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面對兩難,不是靠抉擇,而是靠創造

文 / 姚仁祿    
2013-04-29
瀏覽數 79,900+
面對兩難,不是靠抉擇,而是靠創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常被問到,預算不夠,做不出好設計,怎麼辦?

這樣的問題,看來合理,其實有邏輯上的漏洞,因為這個問題假設,「好設計」與「預算多」,是有因果關係的;換言之,好設計的前提,必須是預算多。

我的回答會是:「積極思考,創造一條新路,不要綁在兩難之間做抉擇,只思考,是要讓預算變多?或讓設計變差?」

什麼是「創造一條新路」?通常遇見兩難,只剩A、B兩案,各有好壞,才會兩難。我的看法是,所謂「創造一條新路」,其實是「讓需要被解決的問題,被重新定義」。

其實,做設計,就是帶著「清楚的目的」,去解決「被定義清楚」的問題;從方法學的角度看,要解決問題,先要定義清楚,需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

如果從這個角度,思考核四是否續建,就可以知道,需要被解決的問題,絕對不是「核四要不要續建?」,而是先確認,有沒有人(單位)有充分資料,回答以下的問題?

這個問題是:「讓台灣經濟穩定發展,與人民生活舒適的條件下,該要提供多少電力?現在國家特許的電力公司,其發電設施與電力管理的方式,是否已經合理?」

我相信這個問題不回答,做公投都是浪費,因為沒有人有資料可以思考,因此,投票的人,無論贊成反對,都將因為沒有資料,被迫只剩情緒。

核四續建與否的例子,就是設計界常遇見的「兩難抉擇」。一般人總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殊不知「被迫抉擇」,正是解決問題的最大陷阱,也正是創造力的最大阻礙。

網路溝通、集思廣益,不被強迫選擇

可惜現代民主政治的制度設計,最大的陷阱,也是讓人民被迫做「兩難抉擇」,而不是給予人民充分資料,確認需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進而集思廣益,創造出一條全新的解決之道。

民主政治的這種缺憾,怎麼辦呢?當然不是退回專制政體,等待明君統治;近代的全球網路發展,讓資訊透明化,傳播門檻低,從80年代開始,人們經歷了2、30年的網路環境體驗,現在,剛好可以通過網路,集思廣益,充分辯證,不要再被制度強迫做「兩難抉擇」。

有志之士,應該不需要,再讓自己,在民主制度的陷阱裡,寸步難行;面對國家級的問題,應該以客觀、透明的方式,在網路上,建立簡單易懂的溝通平台,將自己的知識,變成大家重新定義問題,共同創造新路的機會。

很難嗎?我看不難,只要有人開始做,就波瀾壯闊了!台灣的教育重新定義、創造型的經濟模式的重新塑造,可能是前導的兩股力量;只要離開制度陷阱,這兩股力量,就能讓台灣教育,不再笨重,讓台灣經濟不再停滯。

這不是靠抉擇,而是靠創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