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做永遠的客人

文 / 林蕙娟    
1993-03-15
瀏覽數 11,450+
不做永遠的客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客家籍作家鍾肇政長期關心客家文化,有感而發說客家人是「談論的巨人,行動的侏儒」。

客家人喜歡縱觀古今,侃侃而談歷代客家英雄豪傑,岳飛、文天祥、洪秀全、孫文……;客家人更自豪,放眼當今亞洲,李登輝、鄧小平、李光耀正統治華人世界,他們都是客家人。

矛盾的是,立足台灣,占人口一三%的客家人,在社會或政壇中的位置,往往隱匿不顯。

受壓抑的心境

三則與客家人有關的新聞事件,詮釋了客家人在台灣的角色與心境。

--客家人是受壓抑的。一九八八年,「還我母語運動」,一萬名客家鄉親從國父紀念館,步行至立法院,手持國父遺像、戴口罩,表示「即使國父在世,也不能上電現說自己的母語」,抗議一元化語言政策及廣電法的不公。在此之後,三家電視台才陸續有客語節目、客語新聞。

--客家人是被忽視的。去年國大會期剛揭幕時,民進黨籍國代堅持用「台語」發言。一次,國民黨客家籍國代陳子欽上台,刻意說了一長串客家話,大多數國代聽不懂,但會場氣氛卻變得輕鬆,不少人會心一笑。不管此舉是不是作秀,它凸顯了台灣人民也包括客家族群,「台語」不該只是「福佬話」的專利。

--客家人認為內閣中沒有適當比例的客家人。上個月,內閣名單公布前,當內政部長吳伯雄表達強烈意願出任省主席,「世界客層總會」立即連署上書李總統,期待客家籍、並在多次省主席人選民意調查中名列前茅的吳伯雄能遂願。上書成員包括國民黨及民進黨籍的客層民意代表、客屬社團首長。部分成員表示,原在中央政府擔任公職的客家籍首長余玉賢(原農委會主委)、卜達海(原人事行政局長)都先後辭職,僅有的吳伯雄,期待層峰予以拔擢。

這些事件反映了近幾年來,「客家族群爭取語言、文化上的尊嚴,並體認要爭取更高尊嚴,必須更積極介入、參與政治及經濟活動。」民進黨客家籍立委林光華說。

政治地位偏低

當前的政治生態令部分客家人失望,他們從一些數字上,感受到客家人政治地位偏低。例如:

--中央五院正副院長中,沒有一位客家人。

--行政院八部二會首長中,只有內政部長吳伯雄是客家人。

--國會中,一六一位立法委員,客家人只有十一位;三二五位國大代表,客家人只有三十二位;二十五位監察委員,客家人只占二席。

--二十一位縣市長中,桃園縣長劉邦友、新竹縣長范振宗、苗栗縣長張秋華,和花蓮縣長吳國棟都是客家人,這與客家人在台灣的人口比例較符合。

數字背後,隱含四十多年來的歷史成因。

客家人、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分析,在台灣地方自治史上,只要有閩客雜居的地方,都按閩客實力分配,相當反映民主;至於全國性選舉、中央政治席次分配,主要由長期執政的國民黨控制,隨著年代改變,閩客消長互見。

在閩客雜居的縣市裡,當閩客勢均力敵(人口相當),向來由閩客輪流執政,如桃園縣、花蓮縣;在客家人居多數的新竹縣、苗栗縣,閩南人很難當得上縣長;而在高屏地區,閩南人居多數,過去客家籍的邱連輝能破例選上屏東縣長,至今仍被屏東縣民形容「神話一般」。

而在全國性的政治安排、選舉中,早期國民黨刻意培養客家菁英,以少數抗拮多數,有意運用客家人制衡閩南人。當時的客籍代表人物,有政府來台後第一位立法院院長黃國書(新竹人)、民政廳長翁鈴(桃園人)等。

