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無罪,我無罪,無罪......

文 / 許彩雪    
1993-09-15
瀏覽數 8,600+
我無罪,我無罪,無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戲裡,包青天端坐開封府,俯視堂下王公貴族,「鍘--」一聲低吼,大快人心。

戲外,現代王公貴族高臥府邸,現代包青天或發派僻野、或束之高閣,民怨四起。

民眾白天在紅包、關說堆裡噤聲,晚上則從螢光幕裡找發洩;在不斷的時空錯置中自慰,得到滿足。而社會菁英卻告訴他們,古代與現代條件相差太多,兩者不能比擬。

政治就是這麼回事兒。我說你不懂民心向背、你說他不懂民主法治精神、他說你只懂權謀計倆。但是誰也沒有說,為什麼古代包青天斷得盡恩怨情仇,而現代包青天即斷不了貪官污吏?

沒有黑狗、女鬼、冤魂寄附的烏盆幫忙,二十世紀的犯罪證據顯然比古代要難找得多。

無罪率高

法務部次長林錫湖估計,十年來起訴的貪瀆案件,遭判決和無法定罪的比例,各占一半。「無罪率很高,這是我們覺得滿大的遺憾,」六十幾歲的林錫湖數著統計報表說:「證據不足是唯一的理由。」

「法律之前,只要不能證明他有罪,他就是無罪的。」法務部長馬英九強調,面對社會壓力,法官對涉嫌貪污者判無罪比判有罪更需要勇氣。

民國七十二年,台北市工務局副局長黃南淵涉及石濤園大廈舞弊案被收押。結果,無罪。黃南淵目前擔任市府副秘書長。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