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歐洲風,拉丁情

文 / 林蔭庭    
1994-03-15
瀏覽數 17,450+
歐洲風,拉丁情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來到智利,如果你奇怪「智利時間」為何總是慢半個小時,抱怨智利工人不如台灣工人勤奮,或批評當地貧富懸殊,得到的回答往往是:「你到其他中南美洲國家去走走,就知道智利有多好了。」

智利人多是西班牙、德國等歐洲人與當地印第安人混血的後裔,其中印第安血統比其他拉丁美洲國家成分低,民族性中固然有拉丁民族的歡愉舒緩,更有歐洲人的精幹嚴謹。尤其,智利位處南美洲的太平洋岸,北是乾旱的沙漠,東有險峻的安地斯山脈,像個「大陸中的孤島」,很多地方也在拉丁美洲國家中獨樹一幟。

近年智利的經濟發展在中南美洲領先群倫,與人的素質有關。九五%的民眾識字,一千三百多萬的人口擁有六十幾所公私立大學,曾經出了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涅魯達和密斯妥兩位詩人)。

身著德式制服、紀律嚴明的陸軍,最能代表德國對智利的影響。智國的典章制度泰半取法德國,行事也感染德意志民族的中規中矩。熟悉中南美洲的人,對智利的吏治清明最是稱許,在貪污腐敗嚴重的拉丁美洲國家中,成為異數。

講究體面、自尊

不少華僑表示,在中南美洲走一圈,許多國家的海關人員和交通警察經常刁難外國人,伸手要紅包也是家常便飯,但智利例外。曾有一位巴拉圭華僑,被智利警察開了罰單,以為塞個紅包就可以打發,沒想到再接一張「企圖行賄」的罰單。

智國官員生活儉樸,我國駐智利代表王飛,去過不少部長的寓所,發現他們居家有如平常百姓,倒是書房中擺滿了書。現任總統艾爾溫也四十年如一日,住在樸素的老房子裡。

「智利人愛面子,怕人看不起。」曾駐智利的我國駐巴拉圭大使劉廷祖觀察道。

不論男女都講究體面、自尊。冷清寥落的鄉間,老先生身上的西服雖然陳舊,一定整齊清潔。女傭下工後,梳妝停當,渾身散發香水味,踩著高跟鞋革革而去。幾年前,曾有一位「羅賓漢」偷了大批雞隻和牛奶想分送給窮人,但卻無人願意接受。

聖地牙哥的空氣污染令市民抱怨,不已,但習慣了許多拉美國家或台灣的髒亂邋遢,智利的生活品質依然叫人暗暗稱奇。智利目前每人平均國民所得大約三千美元,與台灣的一萬美元相去甚遠;只不過,看到偏遠地區乾乾淨淨的公廁、整潔的街道、聖地牙哥通車已近二十年的捷運、花木扶疏的住宅區,不禁要問:「台灣多出的七千美元在哪兒?」

風格特殊

在嚴謹的社會紀律下,流動的還是拉丁民族歡樂浪漫的性格。尤其和許多拉丁美洲國家相仿,智利得老天厚愛,自然資源豐富,銅礦、水果、魚類,隨便開發一種就吃不完,因此沒有東方人的刻苦勤勞、憂患意識,錢賺到手也就隨意花去。不少人認為,如果智利人也有中國人的打拚精神、儲蓄習慣,今天的經濟成績一定不止於此。

酒館中,紮著紅腰帶、揮著紅手帕的男女舞者,模仿著公雞和母雞的追逐嬉戲;沈醉在歌聲美酒中的客人,晚餐可以吃到近午夜。每年二月的葡萄酒節是最重要的節慶,在「海洋葡萄園」舉行的國際性歌唱大會,當年曾是西班牙籍名歌星胡立歐的崛起地。每到十二月至二月的夏季(南半球的季節和台灣相反),自總統以下,人人到海濱郊區度假C

智利國土面積瘦長(比台灣略寬,卻有十一倍長),「只有南北,沒有東西」,造成不少有趣現象。詳細的全國地圖,要分段分頁。飛機從國外飛臨聖地牙哥機場時,必須以極陡的角度下降,否則一不小心就可能飛越智利國境。

此外,在中部聖地牙哥發行的報紙,每晚九點就得印第一版,用卡車先送往南部,凌晨一點、兩點再印第二、三版,同時繼續追新聞,所以有時不同地方可能會買到不同內容的報紙。

對許多台灣人民而言,拉丁美洲遙遠又面貌模糊。我國外交部中南美司司長藍智民,曾有豐富的中南美洲經驗,經常有人籠統含混地問他:「中南美洲的天氣如何?」叫他啼笑皆非,不知如何解釋複雜多樣的拉美風情。

的確,拉丁美洲國家有其共通性,卻也各具特質。智利人就是走出特殊風格的一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