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凡事做足準備,幫助自己也幫助他人

《從棒球踏上夢想之路》
文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遠見新聞稿
2013-08-26
瀏覽數 33,250+
凡事做足準備,幫助自己也幫助他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棒義大犀牛總教練徐生明於8月24日晚間,因心肌梗塞過世,棒壇與球迷一片不捨。徐生明教練總從小就是國家隊成員,代表國家參加無數比賽,也創下許多紀錄。像是1975年青棒賽中,三振對手16次,打破世界青棒賽紀錄,職棒生涯中,帶隊勝場數超過700勝,遙遙領先其他職棒總教練。從球員到教練,他的棒球之路也彷如台灣的一頁頁棒球歷史。

7月8日《遠見》施羅德講堂於台中開講,邀請到徐生明教練與藝人澎恰恰,針對《從棒球踏上夢想之路》主題,有段精彩的對談。《遠見》特地節錄徐生明教練棒球之路一路走來的種種心得與經驗分享。以下是問答精華整理:

問:遇到危機時如何突破困境,面對挫折時又要如何調整心態?

徐生明(以下簡稱答):

很多事情不要去管結果,挫折總是會碰到。以前職棒場上總教練說,贏的時候高興到睡不著要慶祝,輸的時候難過到睡不著,打平又不甘願。到底球場上不是贏就是輸,頂多平,那怎麼辦呢?平常心,講很容易,卻很難做到。

我這17年職棒總教練的生涯,前前後後看很多,那過程是很難熬的,但是你總是要走過。回想32歲當總教練時,為了訓練每天睡不著,煩惱選手會不會照你的流程把訓練全部做完,比賽時選手能不能執行你的戰力。現在我當義大總教練,打得好幫他鼓鼓掌,打不好就嗯知道了,只要選手盡力了,你認為他態度好,就可以了。

問:過程中最有成就感的事情為何?

答:

這個問題媒體很常問到。只要我在球場的每一個時刻,都是最難忘的,都是我的心血。不管結果怎樣,我都已經做到最想要做、最認真做的結果,縱使不好也沒關係。很多人常提到我的總戰績,但如果不把失敗當成前進路途上的原動力,只想著勝利,我想很快就會在球場消失。我每件事都盡力做,只把結果當成下一步,改進不好的地方,讓好的繼續下去。

問:徐總要帶團隊,身為總教練會如何激勵他們?

答:

我一直認為當好教練比當有名的教練重要,其實我的生活跟在球場上完全不同。了解我的人,都會感覺我是個溫和的人,可是在球場上,就是暴君、鐵血教頭等,什麼都來。但不管好不好我都概括承受,因為做一件事時,從不同角度來看就是會呈現不同面貌。

帶一個球隊最主要就是要了解球隊特性,因為打擊、守備都不太一樣,要了解個性才可以解決問題。有時候為了求好心切,很多不好的想法就會出來,例如,你資質好不好?有沒有頭腦?我不喜歡跟不聰明的人在一起,我不喜歡教不聰明的球員,所以呈現出來的,就是脾氣暴躁。有些球員、教練看到我這個臉就會怕,所以很多人在球場上表現時,我不用罵他,眼神來一下,他們就好像受到懲罰。

大概2011年之後,我開始有些改變,我想年齡有關係,經驗有關係。年輕的時候脾氣暴躁,也求好心切。今年我一直在反省之前帶球隊的方式,主軸沒錯,方式卻錯了。激勵球員方式不對,反而會產生不好的現象。今年我做了些改變,選手會懷疑這是真的還假的,但一定要讓他感覺是真的在激勵他。想法變了表情變了,真的對球員有幫助。我感覺,現在的我比較實在。

問:職業生涯中,哪一位或什麼事情影響你最深?

答:

我這一生貴人很多,但是如果要說影響最深的,大概是我的教練曾紀恩先生,我真的很懷念他。他常說,不管多累、精神狀況多不好,或身體多不舒服,只要他在球場上,精神就來了。這一點,是他給我最大的一個啟示。做為一個球員、做為一個教練,在精神面上受用無窮。

雖然大家可能不是很喜歡韓國,因為很多人都知道,韓國人不管在籃球還是其他運動上,小動作很多。但我曾在韓國待了四年,可以深切的體會這些小動作的由來和成因,運動場上的求勝心,台灣就輸他們很多。所以從那個時候,我做任何事情都是要贏,就是要贏。

當然也是因為之前一段時間求勝心比較強,但我想如果沒有勝利,講話沒有人會聽,我如果在球隊當總教練,沒有戰績,老闆不會聽我的話,球員不會聽我的。那時候我一直想說,就是要做出成績,縱使再激烈的動作,脫衣服、罷賽、被趕出場,都做得出來。

問:一路上曾有過放棄的念頭嗎?

答:

打球的人運動傷害都滿嚴重的,但到目前為止我的手還很直,而且沒有開過刀。以前那時候也不像現在有那麼多防護設備和預防醫療,但我們從小就注意自己的手臂,因為我是投手。大學這段時間,我手肘痛了大概一年,一投球就痛,一個投手不能投球真的很悲哀。那一年之中,曾經想放棄。但有次在練習投球的時候,一投出去聽到「啪」一聲,以為糟糕了,但沒想到之後怎麼投都不會痛了。

但是不打球能做什麼?我打少棒的時候曾有一個想法,就是不要把棒球當作興趣,而是事業。我以棒球當作升學的跳板,所以讀大學不用考試,拿到世界青棒冠軍的時候,師大、輔大、文化由我選。我也想以棒球找未來的工作,大學畢業時台灣還沒有職棒,我就留在學校當體育系助教;有職棒之後當教練、當總教練,這就是以棒球為一個事業。

問:平常怎樣培養自己的專業?人生的座右銘是什麼?

答:

我30歲從球員退休,31歲當學校教練,32歲當上職棒的總教練,那時候我一直在想,我要先卡位。但那時台灣職棒剛成立,沒有教練養成的機會。我原本想繼續打職棒,但是一個長輩告訴我:你現在30歲,打職棒的話,可能一年投個10勝,可是當教練讓你的球員拿到勝利的話,這個成就對你來說更有意義。我一聽覺得:對喔!我可以將我的指導方式,在他們身上呈現出來。

球場上並不是只有職棒,還有少棒、青少棒和基層的甲組。當教練之後只要有時間,只要有比賽我一定看,縱使他是少棒國小的老師,我都可以從他身上學到一些教練的素材,就靠這樣一路走到現在。

我知道現在有很多年輕的職棒教練,他們沒有機會,球團也很少養成,不能打或是無法繼續當球員時就直接跳過來,但是有很多失敗的例子。所以現在我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也希望可以多多幫忙他們。

我個人的感覺是,凡事都要做足準備,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以後我們甚至可以反過來幫助要走一樣路的人。過去當教練的時候,我沒有什麼好的教練養成機會,所以我現在也希望能幫助、指導那些年輕的教練。(林芳宇、李宗岳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