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多元入學≠多錢入學,繁星推薦表現最優

多元入學推行13年 第一份研究出爐
文 / 楊泰興    
2015-12-30
瀏覽數 19,400+
多元入學≠多錢入學,繁星推薦表現最優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二個月前一個週末,政大社科院大樓冷清陰暗,但13樓會議室裡,卻熱鬧非凡,擠滿了全國30、40位經濟、社會、教育、統計等學者,熱烈研討了一整天。

吸引跨領域精英齊聚一堂的題目聽來令人想睡覺:「校務資料與高教學習成效學術研討會」,但內容其實十分重要,因此沒有人提前離席。

大學多元入學從2002年全面實施,但是「繁星、個人申請、指考」三大入學管道,究竟孰優孰劣,各方一直各說各話。甚至,許多人呼籲,應該恢復以往的聯考,比較公平。

例如國教盟、台大校長楊泮池、李家同教授等人不久前連署推動改革多元入學方案,主張縮減推薦甄試(以下稱推甄),包括繁星計畫與個人申請,由六成降到四成。二、延後學測時間到5、6月,並將考試內容納入高三教材,三、學測與指考合一等。

首次實證研究奠定對話基礎

過去,各方立場大多沒有實證資料。國教盟理事長、台大應力所教授王立昇坦率地承認,他們的主張主要是依據大學與高中現場人員的回饋,對於終於有學者可以提出實證研究,感到很高興,「以後就有一個共同基礎可以對話」。

台大教務長莊榮輝也表示,台大身為高教龍頭,高中端有任何抱怨,往往匯集到台大,鑑於高中教育現場已經一堆問題,多元入學已經到了不得不調整的時候了。

這次研討會最難得可貴的實證資料是政大利用1999~2009年間政大學生入學前後成績資料進行迴歸分析,算得上是當前國內跨期最長,最嚴謹的多元入學單一學校研究,由現任教育部長吳思華在政大校長任內委託中研院士王平領導八人青年學者所做,歷時三年半。

團隊主要想回答,多元入學方案全面施行之後,台灣的高教公平性以及效率性,到底改善還是惡化?

都會孩子 未必都有優勢

首先,針對所謂「公平性」,政大想問,多元入學存不存在多錢入學?

李家同等人認為,大部分社經地位優勢子弟與明星高中學子(高PR值高中,如建中、北一女)會善用推甄的管道,以財力、才藝、補習甚至關說加分。但王平受訪指出,這次研究並沒有發現多元入學對偏遠地區或非明星高中學子出現不利情形。

甚至,在2007年之後,五都學子在整個多元入學整體比例或五都學子在個人申請及繁星比例,均呈現顯著的負關聯。這反駁了多元入學對都會孩子比較有優勢的論點。

政大研究團隊依照城鎮化程度與多元入學分析,進一步觀察高度、中度及低度城鎮化學生入學比例之變化。

在多元入學(2002年)後,中度城鎮化區域學生比例,逐年緩步上升,而低度城鎮化地區之學生占比則相對穩定,也就是多元入學後並沒有造成城鄉差距惡化,反而高度城鎮化學生占比下跌。

必須說明的是2006年之前,政大招牌的商學院,無論繁星或者個人申請均明顯傾向招收五都學生,但在2007年之後就不再有關聯。也就是說,2007年迄今,公平性並沒有更不好,並非獨厚都會學生。

如果加入政大學生的畢業高中資料,明顯看出明星高中(高PR值)的學生並沒有利用多元入學取得更多入學優勢,反倒是普通高中(中PR值)畢業生在多元入學全面施行後,在政大錄取比率穩定上升。

清華大學的研究數據也支持這樣的說法。儘管清華未曾進行政大那麼嚴謹的十年迴歸分析研究,但也曾統計2009~2014的學生入學與家庭狀況。

清大副教務長陳榮順指出,清大是國內最早進行校務資料與多元入學關係研究的學校,透過錄取者有沒有繳交報名費,就可以很清楚中低收入戶子女(可免繳)在三大管道增減的趨勢。而現在推甄比率不斷增加,「透過這個表整個趨勢就一目了然了,」他說。

指考分發 弱勢生占比最少

原來,清大繁星入學的中低收入戶生比例學生最高,申請入學次之,指考最低。同時,個人申請比例逐年上升,已從2009的0.20%(1人)上升到去年的1.94%(14人),「也就是對於最底層2%的經濟弱勢者,並不像社會上所言,多元入學不利於他們,」陳榮順說。

