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長照2.0版,財源、保障對象大不同

衛福部vs.民進黨版本
文 / 黃漢華    攝影 / 賴永祥
2015-11-20
瀏覽數 25,050+
長照2.0版,財源、保障對象大不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隨著台灣進入老化社會,政府擬定長照政策,準備在2017~2018年實施長照保險,長照費用財源應該採稅收制?還是倣效健保,採取人人交費的保險制?

《遠見雜誌》於今(11/20)發行《儲備你的長照存摺》,並舉辦記者會,討論長照服務的未來,其中,財源和人力是主要關鍵。

衛福部次長李玉春表示,目前政府實施長照十年計畫,以65歲以上的長者和50歲以上的身障者為服務對象,未來實施長照保險,不僅擴大服務對象,所有失能、失智的民眾,不分年齡,全部納入,也要增加服務時數,對民眾是好消息。

她說,長照基金一年需要1000億元,大大彌補現有長照十年計畫之不足,目前長照十年計畫一年經費約140億元,假使費用增高超過七倍到1000億元,不但服務者擴及全民,對家屬和住在長照機構的重度失能者,也有補助。

「如果採保險制,每人每月多交100多元保費,平均而言,每位接受長照服務的人每月可以補助1.1萬元!」李玉春強調。

長照險不僅擴大服務對象,長照基金也有部分提撥機制,為日後快速老化的台灣做準備。她表示,現行的健保因為沒有部分提撥,導致經費捉襟見肘,但是,長照險將從保費儲存部分費用,未來一旦使用者突然增加,不致為了籌錢而手腳慌亂。

她還說,長照服務最怕財源不穩,如果從房地二合一稅、遺產稅等相關稅收而來,一旦景氣不佳,稅收下滑,就會影響民眾福利。

主張稅收制的台大社會系教授林萬億則以需要長照的長者為對象,他估算,一年的長照經費約320億元,就可以做。大體而言,國際之間,需要長照的人口只有1.5%~2.5%,費用若採保險制,由全民負擔,連小嬰兒一出生,就要交費,並不公平。

「如果給我1000億元,我還用不完!」林萬億說。

他表示,長照服務不像醫療為主的健保體系,這是社會支持系統,地方政府需要規劃服務網絡。日本一半的費用來自保險,另一半來自稅收,後來,因為財源不夠,政府還要拿錢,而且服務審核標準變得嚴格,減少使用人數。

未來實施長照服務,他認為,如果改善年金制度,就有經費來源,從居家到機構,銜接臨終和安寧照護,如果太依賴醫院和機構,走向健保體制,難以建立服務體系。

《遠見雜誌》民調以40歲以上民眾為對象,李玉春表示,衛福部也有調查,發現30歲以下支持者有八成,以她為例,公婆有三個子女,只有她有小孩,所以,她的兒子相當贊成,而年輕人也會使用,八仙塵爆傷者就是一例。

至於長照人力,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涂心寧表示,政府應該培訓十萬名照顧服務員,但是,留任者只有2萬人,日本培訓130多萬人,只有一半留下,人力是各國的問題。

林萬億認為,台灣學校有老人福利學系,至今培育5000多人,但只有少數從事照顧工作,他們都到那去了?究其原因,學生念了四年科大,要和高職畢業生搶工作,自覺被拉低,就沒有意願。

涂心寧補充,政府應該協助照服員有職涯規劃,可晉升為督導,薪資也要拉高,給予職場安全保障。由於有些照服員進入家庭,在未知的私領域工作,充滿風險和危機,人身不安全,政府應該注意。

此外,照服員也成為人工輔具,幫被照顧者移位,甚至可能因此受傷,涂心寧希望,民間加強發展輔具,節省照顧人力,而家屬和被照顧者適時鼓勵,讓照服員擁有成就感和滿足感,也是很好的鼓勵。

「瑞典的被照顧者會送巧克力給照服員,」涂心寧說。這種小小讚許讓照服員感到肯定,成為支持工作的動力。尤其現在有高中職學歷,甚至碩士投入,更需要社會尊重和認同。 

「希望有一天照服員會沒有工作可做!」她想像人人都能健康到老,不需要照服員幫助,被照顧者能夠學習自立支援,發揮剩餘的體力,可以自我獨立生活。

長照2.0版,財源、保障對象大不同

(由左至右分別為《遠見雜誌》副社長兼總編輯楊瑪利、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涂心寧、台大社會系教授林萬億、衛福部次長李玉春、《遠見雜誌》副總編輯滕淑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