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傳播/框裡框外的社會運動

文 / 鄭瑞城    
1991-05-15
瀏覽數 13,600+
傳播/框裡框外的社會運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視像一面鏡框,原可真實地反映人生百態。但事實並不然,它的框裡框外時時隱含著玄機,需要人們費心地解讀。台灣的電視--特別是電視新聞在處理有關社會運動事件時,更是如此。

先看看框外的吧。上個月,大學校園發生一連串絕食抗議事件期間,國內三家電視台步調非常一致地予以全面排除於框外,對該事件不做片影隻字報導。

當時大學生是在國代臨時會期,就眾所矚目的重大議題,發起這場抗議行動;而絕食的抗議形式更是充滿了衝突與劇目張力。所以無論就事件的時宜性、鄰近性、意義性或戲劇性等各項新聞價值標準來衡量,它似乎都不應該是電視框外的漏網新聞。

這件事使我想起了幾年前的往事。一位在電視台新聞部工作的朋友,寄來一份公司內部通函,上面臚列十來位經常參與社會運動的自由派學者名單,公司通告:不准採訪、報導這些學者。

這些事又使我不禁想起法學專家巴隆的睿智之言;新聞自由不僅是要關照已出現之言論的自由,更要兼顧那些無法出現之言論的自由。

「無法出現」就是框外,框外的即是被剝奪了最基本的新聞自由要素。但「有幸」擠進框裡的又如何呢?

框裡框外誰幸運?

台灣的電視新聞在報導反體制的社會運動事件時,大體上不脫三種模式。第一是扭曲矮化運動者形象。從早期的暴亂、陰謀、偏激分子,到近期的滋事、不良、少數分子等等的描繪,均屬程度不同的負面字義。

第二是著重過程與結果的描述,忽略原因的探討。展示運動者丟石頭、推拒馬、打警察,或者一再強調運動所造成的交通癱瘓、學校停課、商家損失等結果,淡化或完全忽略了運動的起因及其意義。

第三是將社會運動工具化而予以大肆報導。如去年三一六中正紀念堂學生運動及今年四一七民進黨的街頭運動,電視雖加以大量報導,但用意是在做為政爭或做為政府或執政黨的政令宣導工具。

寫到這裡,真令人搞不清楚,到底框裡或框外何者算是有幸?其實,一個有如未過門即遭遺棄的野花;一個可比已過門卻頻受酷虐的糟糠,兩者都何其不幸。

由人類歷史進化的過程來看,社會運動--即使是反建制的社會運動,都是正常而且必然的現象。它反映出特定歷史時空下新的觀念和思潮,常常牽引促發社會的變遷和進化。台灣的民主政治能走到今天這樣的境界,有誰會說這是電視的功勞?又有誰能否認社會運動扮演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比起其他國家,國內的反建制社會運動可說是小卡司,大體上是屬於溫和理性型的。筆者也絕不是主張,所有的社會運動都應該被攝入電視的框裡,或框裡的社會運動都應該被賦予正面的意義;而是希望,電視能像處理其他事件一樣,以較專業的持平心態來選擇處理框裡框外的社會運動事件。

(鄭瑞城為政大新聞研究所教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