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賺五毛錢小裁縫, 如何打造中國愛馬仕?

國際時尚品牌「東北虎」創辦人 張志峰
文 / 王美珍    
2015-02-26
瀏覽數 12,200+
賺五毛錢小裁縫, 如何打造中國愛馬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反骨顛世,孤傲特出。縱覽西方時尚大師,特質常不出此八字。

例如,法國的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敢於離經叛道,在保守年代讓女性穿上西褲。香奈兒品牌創意總監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則總是梳著銀白馬尾配上黑墨鏡,從造型就要告訴你,他與世界不一樣。

不過,看到有「中國奢侈品第一人」之稱的東北虎(NE.TIGER)的創辦人張志峰,這些印象大概都打破了。

身兼藝術總監的他,留著老實的黑頭髮,不染不整,一如許多街上的上班族;厚耳寬鼻,有著東方人的圓融,一看到記者立刻伸出綿熱的手掌握手。由外表到內在,都不冷峻。

然而,沒人規定時尚領頭者,一定得要眼睛長在頭頂才能成功。張志峰1982年創立的東北虎,早年以代工起家,身段柔軟、個性殷實,如今卻已在專屬上流社會的國際高級訂製服市場上褶褶發光。

2007年,丹麥王室因在展覽中一眼看上東北虎的作品,透過中國外使館聯絡東北虎,選為王子婚禮的禮服,讓東北虎從此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

2014年,於北京舉行的第22屆APEC領袖峰會,美國總統歐巴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等領導人與夫人穿著的禮服,也由東北虎設計製作。

2014年,西方時尚路易威登等指標性集團在中國成長趨緩。然而,東北虎卻逆勢成長,海外訂單接不完,一件單價最高達台幣千萬,德國、丹麥、中東皇室等都是大客戶。

華人演藝圈的一線女星如林志玲、鞏俐、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等,也都曾穿著東北虎的禮服出席活動,連台灣的官夫人與企業家太太,也特別到大陸下訂單。到底,台灣人所陌生的東北虎,是一個什麼樣的品牌?

文革被抄家 跟著母親學裁縫

沒想到,金碧輝煌的豪奢品創始,竟要從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說起。

張志峰的父親原本是東北的茶商與百貨商,文革期間卻因「資本家」的身分送去勞改。當時才6歲的張志峰,眼睜睜看著紅衛兵把家裡的房子拆了,還挖地三尺,看看沒有寶物藏在地下。這意味著,家裡什麼也不剩了。

從此,他與母親、四個姊姊、一個哥哥只好搬到奶奶家,八個人擠在八坪的小房子裡度過童年,屋子十分簡陋,每逢下雨天,時常是「外面下大雨,屋內下小雨」。

為了改善環境,母親借了4000多元人民幣蓋房子,白天在服裝廠工作,晚上全家再幫忙做衣服,這讓張志峰學會了基本的製衣技能。

只是,親戚常常上門向母親討債,讓張志峰十分不忍。他決定上大學前先賺錢,開始「走街竄巷」,到每家每戶敲門替人做衣服,裁一條當時流行的喇叭褲子,工錢僅有五毛錢。

說起這段辛苦往事,張志峰的身段依然柔軟,態度竟然是感謝,「很多人會抱怨那時代的苦難,我反而認為,若沒有那個時代,我也不需要創業,也沒有這個品牌!」

被老外瞧不起 立願要爭口氣

對張志峰來說,苦難,成了化妝的祝福。靠著艱難環境與自小練成的手藝,1982年,張志峰搭著當時的俄國開放邊境貿易的便車,開始代工皮草、婚紗、男女裝,做起了出口生意。1992年正式將「東北虎」註冊為品牌。

只是,1992年中國經濟才要起步,社會還很貧窮,怎麼會想到做高端奢侈品牌?「人有多大成就,就看你有多大視野,」張志峰說。

因為做貿易讓他出國得早,到美國與歐洲開了眼界,發現原來城市裡可以一整棟樓都是賣服裝,非常震撼。

更重要的是,之前做代工的他,看到自己的產品賣到國外,標上不同商標,價格就不一樣,萌生了自創「品牌」的想法。

然而,他回想起剛到美國做生意時,常面臨美國人對中國人種族歧視。「當年的中餐廳,根本都不讓真正的中國人進去!」

「外國客戶來中國,來三天我陪三天,來七天陪七天。我們到美國,美國人卻連請我吃頓飯都不敢。因為,他們怕請中國人去好餐廳,會讓人瞧不起!」張志峰說。

他在法國、義大利參加時尚論壇時,也常常得受到老外抨擊,「你們中國人就只會假冒、抄襲!」不管是來自家庭出身,或民族背景,都讓張志峰意志如箭矢,立下宏願:「你們美國人、歐洲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只是,在素來由西方主導話語權與風潮的時尚圈,東北虎怎麼突破重圍?

