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爭議延燒

我們需要的是課綱,還是讀史的眼光?

文 / 王美珍   攝影 / 陳之俊   2015-07-31
我們需要的是課綱,還是讀史的眼光?


暑假後將要升上國二的外甥女,瞄了一眼電視,問我:「課綱到底在吵什麼呀?」

我簡述幾例,告訴她差別。作為課綱微調的直接被影響者,外甥女不感興趣,淡淡地問:「有差嗎?」

例如,她不知道明鄭和鄭氏差在哪,覺得只是一個字不一樣,難以解讀背後涵意。我想辦法多解釋些,她已經不想聽了,目光馬上轉移到手中的iPad上:「課本不就是看過去而已?我們班歷史課根本沒人在聽,老師上得很無聊。」

教育現場若學生不感興趣 什麼課綱都沒用

課綱爭議,字句斟酌。即便有學生強調爭的是「程序正義」,但不可否認,程序背後引起各方爭議的根源仍是所謂中國主體史觀與台灣史觀的爭議(另一說是中華民國史觀與台獨史觀的差異)。

然而,鎂光燈外,回歸到真實的教育現場,課綱實際發揮了多少作用?

首先,如果課程的教學方式根本引不起學生興趣 ,學生很容易背過即忘(或根本不背),無論什麼版本都進不到學生的腦袋。 歷史,首先要讓學生感興趣,這只是最基本的一步。

然而,此次課綱事件更值得討論的是:與其只是在部分的段落上爭執不下,歷史這門學科,教師怎麼引導思考、讓不同觀點對話,鼓勵閱讀更多史料,是否更重要?

歷史是論述過去 而不等於過去

什麼是歷史?史學家凱斯・詹京斯(Keith Jenkins) 在《歷史的再思考》( Re-Thinking History )中曾提到,「歷史乃論述過去,但不等於過去」。歷史,不代表過去的事,而是現在的人對過去的「詮釋」。

只要是詮釋,就牽涉到權力,可能就是統治者利用的工具之一,因而從來沒有什麼史觀是能定於一尊,成為絕對真理的代表,時常隨著權力的更迭而轉換,古今中外皆如此。

只要能教孩子這種讀史的眼光,其實什麼政權上台都ㄧ樣。因為,這雙眼睛會對任何權力保持檢視的距離,歷史這門學科才會因思辨而有趣、深刻。這是歷史的特殊性,有標準答案的數學沒有這種權利。

台灣目前兩方吵得不可開交,就是只有覺得自己才代表歷史的真實。往往換了政府,又要換了教材,人民疲倦不已。

資訊多元年代 誰會只相信課本?

我是一個六年級生。我輩從小用的課本就是所謂的國民黨洗腦版。但,我們有因此全都變成蔣中正粉絲嗎?並沒有。 同樣的,年輕世代,台灣主體意識強,相信也不完全是課本使然,而是整體社會成長的氛圍至此,時代自然走到了這一步。

如今,歷史的研究更多元,除了國史、黨史,還有各種口述歷史、個人史,認識歷史的材料除了書籍、還有許多紀錄片與電影,社會早已不再是戒嚴時期的一言堂,不需過分將我輩的恐懼,加到下一代身上。幾十年前根本沒有網路,在那年代成長的學生都尚且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何況這資訊年代,人人都會上網路查,誰會只相信課本的?

課綱爭議若有什麼正面好處,也許就是讓一向對歷史冷感的台灣社會,突然好像重視起歷史了。只可惜,它受到注意,是因為政治,而非歷史本身。通常,「文化」也是。這是台灣的悲哀。

 

關鍵字: 政治評論12年國教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