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遠離三高、多動腦,健康管理最重要

國泰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 張景瑞
文 / 林珮萱    
2016-03-17
瀏覽數 5,500+
遠離三高、多動腦,健康管理最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灣,會治療失智症的有神經科和精神科醫師,兩者在門診遇到的病症,略有差異。

患者感到記憶不好、認知判斷有問題,會到神經科,這屬於失智症初期症狀。等到中後期,開始有幻聽、幻想、失眠、情緒暴躁等困惱,才會想到來精神科。因此到精神科的失智症患者,病情多半比較嚴重。

現在資訊發達,探討失智症十大警訊、如何預防保養的書籍、網路資料非常多,民眾可以主動了解相關資訊。使得失智症對大眾而言已不陌生。但知道它,跟會不會去就醫,是兩回事。

兩大原因 錯過早期就醫良機

現階段患者沒有就醫的原因可分成兩大因素。一是家屬的疏忽,因為把失智症初期症狀,當成正常衰老、懶得管他;另一種疏忽是家屬忙、平常沒有留心老年人的身體狀況。

二是患者排斥就醫,長輩自尊心強,不願接受自己可能有失智症。診斷需透過家屬描述患者作息、認知行為問卷、電腦斷層檢查,三種方式釐清病情。

現有藥物皆屬症狀控制,還沒有辦法完全治癒或延緩病程。但愈早診斷發現,還是可以改善患者與家屬的生活品質。

我有個女病患現在80多歲,17年前被發現有失智症,但多年下來,腦部退化程度控制得很好,儘管大腦看來持續在萎縮,身體機能卻沒有太多退化。這對患者和家屬是很大的鼓舞。

這位老奶奶是在病程初期,自己就發現異常。過往愛打牌,某天意識到自己出牌速度變慢了、常思考很久,甚至亂胡牌。她有所警覺,馬上和家人說,子女便帶她來就醫。由於本身教育程度不錯,在日據時代就讀到高中,孩子也都是教授、博士,家人的觀念正確又有警覺性,協助安排活動刺激大腦,減緩退化,患者也很積極,參加老年大學、還學電腦,保持喜歡唱歌和旅行的興趣。

另一項優勢是患者雖然年長,但身體算健康,沒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常見疾病。最關鍵的是患者和家屬通力合作,到現在算是我認為相當成功的案例。

我常用這個實例來印證,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同時也是失智症危險因子,遠離三高、保持心血管健康,加上多讀書多用腦,才是失智症保護因子。

身體健康 對失智症幫助很大

得到失智症,會焦慮的往往是家屬,因為想到後續照顧的難處。而患者自身不是對失智症這個病的焦慮,患者的焦慮是來自妄想,不是會擔心這病多可怕。

症狀有分認知症狀和非認知症狀。後者是精神類疾病,如妄想幻聽。有患者會覺得有人在耳旁罵你,特別是會對照顧者有敵意,很多患者會覺得是照顧她的外勞和媳婦不對,照顧不周到、沒煮飯洗衣等,衍生家庭衝突。

我常跟患者與家屬說,這是跟時間賽跑的病,比誰撐得更久。

很多病人最終不是死於失智症,而是其他疾病,如高血壓、心臟病、肺炎。因為到末期,生活品質變差,對病人家屬很折磨。很多患者的腦力其實還可以,但是身體不行了,便走了。

因此我常說,不見得要積極去找什麼方式治療失智症,把身體其他狀況也顧好,有時反而幫助更多,因為身體健康程度會決定患者後來的走向。

近期剛發表於《新英格蘭雜誌》一項關於失智症大型報告,由美國醫療團隊追蹤1975年到2015年,長達40年的研究。報告顯示失智症的盛行率、累積病例數持續增加,但發生率、也就是新產生的病例數量,卻在逐年降低。對我來看這項發現,顯示是樂觀的。

愈老的人,患失智症風險本就愈高,因此隨著每年變老的人增多,盛行率增加並不意外。但因為整體大眾的教育程度提升了、醫療進步,對心血管疾病的控制,確實能降低失智症發生機會,促使發生率能降低。這趨勢跟心臟病類似,全世界的心臟病患者同樣是盛行率增加、發生率降低。

所以當各界在擔心未來滿街可能都是失智症,我卻認為未必如此。掌握好保護因子,多受教育、多動腦,管理好心血管健康,確實能對預防失智有助益。

有驚覺很好 但不需過度恐慌

近年民眾對失智症有警覺是好現象,但不需要過度恐慌。在我門診當中,也有一成左右的就診者是沒有失智症,只是因為有些記憶不好,便很焦慮地跑來。

著有《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一書,美國的腦神經科醫師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曾說,失智症不只是失憶的疾病,他認為失智症是失去自我認同的疾病。就像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演的電影《我想念我自己》一樣,患者內心感受是變得不認識自己。

照顧可說是失智症最需克服的問題。很多人分不清楚失智和失能在照顧上有何差別,甚至連主管機關官員都不理解,失智症有時候比失能者還要難照顧。

若是嚴重失能,臥床不起反而好照顧。失智者卻常是手腳靈活,會亂跑、會打人,照顧起來更累。曾有失智病人一年要換三次外勞,搞到連仲介公司也不想接洽。試想目前的看護,有多少人接受過失智症照顧訓練?萬一老人家要往外跑怎麼辦?我們一直在跟政府機關溝通,如何建立相關配套。

不只患者,我對家屬的關心特別多。要讓家屬認識這個疾病,家屬的準備愈好,讓病人愈穩定,甚至希望可以做到不要用藥。讓他即使生病了,生活起來還是有意義。如何讓病患和家人共享有愉快的晚年、好好過日子,是我認為比較重要的。

我有一位90歲的病人,現在還常吵著要去上班,負責照顧他的太太剛開始總忍不住罵他「都這麼老了,還上什麼班」,雙方便會吵起來。我看老先生以前是船長,就問他,某某船長今天打算上哪些船、要開去哪裡,他說不出所以來,自己想了幾分鐘,承認應該是搞錯了。很多時候,當患者提出不合理的想法時,家人不需要馬上指正他,順著患者的邏輯跟他再多聊幾句,可以免去許多不必要的摩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