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養生河,還是惡水?

文 / 何亞威    
1992-06-15
瀏覽數 11,100+
養生河,還是惡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和長江的關係,在時間和空間的兩軸間不斷旋轉蛻變。

唐代長江,山青水秀,李白不禁發出「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詠嘆。現代長江,在開發利用和恐懼水患之情兩極間擺盪。

既是養生河,又是惡水,這是今日長江的兩種面貌。兩種角色的矛盾愈來愈尖銳,大陸林業部科學技術委員會特別指出,如果不能儘早解決,長江流域「這個中華心腹之地就要變成心腹之患」。

未來經濟成長的動力

靠水吃水,長江邊賣稀飯的小販逐船而居。旅遊船還沒靠岸,小販搶著把做生意用的桌椅碗盤占好最佳位置,就著山勢,上上下下擺開。小販賣的食物、江輪供應的飯菜茶水、兩岸農田引用的灌溉水,乃至長江攜帶泥沙創造出來的海埔新生地--長江三角洲,都是長江送給中國的好禮。

長江更是大陸未來經濟成長的大動力。

計畫中,長江的水要送往缺水的華北(南水北調);運用長江上游落差發電,電要送往華東(西電東送);最近盛行的「弓箭理論」,更把長江的重要性往上推。

依照弓箭理論的說法,沿海區域是弓,西南地區是弦,貫穿中國東西的長江就是箭,現在弓越張越滿,西南也完成開發準備工作,箭在弦上;長江一動起來,就要把中國射離貧窮、射向現代化。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