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金融是兩面刃,找回良善初衷造福社會

幸福論壇4〉金融與美好社會
文 / 林讓均    
2015-12-15
瀏覽數 4,150+
金融是兩面刃,找回良善初衷造福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主持╱政治大學校長 周行一

與談╱財政部政務次長兼臺灣土地銀行董事長 吳當傑、馬來西亞首相署中小企業拓展中心總執行長 符策勤、中華郵政董事長 翁文祺、富邦金控高級顧問 龔天行

主持人政治大學校長周行一直指,金融海嘯爆發後,金融業的形象大壞,但其實銀行的存在,就是為了服務人群。金融像是一把刀的兩面刃,用得好就造福社會,用不好卻會大大傷人!

金融業的大家長,財政部政務次長吳當傑則看到金融業更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的良善發展。

馬來西亞首相署中小企業拓展中心總執行長符策勤也建議,傳統銀行不要怕借錢給有潛力的微型企業,反而應協助他們成長。

中華郵政董事長翁文祺期勉所有員工在工作中實踐公益,繼續服務偏鄉獨居老人。富邦金控高級顧問龔天行也相信金融業可以為貧窮人民帶來翻身的機會。

與會者咸認,金融業必須找回服務的初衷,創造更美好的社會。以下是論壇精華:

周行一〉現代金融業最大課題:找回良善初衷

全球金融危機發生之後,大家對金融界的印象就不太好。2007年底的全球金融危機,主因就是金融機構為了衝獲利而承擔太多風險,導致系統性崩盤,並蔓延到實體經濟,產生全球危機。至今仍有許多人認為金融機構似乎不太重視社會企業責任。

其實不然,因為金融的存在,正是為了服務人群,人們把財富放在銀行才會安心,有需要的人也可借到錢。如何找回金融的良善初衷與服務人群的價值,就是現代金融最大的課題。

最近政大IMBA學生組成的「IMPCT」團隊,擊敗全球勁敵,榮獲「柯林頓全球倡議」首獎「霍特獎」,從創辦人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手中拿下100萬美元獎金。

這個提案就是透過網路微型募資,讓投資人用很少的錢投入社會企業,幫助學齡前的小孩受教育,但出資人沒有股權,控制權與經營權維持在創辦人的手上。這個機制以創新的金融方式,讓更多人得以參與社會企業。

金融產業需要創新、也需要好的領導人,來產生好的文化根植於員工心中,讓他們知道獲利之外也要有社會責任。

像近日爆發的福斯汽車「排氣門」事件,在軟體中動手腳,偽造排氣數據。可見,人,才是決定一個組織好不好的關鍵,特別是領導人。

吳當傑〉將企業社會責任融入核心業務中

席勒提醒大家,金融要創造美好社會,必須朝向自由化、人性化,以及民主化邁進。近年國內不管是公股或民營銀行,都有幾個特性,包括獲利持續成長、資產品質愈來愈好、呆帳提存與逾放比等指標,都符合主管機關的高門檻。

在銀行體質愈見好轉的情況下,大家應勇於擔負起更多社會企業責任。例如土地銀行,近來就標得屏東縣政府公開招標的創意產業微型貸款,當時我特別叮囑同仁要多參與能貫徹社會責任的案件,這比獲利更重要!

因為兼具金融監理人與銀行經營者的身分,我觀察所謂企業社會責任已經從過去重視股東利益,發展到照顧全體利害關係人的權益。

現在展現社會責任的方式也不是只有捐款,而是關心社會企業責任如何融入核心業務。

除了獨立第三者如《遠見》等媒體,長年舉辦社會企業責任評選,政府機關近年也要求企業履行相關責任。

金融創新的同時也要注意風險,提早因應,當年NOKIA被併購時,他們負責人曾說:「我們沒做錯什麼事情,但我們輸了!」這說明,在變革劇烈的環境中,即使沒有做錯事,也會被淘汰。

推動數位金融的過程中,愈來愈競爭,尤其在大數據時代,怎樣分析消費者的食衣住行、滿足需求?不能只從利潤上著眼,哪家可提供最好服務,客戶就會對你有最好的信賴關係,有這樣的基礎,銀行就能做更好,才能夠永續。

符策勤〉整合資源 給年輕新創團隊機會

馬來西亞的「中小企業拓展中心」雖然成立只一年,但做了很多「左擁右抱」或說是「左青龍、右白虎」的事!

