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榮發:給年輕人一條往上爬的繩索

《本心:張榮發的心內話與真性情》書摘
文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陳之俊
2016-01-21
瀏覽數 179,400+
張榮發:給年輕人一條往上爬的繩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長榮集團總裁、創辦人張榮發昨日(1/20)病逝。回顧他90載的精彩人生,一手打造長榮集團,橫跨海空運、旅館業,事業版圖遍及全球;並成立張榮發基金會,致力文教、公益的推動,還曾入選亞洲大慈善家的行列。

除此之外,這位一代船王,也喜歡幫助年輕人。在天下文化出版的《本心:張榮發的心內話與真性情》,就有一篇〈澆灌果實的雨水:給年輕人一條往上爬的繩索〉,描述張榮發幫助一位出身清寒家庭的女孩。因為一封信,他決心幫助她完成迎向大海的夢想;在她迷途時,他將她帶回正道,也扭轉了她的人生。

以下是該篇文章全文摘錄:

有雙烏溜溜的大眼,圓嫩臉蛋後頭紮著馬尾的陳佩君,說起話來輕聲細語,最常得到的讚美是「好一個明眸皓齒的女孩」,如果沒有親眼看見她站在船尾,板起臉吆喝著一群水手解纜繩,誰都很難相信她是貨櫃輪上的「資深船副」。

若以世俗的眼光審視,她是一個「月領十四萬元的年輕船副」,在大學畢業後的第三年,很多同年齡的年輕人,還在為二十二K的月薪掙得死去活來時,她卻有人人稱羨的收入,她坦率不諱地說:「上船這條路,不僅讓我逆轉人生,更在短短幾年內存下人生第一桶金。」

但少有人知,這位美麗的年輕船副能夠擁有全然不同的人生,是源自一份助學金,與《遠見雜誌》多年前一篇關於張榮發的報導,而且,這個女孩還曾「半路迷航」,硬是被張榮發「拉」回航道。

「我們每年發出上千份清寒助學金,十一年前,還在唸高二的佩君就是其中一位,」張榮發基金會的人員翻開舊檔案說:「她是低收入戶的孩子,她下面還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全家就靠父親打零工扛家計,幸好佩君一路拿獎助學金。」

「三萬元助學金,那時像救命錢一樣,」陳佩君談起與基金會的結緣,忍不住哽咽起來:「我平常不太會哭,但每每想起那晚,還是忍不住……。」

在她就讀高中時,家裡過得辛苦,每逢開學前夕,父母就得為四個孩子的學費奔走。高二開學前一晚,她在門口無意間聽到父親低聲對奶奶說:「最近工作有一天沒一天,親戚五十(各方親戚)已經借到無路,孩子明天得繳註冊錢,只好來拜託阿母湊一些。」

聽到父親無助的口氣,陳佩君突然覺得全是自己的錯,所以拚命想減輕家裡負擔,高中時盡量保持全班前三名,最大的動機就是可以減免學雜費,還可以申請獎助學金。

在拿到張榮發助學金後,有天,她在圖書館內翻到某期《遠見雜誌》,裡頭剛好有一篇文章,大篇幅報導張榮發憂心台灣航運人才不足,產業政策遭遇困境,「看完後我血液跟著沸騰起來,突然有種寫信給張總裁的衝動!」

十八歲小女孩立刻化衝動為行動,提筆寫信給七十七歲的大總裁:

「您提到港灣經濟可以創造價值,雖然我只是個高中生,卻能體悟它的重要性,也讓我有股熱忱想投入航運……,謝謝報導裡您給的啟示,也希望您能為理想堅持下去,願望只是美麗的彩虹,行動才是澆灌果實的雨水。」

結果這封充滿行動力、讀起來像「共勉之」的信,從郵差的手裡輾轉交到張榮發手上,澆灌了陳佩君後來的海洋之路。

「有一天突然接到電話,說是張榮發總裁想見她,聽起來像天方夜譚?」陳佩君的高中老師聽到後,第一直覺是詐騙電話,可是陳佩君仍然決定北上,老師還不斷提醒:「千萬要小心!」

半信半疑下,陳佩君敲好日期,「衣著土氣、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就這樣走進長榮民生大樓總部的最高層」,糊里糊塗地見到張榮發的面。

