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教育學群〉涉獵社會人文領域 未來出路更寬廣

認識18大學群〉
文 / 陳虹瑾    
2015-09-23
瀏覽數 12,150+
教育學群〉涉獵社會人文領域 未來出路更寬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高等教育面臨少子化危機,學校被迫縮班、併校甚至廢校,不少教師別無選擇,減少授課節數。專家建議,教育學群學生提早規劃次專長、跨領域能力,在就業市場中仍有機會找到利基。

南華大學幼兒教育學系講座教授、南華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楊思偉指出,以往研究所教育學群有兩大出路:一是繼續學術研究直到博士班,尋找大學教職;二是修教育學程擔任國中小老師。

他不諱言,研究所學歷貶值,某些研究所畢業生也具備通識能力,使教職的競爭更激烈。然而,若能具備社會人文領域專業,就業方向應該更寬廣。

例如,教育系所畢業生有兩大類就業出路。其一是到企業人資部門,擔任人才訓練、企劃工作;其二是任職文教行業,其中又以補教業為大宗。此外,教育專長學生若能出國留學,就業選擇將更多元。他舉例,曾有教育研究所學生畢業後未投入教職,選擇進入知名企業人力資源室,專職員工培訓課程與規劃指導。這名學生主動、積極,進行相關策略規劃管理,深受主管賞識。

教育法學、經濟學發展潛力大

楊思偉也鼓勵跨領域人才就讀教育類研究所。例如,擁有法學、經濟學專業的學生,若能結合教育專長,未來可望朝教育法學、教育經濟學方面發展,「國內很少人做這一塊,發展藍海的機率相對較大,」他說。

至於如何發現自己是否報考教育類研究所?楊思偉建議,大學時期應該多方探索就業意向,例如參加社團活動、家教,在與人互動的過程中,發掘自己的專長。

此外,可多觀察國內教改或教育趨勢,例如翻轉教室、十二年國教、課綱議題延燒,學生不妨自我測試,對這些議題是否有興趣。

他也指出,總體而言,國內研究所教育學群報名人數逐年遞減,錄取率逐年提高,在這種時空背景下,各校更重視甄試入學,釋出更多推甄入學名額。當成績不再是唯一指標,對教育懷抱興趣與熱情的人勝出機會大增。

校園現場〉台灣師範大學復健諮商研究所

拋開偏見 從個案中挖掘潛能

八仙塵爆為傷者與其家庭帶來劇變,許多諮商心理師預言,就在不遠的將來,台灣社會需要大量人力,協助傷者熬過復健難關。

師大復健諮商研究所副教授吳亭芳說,「機會均等」與「充分參與」是身心障礙者享有合理生活權、教育權、及工作權的基本前題,也是世界潮流所趨;因此,「復健服務」已成為一項技術整合的專業,國內復健諮商相關系所也正在萌芽。

以師大復諮所為例,師資專長包括諮商輔導、職務再設計、復健諮商、身心障礙者職業教育與訓練、科技輔具、職能治療、資優教育、測驗評量、生涯輔導等。

吳亭芳說,師大復諮所重視理論、實務與研究的結合,課程規劃包括四大專業領域:職業重建、科技輔具、心理重建、研究工具與方法科目。

為加強學生職場實務能力,實習列為必修,學生必須先後修滿「職業輔導評量專題研究」與「職業輔導評量實務」先備課程,並完成360小時實習。

「這是一所完全走『實務風』的研究所!」曾任身障機構社工的師大復諮所學生謝佩君回憶,在一份實作課程作業中,負責的個案是患有肢體障礙的宿舍管理員。

在她多次實際了解個案工作環境後,發現這名管理員以不良方式過度使用身體,患有小兒麻痺的他,常常「硬撐」工作,造成身體酸痛。

為幫助對方延長職涯,她提醒對方調整工作內容和輔具,例如原本拿拐杖行動,後來改坐輪椅;也建議宿舍管理方將需要由管理員發放的信件從郵箱上方移到下方,以利作業。

當初,謝佩君因為工作方面遇到瓶頸,所以選擇師大復諮所再進修。「他(身心障礙者)可能有能力做A、B、C、D;以前我卻以為他只會做A!」她說,研究所課程與實習使她拋開偏見和刻板印象,使用更系統化方式,針對個案進行多面向專業評估、職業輔導評量,進而連結相關資源。 

