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一樣的十八歲:一個八仙塵爆中兄妹情深的真實故事

【名家投書】
文 /    攝影 / 賴永祥
2015-08-05
瀏覽數 20,900+
不一樣的十八歲:一個八仙塵爆中兄妹情深的真實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胡湘帆︱大學教授

是詐騙集團嗎?

2015年6月27日晚上九點鐘,在家觀賞球賽的我,突然接到一通陌生的來電:「哥,我受傷了,快來救我!」最初,我以為是詐騙集團,但細聽下,確是妹妹的聲音。「你怎麼了?」我問道,「這裡發生火災,我被燒傷」,妹妹無力的回答。於是我抓起另一支手機,通知在外的二弟,和他分別趕往八仙水上樂園。一路上遇到塞車與呼嘯而過的消防車,我心頭愈來愈不安。好不容易抵達八仙門口,準備在園區展開搜尋行動,但萬萬沒想到入園後舉目所見,宛如人間煉獄:到處是躺在香蕉船或救生圈上燒傷者的哀號;「漂漂河」中擠滿了受傷的民眾;空氣中傳來陣陣BBQ燒焦的氣味;還有地上隨處可見掉落的皮膚,散落在粉塵上...。

找到妹妹了

在近半小時的搜尋中,我看到災後現場的「亂」與「慘」,但奇怪的是無論傷者或救災者,卻又出奇的從容與鎮靜,也沒有「人擠人」或「人踩人」。好不容易瞥見妹妹,在一位陌生女子的看護下,全身覆蓋著濕毛巾,靜靜的躺在香蕉船裡等待救援。我想到今天下午妹妹出門前,因要與同學參加八仙粉塵派對,而興高采烈的模樣,很難與此刻的她做聯想。不久二弟也趕到,兩人試圖把妹妹的香蕉船抬起,但難以使力!幸好旁人協助,五、六雙手合力抬起,回頭卻看到妹妹燒傷的裸露手臂,以及被燒得脫落的腳底板皮!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失,我強忍著淚水,輕拍妹妹的面頰說:「醒醒,不能睡,不能睡...」。也不知繞過多少傷患與橡皮船,走了生平最長的一段路,終於抵達路口,叫到車子,直奔醫院!我一路上安慰漸失意識的妹妹不能入睡,也看見車窗外警笛聲、車聲、人聲、哭聲,與八仙樂園慘澹的霓虹燈,漸行漸遠。

與生命拔河

好不容易抵達醫院急診室,醫護人員一接下妹妹,立即送進開刀房手術清創,這時已經是晚間10點20分了。好不容易兄弟倆在候診室坐下,二弟這才回神過來,表情中充滿劫後餘生的惶恐。我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好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罷!不久,其他塵爆傷患救護車陸續抵達,原本寧靜的急診室,頓時間動起來,所有醫護人員總動員,連休假在外的人,也都趕回醫院,為這些年輕傷患,進行生命拔河!

對不起,我跑錯方向了

其實,塵爆那一晚,妹妹與一群來自香港、上海等地的同學,相約到八仙辦同學會,大夥兒都希望在上大學前來台相聚。只是一場粉塵爆炸,造成這些同學全身40%-70%的燒傷意外。

塵爆發生時,同學失散各處,初生死未卜。妹妹當時身受60% 燒傷,入院後經歷手術清創、植皮等過程,但心中始終掛念其他同學的安危。甚至最初在醫院加護病房看到父母,面對幾乎崩潰的母親時,還一直安慰母親,甚至自責說:「媽,對不起,是我跑錯了方向,才會引火上身!」

往後的治療過程,她強忍著所有的痛楚,不曾掉過淚。一直到入院第三週,當我告訴同往八仙同學中,有人轉進同間醫院後,妹妹聽後再也忍不住地放聲大哭!看到她因雙手包紮而無法擦拭的一臉淚水,滿滿的掛心、自責、委屈與難過!好不容易同學來自四面八方團聚,原本歡樂、開心,即將展開的彩色人生,卻因為這場意外而變調。對於這群受傷的年輕人,接下來的人生,要如何面對?誰能給答案?

塵爆過後

而這一場史無前例、以年輕傷患為主的災難,也讓人看到台灣溫暖的一面:醫護人員不分晝夜搶救的仁醫仁術;民眾人溺己溺、慷慨解囊,捐款超過十餘億新台幣。街頭上不時有人踴躍捐血,為燒傷患者植皮手術所需而盡一份力。至於陸續出院傷患不忘為仍在醫院中搏鬥者喊加油;活下來的人強忍悲痛為過世夥伴而奮鬥。更有不幸罹難的年輕人,捐出器官、遺愛人間。

為浴火鳳凰的妹妹加油

有次在加護病房幫妹妹餵完早餐後,因復健所需,我有幸將全身包著紗布的她抱下床---這是自上回將她自八仙氣爆中救回後的首次擁抱,我滿心感恩,還能有機會再抱著妹妹,朝向康復之路邁進。一個半月後,妹妹終於轉到普通病房,看到她雖然四肢全打著石膏,但面色紅潤、積極正向、樂觀助人,堅強的令人心疼!照顧他的護理人員甚至打趣建議,他可以考慮改學醫護,因為幫他打針,多少劑量,他都能倒背如流,對於治療過程一清二楚。尤其將滿十八歲的她常常給其他病人說笑話,加油打氣。還有為來信鼓勵的友人,萬分艱難的划手機,一一回覆。而朋友們的訊息也四面八方湧入,用line傳笑話、傳帥哥照等給她鼓勵...。

儘管人生無常,但從沒有人會想到,妹妹在十八歲生日時需要從背部與頭部,移植皮膚,來修護燒傷的四肢!相對之下,家人為此二十四小時在醫院輪值陪伴妹妹的時光,反而變得如此寶貴!尤其父母自幼「愛家、護家」的庭訓,在這一刻更顯得真實與深刻!

至於我也開始去了解燒燙傷病人的各種傷痛與歷程;重新去關懷如陽光基金會等社福機構的訴求。雖然我仍會擔心醫院裡的風吹草動,但我深信:在許多人的照護、禱告與祈福下,妹妹終究會走出險境。而在旁的我們,更需要透過持續的陪伴與支持,共同幫助這群八仙塵爆受傷者,早日走出人生低谷,成為「浴火鳳凰」。

(本為作者為大學教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