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凝定美好瞬間,李國欽用陶瓷記錄生態

馬習會伴手禮「台灣藍鵲」陶瓷創作者
文 / 陳承璋    
2015-11-30
瀏覽數 22,050+
凝定美好瞬間,李國欽用陶瓷記錄生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睽違66年,台灣與中國大陸兩岸領導人,終於在新加坡有了歷史性的一會。當時海內外的媒體,全都屏息以待,深怕漏掉任何一個關鍵的珍貴畫面,長達81秒的握手時間,早已成為歷史。

而這一次歷史會面中,同樣搶盡鎂光燈的,是此次獲選為馬英九總統送給習近平的伴手禮。那是一件有台灣特色的陶瓷作品,台灣藍鵲。

透過照片,可以看見這隻站在樹梢上的台灣藍鵲,雙眼明亮有神,羽翼豐厚,毛色濃淡都清楚呈現。型態的線條流暢,神韻做得維妙維肖,驚鴻一瞥,還可能信以為真。

作品多次獲選外賓伴手禮

創作該作品的藝術家,來頭可不小。他的作品除了獲選此次馬習會的伴手禮,更已多次被外交部欽點,以贈外賓。

就連前總統李登輝,看到他所做的「櫻花鉤吻鮭」也驚豔得當場掏錢買下。

這名屢獲國家級人物肯定的人,全台灣可能找不到第二個。他是生態陶瓷藝術家,今年47歲的李國欽。

許多人看見他的作品,第一個反應都是:「這真的是陶瓷捏出來的嗎?」之後就會引來激辯。

市長官邸藝文沙龍館長李蘭齡就有很多類似經驗。因為市長官邸多次展出他的創作,時常會碰到觀眾就站在瓷器前爭論,「這一定不是用陶瓷做的,一定是拿其他材料來替代,」她說。

的確,大眾所悉知的,在螢光幕前曝光的那款台灣藍鵲之作,其實並非李國欽臨摹此鳥的第一號作品,最初版本被他收藏在工作室裡細心呵護著,根本捨不得賣。

走進李國欽位在蘆洲的工作室,注意力定然會被窩在鳥巢裡孵蛋的藍鵲所吸引,因為用來築巢的上千根樹枝,每一根都極為分明,不管是枝上的紋路,還是木材獨有的光澤,與真的木頭毫無差別,簡直是同一個模子所刻畫出來,「築巢用的樹枝都是一根根捏製,再上釉色,最後才燒製成型,」李國欽解釋。

這也難怪,不少人看到他的創作,都會難以置信是出自陶瓷所製,因為李國欽對於每一個細節,都十足要求完美,不把神韻做出來,他肯定不罷休,而這樣的工作態度,一堅持就過了將近30年。

出生自屏東枋寮的李國欽,家族裡並沒有人從事藝術相關行業,會走上藝術創作這條路,純粹是個偶然。他自己不諱言,本身就是個「怪咖」。

從小奔跑在田裡的李國欽,由於家裡的庭院甚大,時常有機會接觸到各種花花草草,進而讓他自小養成對於花卉的熱愛。不過,真正讓他喜愛藝術,有一部分要歸功於他的姑姑。

熱愛藝術 觀察微妙生態

李國欽啜了口茶,過往的記憶隨之揚起。他還記得姑姑很愛買一些奇花回家栽種,老是抱著好奇心看待事物的李國欽,特別關心這些花卉,到底是如何含苞待放,蘭花是怎麼在清晨微光中,悄悄舒展花脈的。

印象中,姑姑不只愛買花,更愛買禽鳥回家養,只因隔壁村落是原住民部落,由於當時沒有動物保育法,這些原住民便捕一堆帝雉、藍腹鷴當山產店的招牌菜,每當姑姑看見這些美麗的禽鳥關在籠子裡,即將遭活剝下肚,就會於心不忍,一隻隻買回家,讓家中彷彿成了「鳥類避難所」。

但這竟然意外滿足李國欽的好奇心,使他能近觀這些禽鳥的風采,從小養成對美感敏銳的觀察。從此他開始畫畫,以這些花卉鳥獸為題不斷地創作,更把這些畫貼滿整個房間,很是得意。

「但繪畫是平面2D的,愈畫到後面,就愈想要挑戰3D,」李國欽說,他之後便摸索金屬工藝與玻璃工藝,希望紀錄眼前所見的美好瞬間。

只不過,無論是金屬還是玻璃,所上上去的色料,都會隨著氧化而退色,促使他跨進陶瓷藝術,為的正是要保存美的真實,把美永恆凝定。

所以19歲那年,李國欽踏入陶瓷創作的世界,師承陶瓷家于范振金與吳毓棠二人,學習釉藥調製,得以讓創作傳神。

李蘭齡分析,李國欽難得之處,在於生態攝影師要拍到鳥類的瞬間已經很難了,更何況是透過陶土來演繹,除了各種細節需要細心刻畫,裡頭還有許多高難度的技術含量,例如,櫻花鉤吻鮭到底要怎麼樣讓陶瓷騰空?這非常困難。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李國欽同樣也是一個生態家。蹲點,成了他時常要做的差事,目的是為了把生態的各種習性摸透之後,靈感才得以迸發出來。

可別認為,台灣藍鵲的創作歷程,只是看照片就能完成,因為照片往往只有最美的一面,所以他必須不斷來回奔波山區,歷經數年親眼觀察,直到熟悉鳥群習性,才能催生每件作品。

鑽研窯燒 把辛苦當享受

目前他創作的台灣藍鵲系列,共三款,擔綱馬習會伴手禮大任的是第三號作品。

「這一隻台灣藍鵲是鳥老大,」李國欽解釋,他長期觀察台灣藍鵲的生態,牠們會以6到7隻不等的數量,組成一個家族,而每一個家族都會有一隻大家長,只要牠站在高處振翅鳴叫,所有鳥群便要聽令而後動,第三號作品就以這樣的瞬間創作而成。

然而,親眼捕捉到能誘發靈感的畫面後,往往才是辛苦的開始。

原因是要把陶瓷做出羽翼蓬鬆的效果,還有毛色變化、光影明暗都必須顧慮到,這就完全考驗著李國欽長年累積的功力與耐心。

比如說,將陶瓷捏成形之後,送進1280度窯燒,出來的樣子一定截然不同,具重量的陶瓷要對抗地心引力做成羽毛,使其蓬鬆,需要靠各種技術支撐,效果才能顯現,光是這一項,就花費多年研究,彷彿30年磨一劍。

但也因為這項獨門技術,才讓過去所做的櫻花鉤吻鮭能在空中翻騰,成功擄獲前總統李登輝的芳心。

此外,替陶瓷上色的過程,更加困難,因為之前所塗釉料,窯燒後彷彿豬羊變色,變成另一種色調,也因此上色前還要透過「試片」,不斷進出窯爐,不下千百次,才能確保呈現最真實的顏色。

「釉料塗上去的厚薄度,會影響顏色變化,」李國欽表示。

正因為李國欽選擇用陶瓷來記錄生態,所以對任何細微之處都極盡嚴苛。

他的助理黃美蕙就時常體驗李國欽的「龜毛」,因為只要作品顏色略微不對,姿態與角度稍有差池,定會被整組打掉。

所以他的創作量一直以來都非常稀少,工作時數一天超過15小時沒日沒夜,更是常有的事,但他不以為意,直說一點都不辛苦,反而是種享受。

「因為我做的事,是我最愛的陶瓷藝術,」這句話足以證明他會成功的原因。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