你是一名希望經濟繁榮的記者或分析師,恐怕不會公開吹噓景況有多美好。如果你想達成某項個人的目標,像是減重、病後康復、找到工作,或是成功約到夢中人,在你打算坐下來夢想一番之前,最好先三思。若想保持積極並順利達成目標,「美化未來」對於個人並不管用,絕不是個好策略;對於大企業甚至整個社會,也同樣幫不上忙。

倒不是說美化未來就「注定」會失敗。我的研究結果講的是成功與失敗在統計上的可能性,也就是前進或受困的機率。但我還是強調,可能性很重要。根據我二十年來的研究發現,並經過各類型受測者、情境和方法的重複驗證後,你如果還沉浸在白日夢裡,幻想達成你的目標,以為就此走上成功之路,這想法未免太單純。人生不是那樣運作的。

─摘自《正向思考不是你想的那樣》

(圖片提供:天下文化;瞭解更多本書,請上天下文化官網查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