對這位貧苦女孩印象深刻的張榮發說:「那時我跟她說,免驚散赤(別怕窮),妳好好讀冊,去考海洋大學,我會栽培你。你畢業後考到船員執照,將來到我們長榮海運,做三副一個月就十二萬多,十萬元拿回家,老父老母就很好過了。」

張榮發不但允諾支付未來她每一學期的學雜費,還主動說要幫忙寫大學推甄入學的推薦函,同時交待基金會總執行長鍾德美,當天就帶這個女孩去買一些「漂亮衣服」。

張榮發總是勉勵基金會的員工,不要輕易放棄任何一個孩子,深知社會邊緣有很多甘苦人,這種家庭的孩子不會比有錢人子弟笨,只是需要別人給他們繩索,讓他們有機會往上爬,只要有心去幫助,培養他們,以後都會是國家的人才。

反過來看,如果沒人牽成這些苦孩子,一時走錯路變壞,反而會變成社會問題。之後更常以陳佩君為例,希望鼓勵更多年輕學子力爭上游。

「當時非常受寵若驚,一個總裁竟然為了一封信跟你深談,」陳佩君回憶著,那天晚上她興奮到難以入眠,自覺像灰姑娘一樣幸運,「怎會有陌生人這樣幫妳設想,規劃好未來的路?」她也立定志向,要迎向大海,扭轉家裡的經濟狀況。

陳佩君後來如願推甄上海大運輸科學系,一切似乎順理成章。但到了大三這一年,灰姑娘卻迷失了方向。

「有一天,海洋大學的老師打電話來說,這個孩子好像變了,愈來愈愛打扮,課卻愈上愈少,整天不見人影,說是忙著打工。」鍾德美一開始只是擔憂,沒想到再次接到訊息時,陳佩君竟然因荒廢學業被退學。張榮發聽到後非常生氣,「我就給她叫來罵,狀況不好可以找我們幫忙,奈安勒(怎麼可以)對自己不負責任,要她回去想清楚。」

陳佩君事後回想這段荒腔走板的日子,「都自覺幼稚」,說她那時候太短視,厭煩別人對她眼紅、貼標籤,加上妹妹也北上唸書,為了多賺點錢,白天在學校打工,晚上就去加油站,最後乾脆連課都不去上。

眼睜睜看著被拉起來的窮苦孩子又掉進深淵,張榮發說:「怎樣都要把她拉回來」,最後還拉下老臉,打電話給海洋大學校長,拜託學校能讓這個小女生有個公平的轉學考機會,「如果她能回頭,靠自己努力插班考上,也算是做功德!」

另一方面,張榮發也安排陳佩君到基金會打工,讓她可以一邊賺錢,一邊準備轉學考。「看著這位非親非故的老爺爺,居然為我就學的事煩惱,還忙得團團轉,很丟臉,也很慚愧!」半年後,她終於不負期望,通過轉學考,重回海洋大學。

畢業那一年,陳佩君以前三名的成績考取三副執照,隔月馬上就錄取上船的機會,當她第一次拿到船副的薪水單時,含著淚衝到母親面前,指著六位數的進帳說:「我要全部存起來,終於有機會幫爸媽買房子了。」

現在已經升上二副的陳佩君,人生早就遠離貧窮,薪水也已三級跳,她說:「下了船我才知道,原來我不是唯一,很多窮人家的子弟,都在大海裡翻了身。」

經歷「被張榮發從人生幽谷拉起兩次」,陳佩君不只朝著海上掌舵的目標前進,更清楚「上岸後的方向」,現在的她,身上穿的仍是「五分埔牌」,但年輕的臉龐上卻掛滿幸福自信的笑容,說她「希望有朝一日,也換自己拉別人一把!」

│總裁ㄟ心內話│

給年輕人機會,不是給他錢就以為很了不起,而是要循循善誘,引導他們開創適合自己的路,像陳佩君,她自己寫批(寫信)說對海運有興趣,也想幫家裡改善環境,我們就幫她開一條路,但是考大學、拿執照,甚至要不要迷途知返,都要靠她自己,這就是「自助人助」。陳佩君現在很好康了,一個月領十多萬,馬上要去跑遠洋線大船,薪水更高,這不是她獨有,只要你願意,人人都可以是陳佩君。

──本文摘自《本心:張榮發的心內話與真性情》,頁114(2014/天下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了解更多本書內容,請上天下文化網站查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名人殞落政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