透過各種測驗,她更了解身心障礙者個別能力、認知、心理、邏輯、體能與家庭支持程度。

馬來西亞僑生黃筱惠在馬來西亞工作時,也遇到瓶頸。當時,她的服務對象有年紀大的身障者,例如拒絕參與活動的成人自閉症患者。她需要花很多心力,才能讓身心障礙者稍微融入課程。

「亞洲地區,就這塊(身心障礙者服務)來說,台灣走得最前面!」黃筱惠申請來台,在師大復諮所課程中,更有系統理解身心障礙者就業問題。

「每個個案都有潛能,要找出潛能在哪!」她指出,在「職務再設計」課程中,老師除了講授理論法規、援引國內外案例,也要求學生透過分組報告,服務各種障別的身障者發現問題、協助就業。學成後將返回馬來西亞的黃筱惠說,透過實務課程,返國就業更有信心。(研究所招生人數:11名)

【未來出路】

適合就讀對象:對教育議題有興趣、對教學有熱情者(跨領域人才受歡迎)

可能就業產業與職位:中小學教師、教育行政人員、企業人力資源人員

產業現場〉台中市南屯區永春國小教師 林秀蓮

運用積木授課 增強學生理解力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為何讀研究所?如何選定讀這間研究所?

林秀蓮答(以下簡稱答):我是在職進修去讀研究所。當時,我已在國小教書十年,感覺上課的東西都是舊的、常常覺得「變不出新把戲」,所以想要進修,刺激一些新的教法。

考上研究所後,我利用平日公假進修,考量距離離任教學校距離較近,我選擇報考台中教育大學。

問: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課是什麼?

答:「數學教材教法」。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讓我知道學生的盲點,幫學生學得更有自信。

以前教數學,我都是列出數學課本上的算式,進行傳統方式教學。在這門課,我學到如何透過具體的操作,讓學生更快吸收。

例如,有一堂課就是讓老師們學習如何運用積木授課,我覺得深受啟發,後來也確實應用在教學上。我發現,當我不再只使用講述,改用具體操作模式教學,學生的學習動力和理解力都增強了,尤其是教低年級時,這種差異特別明顯。

站在學生角度 掌握學習盲點

還有一個很大的收穫,就是讓我站在學生角度,理解他們學習的盲點。

比如以前給學生算式,上課就請學生演算,我只會順著教科書教,不懂學生「真正不懂在哪裡」。現在,我不再像以前只能臆測學生哪裡不懂。

譬如,「15+6=21」,如果有學生的答案是「15+6=75」,那我就知道他在直式算法中,把個位數擺到十位數了;如果有人的答案是「15+6=11」、甚至「15+6=111」,那我就知道孩子沒有搞清楚的是進位概念。

現在,我對於教學更能掌握,對於學生的犯錯也更寬容,不再苛責自己和學生。取而代之的是,對於能掌握這些盲點環節,常有一種「double check」的感覺!

問:讀研究所過程中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答:最大的收穫是「重新回去當學生的感覺」,這很珍貴。2002年大學畢業之後,我有將近十年都是教學者;後來有機會重新當一個學習者,又結交了一群來自不同教學領域的伙伴。

我很喜歡和不同領域、背景的教師交流教學經驗。比如有些人教國中,我就能試著透過國中老師的觀點看待問題,那與小學老師的想法不同。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視野被打開了。

問:如何在讀研究所過程中充實就業力?

答:由於念的是在職班,我在早上先去服務的學校報到,下班後再騎車去上課。

為提升工作效率,我要在有限時間內改完作業、帶好班上孩子,才不會讓孩子有不安全感。

就業能力方面,有一個比較大的差異。念研究所之前,教學教久了就會彈性疲乏,尤其對於「怎麼教都教不會」的學生,很頭大。

念研究所後,透過和不同背景的老師們交流,我比較能接納孩子的錯誤,也更有耐心。

例如,爽文國中教導主任王政忠是我同學。雖然他跟我教的是不同領域,但交流過程中,提供我們不同解決問題的方案,例如,如何引導學生討論、設計獎勵制度,把落後的學生帶上來。

問:在你的產業,研究所訓練對求職與工作有什麼幫助?

答:念了研究所之後,我學到的教學方法和理念概念都是最新的。

和十年前大學畢業時相比,最不同就是如何將科技運用在教學上。十年前,數位媒體應用教學的案例非常少,現在卻是不可逆的時代趨勢。我學到妥善運用科技,結合最新教學法,引導孩子透過網路尋找資源。(台中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2011年畢)

2015年09月

2016研究所指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2年國教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