指考分發,外界一般認為最公平,為何中低收入戶生反而占比最少呢?清華合理的推論是高社經地位的人,有各種資源可以提升考試的臨場表現,中低收入子弟拚不過他們,但可以在推甄管道獲得一定的救濟。

國立中山大學也出現類似現象。葉高華教授針對該校大學部問卷調查,得出的結論是高學歷父母的子女在指考有最大的優勢,個人申請其次,反而是繁星管道提高中學歷父母的子女入中山的機會。

總之,三間國立大學的成果,都支持多元入學無論繁星或者個人申請,均無造成「多錢入學」的惡劣趨勢,相反地,反而讓弱勢學生更有機會到頂尖大學接受教育。

教育除了公平性之外,若是比較不同管道入學的學子表現,包含學習成績、課外活動、休退學等等,可以進一步「效率性」的表現。

結果,三校結論竟然也高度雷同,出乎大家意料之外。

政大資料顯示,平均而言,繁星生平均學測排名高於指考生8.459個百分比,而個人申請成績最好,學測排名高於指考學生14.184個百分比。

也就是說,根據學測成績,個人申請生,程度優於繁星生,又優於指考生。

不分文理 指考表現均最差

有趣的是,儘管個人申請的學測成績優於繁星,但進入大學後,反而表現遠遠不如繁星入學生,而指考入學的如同學測成績排序,依舊最差。

這個研究也指出,許多人心目中最公平的指考,透過此管道入學的政大生,不管什麼指標,表現幾乎都是最差。

有意思的是,觀察政大三個管道入學的學生,推甄學生(繁星與個人申請)的表現,與城鎮化程度無關,但透過指考入學生,只要是非五都出身,表現就是比較差。

不但區位因素不關鍵,王平團隊在考慮是否明星高中畢業生,到大學後,表現就比較好時,相同的情況再度發生。

中、高PR值高中(也就是排名前面的明星高中)畢業生的表現差不多,但普通高中畢業的學生成績顯著較低。可是這又僅限於指考生,對於推甄入學生,就讀高中和其入學後的學業成績表現沒有顯著關係。

「換言之,儘管多元入學有利於較差高中畢業的學生入學,但未必拉低學生的平均素質,」連賢明指出。

何以推甄學生表現較好呢?台大註冊組主任洪泰雄認為,主要是時間差序造成,「優秀的學生先被挑走」的結果。

但是,真的是先挑先贏嗎?陳榮順看法又不太一樣。他質疑,學生成績如果是關鍵,那麼如何解釋繁星生學測,遠遜於個人申請,大學卻逆轉勝呢?

根據清華的統計,繁星入學的名次百分比,44.53%最優,被二一比率最低僅12.58%,指考再次在所有指標表現最差。這樣的數據讓連賢明教授鬆了一口氣說,原本擔心是因為政大文法科為主,清華可能數據會不一樣,畢竟理工科更需要高度理解力,但兩校研究成果相當一致,都是繁星表現最好。

而考慮到穩定性(休、退學率),清華資料還是繁星完勝,指考完敗。

怎麼會這樣呢?連賢明推測很可能是因為繁星入學者,主要是透過高中推薦,老師與學生相處三年,自然更知道誰較優秀,相對個人申請管道,儘管有口試,但負責口試的該系教授,並不具備甄別學生適合不適合該專業學習,有無學習熱誠等特質,自然表現較差。

針對特定科系 增指考名額

「像美國的大學成立專業的招生策略中心專責招生,並且研究甄別的技術,才是正辦,」連賢明與陳榮順教授不約而同建議。

但,一定都是指考最差嗎?其實也不完全。

王平院士指出,這次研究顯示政大中文系、教育系的指考生就表現得相對優異,因此可以針對這些科系增加指考名額,才是掄才之道。

今年大考中心主任由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接棒,而台大、清華兩校的主張明顯不同。台大認為要減少推甄,但清華支持推甄的效果。台灣的多元入學議題,預料持續角力。

這一次,不一樣的是,在各說各話十幾年後,開始有較完整的實證研究,未來各方觀點可在此基礎上對話並深化。關心台灣教育的家長們,也不妨放棄執念,讓證據告訴我們答案。

你可能也喜歡
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