不利從政的因素

步入民國六0年代,國民黨開始本土化,結合在地方運作中自然產生的政治領袖,那時閩南人居多數的省議會成為台籍菁英的來源,以致早期沒有民意基礎的客家籍菁英漸漸失勢。

當國民黨在政治利益分配上,刻意與居多數的閩南人結合,居少數的客家人淪為政治上的相對弱勢。

除了人數少的先天侷限外,一般認為,台灣的客家人不利從政的因素,也與財力薄弱、族群性格有關。

台北市唯一的客家人市議員邱錦添,在新竹鄉間成長,從小過慣早起出門,挑了井水才可以上學的生活,他表示客家人來台灣時間比閩南人晚,多半居住貧瘠鄉村,為生存而奮鬥,少有人有餘力從政,或關心政治權益。

政治力與經濟力息息相關,歷來客家人保守,少有經營大企業,「在財力上輸人,當選後,要付出的代價很大,這方面難和閩南人爭,」國代陳子欽點出,缺乏財力後盾,今有意參選的客家人裹足不前。

前花蓮縣長、監察委員吳水雲則指出,傳統性格上,客家人只有在感受極不合理的環境中,才挺身而出,表現「硬頸」,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客家人向來安分守己,容易滿足。」

但也因感受外來威脅時,客家人有超強的凝聚力,「選舉上,打出客家人形象,喊出「客家人團結」的口號,常能有效掌握客家票源。」「客家學」學者、苗栗選出的國大代表陳運棟觀察。

客家人這種「危機意識」表現在多次選舉中。美濃客家人、現任國民黨社工會主任鍾榮吉,十三年前踏入政壇,由台北回家鄉高雄報備競選高屏澎選區立法委員,獲第三高票,其中美濃鄉親有九四.六%的票投給他。在鍾榮吉之前,高雄不曾出現客籍政治人物,「美濃人壓抑太久了,」鍾榮吉為當年的當選下註解。

新任人事行政局長陳庚金,十二年前回台中縣選縣長,對手針對他是客家人的「弱點」猛攻,結果他仍贏了對手八萬票,尤其在家鄉東勢鎮(台中縣客家人聚集地),「拿了九四%的票,連樁腳的工作費都不用花,送出去都還回來,」陳庚金回憶。

就在前幾個月,二屆立委選舉時,台北市立委候選人曾王君選前勤練母語(祖籍江西,但母親是新竹客家人),意在拉攏客家票源;台中縣東勢人吳耀寬,選前涉及十八標關說案,又因提降證交稅案遭國民黨黨紀處分,本連任告急,而他最後一張文宣打出客家人要團結,打動了東勢人心,「客家人已經是少數,再怎麼樣也是自己人,」有些東勢人說。東勢鄉親以選票支持子弟吳耀寬,讓他在當地獲得最高票。

走出自大又自卑心理

近幾年來,當涉及政治利益分配,省籍問題、族群問題被激化時,有濃厚客家人受迫害意識的部分人士,便興起組「客家黨」的念頭。「侷限小圈圈,孤立自己,絕對不利,」不分黨派、多數客籍政治人物並不贊同這種畫地自限的做法。

許信良成為「桃園幫」口中的「客家英雄」、邱連輝當年的政績獲屏東縣民肯定、葉菊蘭拿下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黨內選舉第一高票(得票率二三%)、吳伯雄的施政表現常在民意調查中獲高比例的支持……,這些客家籍知名人士,都認為從政必須超越自身族群的藩籬,爭取閩客的認同。

「客家學」學者陳運棟指出,客家人必須擺脫長久以來自大又自卑的心理(一方面將歷史人物、政壇高官圖騰化,而一方面又感慨自身弱勢),「在民主多元化時代,要主動開創政治資源,不要天天嚷著不公平。」他說。

從長遠的發展看,在台灣的客家族群,與福佬、外省、原住民族群,勢必因彼此融合,形成「命運共同體」,政治上族群間的衝突會消弭,取而代之的是政黨政治的制度化運作。

「各族群共同追求真正的民主,才是各族群能獲致公平對待的最大保障。」幾位知名的客家領袖持平而論。

本文出自 1993 / 04 月號

第08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