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是他們的朋友

文 / 楊孟瑜    
1991-09-15
瀏覽數 7,150+
我是他們的朋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來這裡看愛滋病特別門診的病人,很多剛來的時候都用手遮著臉,頭低低的。我們用誠心對待他,來了兩、三次後,他們才比較大方的走進來。

我們對病人不會輕易說「你得了愛滋病」,而是說檢驗結果發現帶原,這一定要說清楚。 很多人不瞭解愛滋病,一聽說檢查結果呈陽性反應,就認為自己被判了死刑,有的還當場在我的桌邊哭,一哭就是一小時。我讓他盡量哭,把不舒服發洩出來,再慢慢開導。

大部分的病人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就像我孫子的年紀一樣。好幾個都是帥哥,其的長得很好,你都看不出來他得了病。

有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從那裡感染的,有的病人還會胡說八道,亂編故事。像有個病人一直到現在還不肯跟我講他真正的名字,他是同性戀者,但他不講,說他和女朋友同居了三年,女朋友回香港……等等編了一大堆。

這種病人心裡可能是……,叫什麼我也講不出來,不過我還是很認真的聽,做個參考。我尊重他,後來知道他一直在騙我,但我不會拆穿他。

我聯絡愛滋病病人時,如果不是他本人接電話,我會先瞭解接電話的人和病人是什麼關係,留話時也不說我是什麼單位,只說「我是他的朋友」。

大部分人還是不願意家裡人知道自己得病,像有幾個學生就問我萬一父母知道了怎麼辦?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1 / 10 月號

第06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