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注意家人的「改變」 愈早就醫愈好

台北榮總精神部主治醫師 蔡佳芬
文 / 滕淑芬    
2016-03-17
瀏覽數 71,300+
注意家人的「改變」 愈早就醫愈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具有十多年看診經驗的她表示,很多人將失智症和「記憶力」不好畫上等號,不少病患和家屬來到診間,懷抱找回失落記憶的期望,但常常落空,因為「關於記憶,不是失去,而是曾經擁有。」以下是蔡佳芬醫師的訪談:

電影《我想念我自己》裡的女主角罹患了退化型失智,50歲就發作,很有戲劇效果。她有「體顯性遺傳」基因,有這個基因的人,一定會發作,但其實早發又帶有遺傳基因的人,少之又少。全世界不到1000個家庭,比例很低,一般人真的不用擔心。

失智症大部分不是遺傳,而是散發型的。散發型也有早發,我的臨床觀察是,早發似乎愈來愈多,原因之一可能是,這些人有來看病,才被診斷出來。

十幾年前,若有50歲的人個性變得怪怪的,誰會想到是失智,旁人可能認為他只是個性轉變,或者怪力亂神中了邪,或有憂鬱症等;但現在看來,可能都是失智。

子女的關心陪伴很重要

也有人會說,病人可能是被裁員受不了打擊,才變得怪怪的,但是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他會被炒掉?可能是他已經有智能退化問題,工作一直做錯,才會被開除。我們看到的是結果,不是原因。

我有位患者是公務員,已經被診斷有阿茲海默症,腦影像看出來都萎縮了。她的先生說,目前工作勉強還「混」得過去,同事沒有察覺,她常把工作帶回家,家人也會幫她。站在病人權益,我希望她早點退休,但因為還是輕度,離退休時間還差一點點,家人就希望可以撐到退休。

隨著高齡化,失智人口會愈來愈多。問題是,不是所有病人都能早期就醫,尤其是中南部。會影響大腦的疾病有個特色,病人不覺得自己有病,怎麼會來看?中南部很多潛在病人,子女都不在身邊,每逢年節,台灣失智症協會就會呼籲,希望子女回家能多關心爸爸媽媽有沒有退化現象,不回家根本就不會知道。

即使在台北,有些病人沒有家人,我就算幫他診斷、開藥,都沒人帶他回來拿藥。拿了門診預約單,他也不記得下一次要來。門診裡,只要看到病人一個人走進來,我都會吃驚地問,小孩在哪裡?你怎麼來的?

我有位病人,輕微失智,兒子又智能不足,他的身體不錯,就醫會自己來,但每個月都不在我規定的時間來。後來護理師都知道,只要他出現就會給他一個號碼。想像一下,如果到了中度失智,子女若沒帶來就醫,會變得更困難,要他記得住門診時間,怎麼可能呢!

變化,兩三年是一個階段

要怎麼判斷家人有失智症狀?很重要的就是變化。

如果一個人從前注意力就不集中,現在也不集中,不會有太大問題。但如果他以前不會丟三落四,現在卻是很嚴重的丟三落四;或者他以前對錢很精明,現在老是算錯,就要帶來就醫。失智症會影響腦的功能,腦有很多功能,症狀很多,重點就是「改變」。

有些家人可能也觀察到了,但他們沒有放在心上,很多家屬會把失智合理化,認為父母都80、90歲了。但我們可以用邏輯去挑戰,80歲會有80歲的樣子,跟他半年前、一年前比,應該差不多,他反應可能會變慢,但他該知道的事還是都知道,昨天發生什麼事,還是曉得。

失智症是「退化」性的腦神經病變,英文是degenerative。但對一些家屬而言,退化這個字眼不會讓家屬感覺到嚴重性,甚至理解成和退化性關節一樣,不會想到失智對人的破壞是如此巨大。腦的退化會影響整個人,包括他的腦力、情感跟人格,整個人都會變。

外國人如果被醫生宣判說得到阿茲海默症,會跟聽到得癌症差不多痛苦。失智從輕度到中度,大概兩三年,這是平均數字。整個病程平均大概八、九年,每兩三年是一個段落。

病人會來找精神科醫師,有兩個重點。第一是非藥物治療,這是精神科的本行,我們會開藥,但還有心理治療、職能治療、認知刺激治療等,這些本來就在精神科的架構裡。

非藥物治療已經推廣很久,例如職能治療,新趨勢是更專業化,可以早期介入,維持輕中度病人的腦力,叫做認知刺激治療,這在日本很紅。

我有幾位中風型失智患者做過肢體復健後,他的孩子非常盡心盡力,我就引介病人去,都是自費。

本來沒有預期會有很大的進展,結果爺爺原本講不出話來,但最近他的自發性語言有增加,會主動跟我講話,我還嚇一跳,很高興。

有精神行為症,恐傷人傷己

以往我們覺得語言能力不好,就一直訓練語言區域,但認知刺激治療的學理認為,腦是一個迴路跟連結,有時候一直刺激生病這一點,效果出不來,就改為刺激腦部其他區域,最後還是能活絡受損的區域。

第二個是精神行為症狀,失智症有一半的病人,會出現幻想、幻覺、憂鬱、焦慮,甚至會激動打人;被遺棄和被拋棄都還算好的,嚴重的有被害妄想、被偷妄想、忌妒妄想等,一旦發生,場面就很激烈。例如病人懷疑老婆有外遇,家暴就來了!

患者若已出現精神行為症狀,可能傷人,也可能自傷。

我有一名病患99歲,在床下擺三把刀,看護很害怕,因為他有被害妄想,強烈的不安全感,由於判斷力差,就算你沒對他怎樣,這一刀隨時都可能飛過來。這次他被送到急診室,送傷住院;本來是攻擊太太,太太受不了,就把他送到安養院,也請了看護,看護也受不了,這次連兒子都打。

失智症的精神用藥是起起伏伏,有症狀時,藥就多一點,沒症狀時藥就少一點,要一直調來調去。

有些家屬認為,我怎麼這麼不孝,讓爸爸吃這種精神科的藥,就不敢吃。結果是家屬先倒,得到憂鬱症。我們不能等到出了意外,再來後悔說為什麼不給患者吃藥。

也有家屬會想加藥,我就會說,夠了、太重了。用藥很為難,沒有對錯,視需要取得平衡。做為醫師,我會把所學全部告訴患者家屬,再討論出一個最好的用藥和照顧方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