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政治算計下的殉道者

文 / 阮霖    
2016-07-27
瀏覽數 4,000+
《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政治算計下的殉道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年就這麼一晚,可合法殺人】

詹姆斯•狄莫納哥(James DeMonaco)再度回歸導演兼編劇的國定殺戮日系列第三集《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從第一集的預算300萬美元,開出票房8932萬8627美元;第二集900萬美元的預算,電影開出1.106億美元的票房;到第三集大選之年預算1000萬美元,美國首週即開出3080萬元票房,預告將三度成為小成本大票房的成功案例。

【《國定殺戮日》系列跨越眾多電影類型,同時是動作片、恐怖片、科幻片,以及烏托邦和反烏托邦的元素,背後更有深層的政治意涵。】

第一集以受害者在家的角度,描述並體驗國定殺戮日世界觀的道德變形及恐怖;第二集將受害者角度提升至戶外場景,在街頭的動亂下選擇殺戮或求生;第三集更是一舉擴大到國家層級的政治討論議題。

對殺戮日政策正反見解的對辯,堪稱是本部電影最精華的片段。階級、種族對立,一直都是本系列在述說的重點。檯面上,雙方都提出了各自的論述;檯面下,New Founding Fathers of America(新開國元勳,簡稱 NFFA)為維護「資方」權益,明目張膽地發布各種有利於已方的政策;反對黨則是代表了「勞方」的立場,闡述人命不該被數字決定命運。

NFFA,貪婪,為了勝選不用其極;反對黨,信念,為了勝選堅定自己的目標。凱爾•賽科爾(Kyle Secor)飾演的NFFA總統候選人歐文斯,把殺戮視為教條,詭異地信仰用殺戮得以淨化靈魂;伊莉莎白•米歇爾(Elizabeth Mitchell)飾演的參議員夏琳•蘿安,清楚又真實的表達不殺的理念;當中高階級人民樂在其中,走出屋外參與殺戮日的義務、詹姆斯•貝克(Christopher James Baker)飾演資方代表淨化儀式的助手,為執政黨做各種邪教式的洗滌;貝蒂•加布里埃爾 (Betty Gabriel)飾演的小死神-蘭妮•路克卻開著醫護車到處救援、麥凱爾泰•威廉遜(Mykelti Williamson)飾演的喬•迪克森店長,如同平民神父般勸人為善。

電影中各種隱喻的對比寓言,再再讓觀眾反思現實生活中的各種現象。

【要是政府有意分裂我們,消滅最弱勢的社會階級,我們會淪為受害者呢?還是會起身反抗?】

當NFFA政府明確表示為了有效控管資源、人口、經濟等因素,而制訂殺戮日。身為低階底層的人民,是該乖乖被洗腦、埋怨卻認命接受政策;或是思考生命的價值,不甘心被輕易地數字化,為自己的命運做出決定呢?

殺戮日執行越多年,造成的人民悲苦越濃烈,反抗的聲浪將會洶湧反撲。從麥克•肯尼斯•威廉士(Michael Kenneth Williams)飾演卡梅隆帶領的地下反抗軍-反國定殺戮日起義軍團(Anti-Purge insurgency forces)到伊莉莎白•米歇爾(Elizabeth Mitchell)飾演的參議員夏琳•蘿安總統候選人,導演詹姆斯•狄莫納哥(James DeMonaco)慢慢地從小層級的反擊到大規模的選戰,傳達弱勢族群對NFFA政府政策上的反對。

雖然劇本早在2014年就完成,但是在2016上映的今年,正巧碰上許多美國遭遇到的真實情節。同樣的美國總統大選之際,同樣的男女候選人、同樣的民調接近且激烈的選情,不免會讓人對電影內容多加揣測。

而約瑟夫•朱利安•索里亞(Joseph Julian Soria)飾演的墨西哥移民者馬可斯,在片中提及贏得選戰的方法,便是拿下佛羅里達州的選票。除了電影中敘述的選票原因外,也不免使人聯想到2016年的6月12日佛羅里達州勢奧蘭多「Pluse Club」夜店槍擊案以及對槍支政策的重要性。

槍支政策一直是美國社會重大的公共議題之一, 1791年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備有及配帶武器之權利。美國人口三億,民間擁有槍枝三億,槍枝管制如此鬆散,不僅槍械氾濫,成為治安上的隱憂外,槍枝可造成罪犯抑或預防犯罪更是正反兩派人馬爭論的議題。在《國定殺戮日》系列,槍支的使用當然是電影中重要一環,傭兵、保鑣、民眾,不同階級所承現出的各式各樣槍支等級,除了讓觀眾感受到視覺上的震撼,更能增加電影劇情的迭起。

