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伊東豊雄的後311報告:什麼才是真正的建築?

「三一一地震之後,建築師思想的改變」講座 分享設計過程與理念
文 / 王思涵    
2012-09-17
瀏覽數 11,550+
伊東豊雄的後311報告:什麼才是真正的建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311東日本大地震,無數家園崩於一旦,也讓今年已經71歲的建築大師伊東豊雄深深反省:「什麼才是真正的建築?」他與妹島和世、隈研吾、內藤廣、山本理顯組成「歸心之會」,提出不同於20世紀工業經濟以來的新建築想法;他指出,透過災難洗禮,失去全部的城市,提供一個絕佳機會,重新思考建築的美學與定義。

今年八月底,由他領軍設計的「大家的家」(Home-for-All),拿下第13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最高獎項金獅獎;不標榜個人風格,體現人性的作品,獲得肯定。

究竟,過去從都市觀點開發的建築還堪用嗎?以下整理伊東豊雄9月來台參加「三一一地震之後,建築師思想的改變」講座,首度公開分享「大家的家」在仙台與陸前高田市的設計過程與構想,以及他對都市建築的反省。

拋開成見,共同努力

「是建築師最理想的工作狀態」

【大家的家(NO.1)-仙台東岸】2011年10月落成,資金來源為熊本縣的善款。30人即可蓋的木屋,中間為燒柴的暖爐,提供災民交流討論的空間。

三大設計理念:

一、目前在災區,仍有超過5萬戶以上的臨時組合屋,大部份沒有私人空間,也沒有鄰居交流的空間。舊社區曾經形成的人際關係因為搬到組合屋後受到破壞。我們希望建造他們圍坐可以心與心交流的地方。

二、在東京都,設計提案出來後,通常當地居民都會反對,施工的營造公司也很生氣為什麼設計這麼難蓋。但震災奪走一切,不同立場的人來到這,拋開成見,一起努力。這樣的合作是建築師最理想的工作狀態,我希望年輕建築師能體驗。

第三,家鄉重建與其由行政單位制定一套政策,要建築師執行,還不如由當地居民告訴行政機關,他們想要怎麼的未來。過去的建築思考,試圖用城市觀點做地方的開發;這案子第一次讓我感受到,原來,透過每個地區人民自已的想法,可以做出這麼棒的建築作品。思考今後建築的方式,這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key point(關鍵)。

賣香菸的女士:爬到三樓就能遠眺一整片海洋

「我們要從這裡,重新開始」

【大家的家-陸前高田市】2012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金獅獎得獎作品,預計明年春天完工。由伊東豊雄領軍三位青年建築師乾久美子、藤本壯介、平田晃久和攝影師畠山直哉之作。

一開始,我告訴他們最重要的原則是大家合力想出最好的案子,而不是競圖比賽,我希望他們透過這次的設計,從零開始,好好思考建築的本質。

接下來,平均每個禮拜有一次意見交流,三位建築師在兩個月內,提出超過150個不一樣的設計模型。但,初期提案怎麼看還是一個由建築家角度看出來的作品,屬於建築師比較自大、自私的部份。

後來,慢慢有些改變。其中的契機,就是攝影師畠山直哉所拍的照片。震災後,當地舉行夏日慶典的地方被夷為平地,什麼都沒有,居民還是照舊舉行,這些照片讓我們相當感動,

另外還有以賣香菸女士為中心,新的人加入。雖然她失去一切,但她還是非常願意付出熱情,像明治時代的媽媽一樣照顧、協助大家,我們從這位女士身上得到非常多的靈感,三位年輕的建築師因而更確定他們的作品與設計。

這個設計有兩大特色,第一,直立木柱的垂直線條,第二,使用當地枯壞、甚至受海水侵蝕的杉木。為什麼會設計高達3層樓的直立木柱?其實是賣香菸女士的建議:爬到三樓就能遠眺一整片海洋、一片枯掉的山林。我們用受海嘯侵蝕過後的木材來作材料,我們要從這裡,重新開始。

「大家的家」不是這些建築師過去設計的美麗建築,但我們希望建造一間讓住在組合屋裡的災民看到時會說「啊,這就是我的家!」那樣感覺的房子。這棟建築代表什麼?其實就連我自己呢,也不完全知道,只能說是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用心做出來的作品,

只有此時、此刻、這棟建築可以這麼做

「建築應該是用來對話的」

攝影師畠山直哉的照片貼在威尼斯展場時,我真的流淚了。照片沒有悲慘的災情,但非常安靜的一片風景裡,充滿他對他家鄉的愛,非常深刻情感,再加上現場100多個由三位建築家的設計模型,模型不論好壞,都有它的生命力。我相信,就是因為這些照片,還有建築家透過模型傳達的情感,讓大家得到了共鳴(得獎)。在災區,這一切不過開始,包括我自己,還要深刻思考:到底未來的建築應該是什麼樣子?

威尼斯日本館的入口處,我們放了一塊牌子,上頭寫:「在這裡,建築它可能嗎?」其實我們想說的是,只有在這裡,只有在這個時候,這棟建築它可以這麼做。

我想,現場有非常多建築從業人員,包括我自己,從建築設計的工作獲得不少樂趣,但痛苦居多。各位是不是也常覺得,我花這麼多苦心想做點事,但業主都不會了解?然而,我一到災區,這些想法都消失了。我發現,原來,建築不是用來設計的,建築應該是用來對話的,建築應該是用來與當地居民交流的。

災區居民大略分為兩種,一種像剛我介紹那賣香菸的女士,熱情接待;另一種會質問建築師究竟為何而來。無論那一種,我們都必須跟他們溝通,如果不從這裡開始,無法起頭。要我拿個設計圖告訴災民,我是做建築的,你覺得這個設計怎麼樣?我根本說不出口。建築是對話,我希望和在學習建築的人分享。唯有對話,建築才有一個好的開始。

憂慮過分仰賴技術的都市

「期待有勇氣的業主」

所謂的都市建築,建立在現代主義上,就是完全信賴技術而被建造出來的。不能否認,隨著技術進步,都市建築為20世紀帶來繁華榮景。但311大地震後,身在東京的我不禁思考,為什麼東京還存在呢?像這樣的大城市,繼續持續下去好嗎?

311地震發生時,我正好在事務所,一間小小的建築。當我跑到路上避難,我發現後面巨大的高樓大廈,搖得讓人噁心。

抵達災區時,我的憂慮更深刻:人類在這麼信任技術的前提之下,受到大自然這麼深刻的反撲,但我們還是沒有改變。所以,當我說「有勇氣的業主」,代表他有勇氣提出批判。重點是,不要再過份仰賴技術。

過去,我的很多作品都是仰賴比較難的技術。今後風格會不會改變?關於這點,我希望做出跟陸前高田市賣香菸女士一樣,具有原始力量的建築,就無可避免必須仰賴一些現代化的技術。但,我的作品(如台中歌劇院)希望帶給人類原始力量的感動、活潑的生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