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見證台灣一百年-新公園

文 / 余宜芳    
1993-06-15
瀏覽數 13,150+
見證台灣一百年-新公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這麼一個地方,傳統和現代握手,歷史和未來交會,卻幾乎已被人遺忘。

暮色中,清代的古董火車頭靜躺在西北角,和東側整日轟隆作響的捷運工地遙相對望;老先生的算命地攤在背後五十幾層高樓逼視下,更顯蒼涼;兩座牌坊、六座銅像外,七層樓高的二二八紀念碑將在兩年內矗立……。

這裡是走過百年台灣近代史的新公園。

白天的新公園冷清而家常。綠蔭角落,三兩老人閒坐,有人撕麵包餵魚、有人把麻雀餵得肥壯;蹺家、蹺課青少年遊盪累了,找張椅子歇歇腳;午間,附近上班族到這裡走走,外籍勞工席地而睡;舒緩近停滯的空氣中,偶爾傳出幼兒的稚言笑語……,就像任何一座公園的放大或縮影。

慾望和不安卻騷動著夜晚的新公園。靠台大醫院的翠亨閣、四角亭裡、水池畔、路燈下,處處可見孤寂的靈魂睜大熾熱雙眼佇候,他們既是獵人,也是獵物,他們是白先勇筆下的「孽子」,到新公園尋找相濡以沫的溫暖。

但是,對大多數的台北人而言,新公園已是沒落中的空間。

反映文化性格

從一個「國家級」公園到一步步被遺忘,新公園變遷的面貌忠實反映出台灣近一世紀的政治、社會心情,甚至台灣的文化性格。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