美國槍枝開放的根源,是與美國獨立前後的時空背景有關。當年美國舉槍起義推翻英國殖民,充滿著美國獨立、自由、開拓精神,因此憲法也保護美國公民配帶槍支的權利。目的就是要讓人民知道,如果美國又變成了獨裁政府,人民還是有機會推翻政府的。看似對人民有無限權力的政策,卻也讓人民忘了,政府的資源、武力、權力所掌握的影響力,即便人民皆配有槍支,仍是無法與政府對抗。導演詹姆斯•狄莫納哥(James DeMonaco)巧妙地從這個觀點出發,NFFA政府制定殺戮日,表面上讓人民可以不受約束地殺人,好好發洩自己情緒,不但把全年其他日子的犯罪率降到1%,更宣稱能促進經濟發展,讓美國社會達到更美好的境界。卻也明確規定了不能對十級以上的政府官員和公眾人物下手。狠狠地讓人民享受了假自由、假平等,如此諷刺手法讓人拍案。當然,以上的電影情節是環繞在一二集的部份,第三集《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NFFA政府趕在殺戮日來臨之際新頒布的法條更是貫穿全片,刺激感大增外,更讓各種政治手段、政客真實的嘴臉浮出檯面。

【只有這一晚,美國誠摯地邀請您 參與年度傳統節日】

殺戮日來臨之際,除了十級以上的政府官員和公眾人物得以豁免外,最直接受益者便是保鑣公司、槍枝黑市、保安公司…等產業,本集更加擴充電影格局,首次表現出了殺戮日系列「全球世界觀」。直接描述了世界各國的人民都可以來美國參加這個「終極自由的表現」,並被戲稱為”謀殺旅行團”。第三集出現的新興產業,的確是讓人眼睛一亮,但轉眼就會覺得毛骨悚然。

《國定殺戮日》系列劇情,每一集雖然都是獨立的故事,但也緊扣整個系列世界觀。第二集開始演出的法蘭克.葛里洛(Frank Grillo)飾演警察李奧從復仇到原諒,第三集更是直接成為參議員的隨扈,除了保持槍戰內容外,本集又增加了精彩的手刺近戰戲份,身上的瘀青也證明許多搏擊鏡頭都是法蘭克.葛里洛(Frank Grillo)親自演出。

也難怪導演詹姆斯•狄莫納哥(James DeMonaco)在訪問時特別表示:「法蘭克是很有天份的打者,手腳俐落,雖然現場備有替身,但幾乎都是演員親自上陣。」

而飾演德維恩•畢夏普(Dwayne Bishop)的阿爾迪斯•霍奇(Edwin Hodge)也是三度回歸本系列,從第一集種族低階的受害者,到第二集反對該制度而加入了反抗勢力,而第三集將扮演重要的「新身份」。觀眾可依循他的角度,感受他一路演變而來的身份及遭遇,來欣賞《國定殺戮日》系列不同的詮釋。

【小成本電影的吸引力,就是有源源不絕的創意和活力】

第三集的閉幕,是否該系列會隨著大選的結果而消逝呢?

小死神-蘭妮•路克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如何改過?

如同平民神父般的店長喬•迪克森,如何影響迷失的青少年?

墨西哥移民者馬可斯,脫離充滿殺戮的家鄉,其追求美國夢願景是甚麼呢?

18年前參議員夏琳•蘿安家中遭遇的「媽咪的選擇」,當晚的選擇呢?

NFFA政府如何開國?大選後又會如何發展呢?

維恩•畢夏普從反抗軍到第三集的「新身份」,轉變過程為何呢?

第三集的結束,反而帶出更多的問號。從每一段如詩如畫但毛骨悚然的殺戮串場畫面中,都代表一段段分割卻又完全只屬於自身的殺戮故事。強制觀眾深思導演透過鏡頭傳達的故事意境。

對系列故事架構瞭若指掌的導演詹姆斯•狄莫納哥(James DeMonaco),總有說不完的議題,表現不完的反諷。導演心中勾勒出來那份詭異、驚悚、終極自由的殺戮日世界,恐怕不會如此簡單地承認敗選。

期待詹姆斯•狄莫納哥(James DeMonaco)導演再次詮釋及擴張自己心中的「國定殺戮日」,讓我們得以在殺與不殺之中與自己的道德辯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