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催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台灣志工是無名英雄!

凱拉許與台灣志工攜手,用大愛搶救下一代!
文 / 林琮盛    
2014-11-08
瀏覽數 22,200+
催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台灣志工是無名英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90年代起,現年60歲、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凱拉許(Kailash Satyarthi)就立志要投身印度的兒童救援工作。

他組織的「拯救童年運動」(Bachpan Bachao Andolan)已釋放了超過8萬名兒童免受各種形式的奴役,成功的幫助整合康復和教育。

許許多多印度鄉下地區的文盲父母在人口販子的利誘下(騙他們要帶孩子去城裡唸書),收了500盧布後,把不到2歲的幼兒「送」給了人口販子。父母親還認為,這些人口販子都是「好心人」,願意免費讓孩子去唸書。

殊不知,許多孩子從他們身上帶走後,一輩子再也見不到面。孩子們被送到工廠當童工,一天工作15、16小時。幸運的話,他們會活到16歲。多數死於營養不良、飢餓、疲累。女生若活到16歲,等待她們的,不再是工廠,而是妓院。

凱拉許的工作,就是從一個個的(合法、非法)工廠,救出孩子。他成立了一個「行動組」。行動時,還要帶著警察、官員(或議員)、媒體記者三方共同行動,缺一不可。

好幾次的救援過程中,行動組還面臨生存威脅,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子彈,從頭頂呼嘯而過;黑白兩道的各種威脅,從不間斷。但凱拉許仍然堅持繼續做。

催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台灣志工是無名英雄!

當外界把諾貝爾和平獎的光環集中在馬拉拉身上時,別忘了,還有一個凱拉許。從他手上拯救的孩子,多達8萬名。被拯救出的孩子居住在凱拉許建立的「友善兒童之村」,努力學會當一個現代社會的正常公民。只要有孩童生日,凱拉許一定現身為其祝賀。

但有些孩童根本不記得自己生日(被拐走時,年紀不到2歲),凱拉許就把他(她)被救出的那天,定為其重生之日。祝福時,沒有蛋糕。但卻把大夥兒聚集起來,一同為壽星祈願。溫馨的場面,比蛋糕還甜美。孩子們一看到凱拉許出現,必定放下手邊工作,全部湧向他,圍著他講話、大笑、親吻、擁抱。凱拉許也會抱著他們,甚至席地而坐,和孩子們聊天。

為了做這份工作,在印度種姓的文化風俗中(法律上,印度已廢除種姓制度),屬於貴族階級的凱拉許甚至還自己改了姓,從貴族「自落」為平民。經過二十多年的奮戰不懈,凱拉許終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殊榮。在此殊榮的幕後,卻有一群台灣國際志工默默支持的身影。讓凱拉許的諾貝爾獎光環,添上一抹的台灣色澤。

在「微客公益行動協會」的名片上,標著一行字,向外人完整表述其存在的目的:「每個孩子都應該享有食物、遊戲、受教育和被愛的權利」。過去多年來,「微客公益行動協會」透過每年輸送到印度的台灣志工團,和凱拉許緊密合作,幫助這些失去父母的孩童重返社會,學習知識。

催生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台灣志工是無名英雄!

(上圖:微客公益行動協會主任朱永祥;攝影/林琮盛)

擁有15年志工資歷、長年和凱拉許共事的「微客公益行動協會」主任朱永祥說,在志工的服務理念中,國界只是「地圖上的一條線」。他認為,志工的角色只是「配角」,而非主角,更不是捐助者。主體是當地人自己。志工的工作,就是要和當地人共同討論,找尋出適合當地人生存之道,使其「經濟自主」。經過多年的努力,「微客公益行動協會」和凱拉許建立起深厚的友誼和互助聯繫。

當凱拉許獲得諾貝爾獎,接受媒體訪問時,還曾大聲喊出台灣的名字:「我愛台灣和台灣人,因為好一陣子以來,已有數百名台灣男孩、女孩來當我們的志工,跟我們一起工作。他們認得我,也喜愛我,我們是兄弟姐妹,這讓我很開心」。凱拉許口中所說的志工,就是「微客公益行動協會」。

明年初,這個志工組織將繼續延續過去多年的工作,再次前往印度(分成好幾團,每次12天),共同和這位他們眼中的老朋友,這次多了一個「諾貝爾和平獎」桂冠頭銜的凱拉許,繼續為印度的孩童奮鬥著。

(照片提供:微客公益行動協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政治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