拚博西方 搶救中國千年工藝

「路易威登有160年歷史、愛馬仕180多年,我們要用什麼與他們比?唯有靠中國上千年的傳統工藝!」張志峰說。

為了與歐洲精緻工藝拚搏,他走遍大江南北,踏訪海內外,甚至到少數民族找人,就是為了搶救老藝師,找回古代皇室御用、即將失傳的織造工藝。

例如,有1580年歷史、極盛於宋朝皇室的「雲錦」,原本失傳已久,就是在他的努力下逐漸恢復。緯線使用不同顏色,從不同角度觀察,花朵上的顏色就不同,2008年這項技術甚至申請成為聯合國認可的世界文化遺產。

另外一個國寶「緙絲」,則是以生蠶絲做經線,彩色的熟絲做緯線,緯線並不橫貫全幅,而僅在需要處與經線交織,稱為「通經斷緯」,十分困難。

光是繡一朵牡丹花,就需要一個藝師繡上6至8小時。若用電腦來繡,1小時能繡出1萬朵。他卻不惜成本,讓中國古代群冠世界的皇室工藝復活。

從故宮找靈感 赴日本學打版

論起學習,張志峰也比別人更認真。

曾經差點沒機會念大學,讓他之後格外勤奮學習。有了能力後,竟然一次拿了哈爾濱工業大學管理工程,北京大學歷史系、長江商學院三個碩士學位。

「我小時候學習少,特別想拚命地補,我學習的雷達一直沒關上,」張志峰說。

對於中國古籍,他特別有興趣。說起衣服常可「出口成章」,說出背後一段隱喻與典故。例如,他說明APEC服裝的設計概念,乃是「各美其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象徵談判桌上各有不同意見,仍能和平共天下。

為了研究古代工藝,他私人收藏了300多件明朝後的古代服裝。他更常跑台灣故宮博物館,就是為了從古代藝術美學中找到精華。

不僅國學底蘊深厚,張志峰也樂於向西方世界取經,為了學習立體打版,特地遠赴日本與法國高級時裝工會,繳交昂貴的學費學習。

因為語言不通,他還得繳雙人學費,另請一位法文翻譯在課堂上當他的書僮。沒想到,那位翻譯回到中國後,還把課堂上的學習內容出了兩本時尚書,足見其收獲!

發揚雲錦技術 換西方取經

張志峰的「饑餓學習」精神,讓他如海綿般吸收各國長處,使得東北虎得以快速進步,晉升精品之列。

「人家做得好,我就去學。現在我們開始做得好,換成別人學我們了,」他得意地說。

近年來,倫敦、巴黎、米蘭等各大時裝週,已可看見雲錦技術的運用。雲錦的開發成本,1公尺原要3000多元人民幣,最近漲到了1公尺2萬人民幣,因法國、義大利的設計師已開始爭相使用。

如今的張志峰,即使身價不凡,身兼亞洲時尚聯合會中國主席團的聯合主席的他,仍不愛端架子,很多事還是喜歡捲起袖子自己做!

例如,出國訂機票自己訂,不靠祕書打理,還可接受搭經濟艙、坐地鐵、住快捷酒店。公司裡的每個職位,從設計、打樣、裁縫、刺繡,他也都會,甚至連回到在家也自己做菜。「我喜歡做事嘛!」他笑著說。

當初的小裁縫,如今成了大老闆,仍一樣勤勤業業。

目前,東北虎的設計團隊廣納全球人才,來自義大利、法國、日本、香港等不同國家。由於對手工製作的要求,

光是刺繡工匠,就有300多人。

雖然尚未在海外設點,然而,訂單已做不完。張志峰回想,1988年去米蘭展覽時,一筆訂單都沒有。「現在,不用出去展覽,訂單已接不完,能做一半就不錯了。」

老外還會冷漠以對嗎?他笑說,「我若出國,老外請我吃飯還要排隊呢,這世界已完全顛倒了!」

以前,西方曾嘲笑中國,「有奢侈品,但沒有奢侈品品牌。」如今,張志峰豪氣干雲,毫不猶疑地喊出目標:「我們希望成為像愛馬仕(Hermes)一樣世界一流的品牌!現在,離夢想已愈來愈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