怎麼說呢?通常,在馬來西亞沒有三年業績是無法向銀行借到錢的,因此我就左手做整合資源的工作,讓傳統銀行願意借錢給微型與新創企業,而右手則引進創投。

這些都是金融可以造福社會的事,馬來西亞再不做這些,就會落後中國10年、落後華爾街30年。像是之前有一個美國華裔學生得了創業大獎,陸續向馬來西亞政府與他的中心募資,又陸續向新加坡淡馬錫銀行與日本軟銀銀行募得巨資。

這個例子也告訴許多年輕的新創團隊:「年輕人不要自卑,除了傳統銀行,也有創投可以借!」

3000萬人口的馬來西亞,大約有700萬人、23%的華人,七~八成的企業有華人參與經營,是很值得華商投資的市場,特別歡迎智慧型、服務型的產業進駐。

我本身也有華人血統,在此要特別澄清的是,近來馬來西亞爆發的排華事件是偶然,華商不要因此卻步。我們就很期待引進台灣的服務業,馬來西亞房地產的上升空間還是很大。

馬來西亞對華商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投資市場,歡迎大中華的伯樂來尋找馬來西亞的千里馬!

翁文祺〉先把員工照顧好 就能創造美好社會

這是我第二次參加高峰會,我想企業負責人最重要的就是把員工照顧好,讓他們覺得很快樂、公司有前途,就能影響外部、創造美好社會。

中華郵政的第一線服務人員加上郵差共有2萬2000人,若這些人快樂,平均影響10位客人與自己家人,就會讓幾十萬人都感染到快樂心情。

中華郵政並非傳統金融機構,在我的辦公室有一塊「溥益民生」的匾額,落款人是前總統蔣中正,就是在提醒郵局的存在有「普及化服務」的義務。

中華郵政一向落實這樣的普惠精神,例如只要有地址的地方,一定要送到。平信,則不管是從這裡寄到大安區或是南沙群島,一律5塊錢,而且在東引、綠島與琉球等離島都設有郵局,全國37個原住民鄉也僅有三個鄉鎮沒有郵局。

民眾對於郵局的信賴,就是我們最大的資產!郵局的總存款金額占全國的16%,中華郵政的理念是不做放款,而是把涓涓細流的錢收起來做妥善保管。每當社會爆發金融機構擠兌危機時,很多人就會把錢轉存到郵局,因為在他們心中,郵局就是最穩定的力量。

金融機構是特許機構,只要按部就班,不太可能不賺錢。我不認為金融機構是行有餘力才去做公益,而是應該像中華郵政一樣,在工作中就實踐公益。例如去年,我們的郵務士在工作中就照顧了6萬人次的獨居老人,CSR(企業社會責任)根本就是我們的DNA!

任何企業都可能犯錯,中華郵政也不例外。去年在花蓮地區有一個郵務士,因為工作不勝負荷,把大量信件往「清水斷崖」下丟,第一時間我就對外認錯,然後請「黑潮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幫忙把斷崖下的郵件與垃圾都清乾淨。

危機可以是轉機,關鍵是領導人能否以身作則,這樣才能贏回員工與社會大眾的信任。福斯車廠最大的錯誤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最後還是失敗。

龔天行〉風險被監管後 會衍生出創新能量

2008年後,大家都責備金融業因貪婪造成全球金融海嘯。金融業形象之差,就連1980年代擔任過美國聯準會主席的Paul Adolph Volcker都說,過去幾十年金融業唯一的好東西是ATM(提款機),當他孫子告知,想成為一位金融工程師時,他直言:「這是我最悲傷的一天!」

席勒博士的《金融與美好社會》這本書,就是駁斥這樣的成見,與社會輿論大唱反調。

就在雷曼兄弟宣布倒閉的幾天後,當時美國財政部長Paulson說,「這是經濟上的911」。卻不是說,這是「金融業的911」,也就是說,他認為經濟會崩潰,但金融並不會倒。金融,就是把社會儲蓄導入社會的投資,若兩者不能融通,經濟就會崩潰,這是金融業者最重要的角色。

我兼任過台灣世界展望會的工作,深刻體會金融在窮人翻身中扮演的角色。世界展望會在2003年就另外成立一個Vision Fund,做的就是微型金融、幫助微型企業貸款,因為看到窮人想向上提升時,必須進入金融儲蓄與借貸的環境中,因此幫助他們融資。

金融業在創新過程中,當然會產生風險,因此需要被監管、被規範,之後就會再衍生出創新能量。在這些自我修正的循環過程中,我相信金融的確能創造美好社會、造福人群。

關於福斯車廠排氣門事件,我認為是「公司治理」的問題。責任主要是在公司的董事會,董事會應該觀照所有股東的權益,最重要的是,建立一個「吹哨人」(Whistleblower)的制度,讓公司內部員工可以不畏懼、勇敢出來舉發不法的事件。

2015年12月

預見2016未來大趨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經濟傳產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