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辜家的榮華與原罪

文 / 彭杏珠    攝影 / 張智傑
2013-01-11
瀏覽數 27,950+
辜家的榮華與原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鹿港辜家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外界看到的辜濂松家族盡是榮華與富貴,殊不知辜家人已背負近百年的原罪。因為辜濂松有個叫作辜顯榮的爺爺,正是辜振甫的父親。

當陳水扁在競選時,他大罵辜顯榮是漢奸;當兩岸舉行第一次辜汪會議時,民進黨基於辜顯榮的歷史定位,極力反對辜振甫出任首席談判代表。辜顯榮就像顆隨時會引爆的炸彈,只要有人刻意點燃,辜家後代就成為被抨擊的對象。

對他們而言,散落於歷史文件的各種記載都是心中永遠的痛。

這對辛苦打造中信金控的辜濂松來說,未盡公平。他常對外說,沒有母親辜顏碧霞,就沒有今天的成就。當時,如果23歲的辜顏碧霞沒有堅持不改嫁,並立下誓言:辜濂松一日不成器,她一日不看別的男人一眼。真不知3歲半喪父的辜濂松,命運會是如何?

而含辛茹苦的辜阿嬤還曾在白色恐怖事件中,因為女兒老師呂赫若被國民黨政府認為是共產黨而通緝,情急向不知情的辜顏碧霞借錢,她因此被以「資匪」罪名逮捕。不僅財產遭沒收,還被判入獄,年僅18歲的辜濂松四處奔波營救母親未果,辜阿嬤也足足坐了10年的牢。

醉心於文學的她還創作了日文小說《流》,於1942年出版,內容描述女主角美鳳嫁入望族,不久夫婿因病身故,留下寡母孤女,各房用盡心機爭奪家產,讓美鳳孤立無援,看透世間冷暖。由於書中對辜顯榮妻妾成群的家族多所影射,引起家族不滿,上架的書籍全數被蒐集銷毀。

即便如此,她仍持續寫作,1993年當筆者到辜阿嬤家中時,她興致盎然地訴說著正在以日文書寫回憶錄,眉宇間透露出對於文學的濃烈熱情。

時隔57年後的1999年,被銷毀的小說《流》終於以中文版問世,文中除描述女性在大家族中求生存的故事外,還特別撰寫了日據時代下,台灣人普遍困惑的「國家認同」情節。

書中有一段是幼稚園女兒春子與母親美鳳的對話:「媽媽,春子是台灣人還是內地人?」「咦,為什麼問這個問題呢?」「人家今天和川口桑吵架了。」「怎麼可以吵架呢?」「媽媽,妳不知道,我朋友說春子的姓很奇怪,川口桑就說『春子是台灣人』,人家也對他說『你也是台灣人』。他突然罵春子:『笨春子,我是內地人。』媽媽,我真的是台灣人嗎?」「嗯,沒錯。春子住在台灣,所以是台灣人,住在內地,就叫內地人,不過無論住在哪裡,永遠都是日本的國民,用不著生氣啊……」

這些承載了一世紀之久,困擾辜阿嬤以及後代子孫的問題,不管是辜顯榮的歷史定位爭議,還是台灣人、內地人、日本人的國籍認同,她最終選擇了沈默,並且將寫了60多年的日記與作品全部燒毀,因為她說,深怕敏感的內容留下來傷害到子孫。

隨著辜阿嬤、辜啟允、辜振甫以及辜濂松的辭世,辜家的是是非非,就「塵歸塵,土歸土」,隨風而去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