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廠內戒備森嚴,噴粉如雪花漫天飛舞……

現場直擊〉彰化印刷廠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5-01-29
瀏覽數 26,950+
廠內戒備森嚴,噴粉如雪花漫天飛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廠房到門口,到處可見疊滿將圖案印刷完成的餐盒紙,一落落捆好。每捆高度約半個人身,有些則兩、三個人頭高,可觸及屋頂頂端。現場保守估計至少就有上萬張的餐盒成品用紙。

當《遠見》記者進入噴粉印刷的工作間,發現整個房間空氣中都飄散著白色的細粉,地上也是白色粉末。

現場操作機器的是一名約20歲的學徒,他的工作就是負責將噴粉不斷添加到機器中。當時他的頭髮、黑框眼鏡、黑色T恤,全部都被粉沾上一層薄薄的白粉。問他不會不舒服嗎?他說:「還好,習慣了。」

他笑著說,學徒的薪水2萬多,工作是兩班制,一天工作約12小時。通常,一台印刷機一個小時可以印5000張紙,一張紙可以印6個便當盒,等於一個小時就有3萬個便當盒生產。

若如印刷學徒所言,該工廠為兩班制,一次工作12個小時,代表印刷廠是24小時生產。以此推斷,印刷廠的一台機器就可印72萬個便當盒,數量驚人。 因此,我們記下了這家印刷廠使用的噴粉品牌為「K.T. DRY POWDER」,並決定將此噴粉送交專業SGS進行化學成分分析,以了解噴粉成分的安全性。

重大發現1〉 送驗合格噴粉 官方雖認可 鋁含量卻超標!

根據彰化縣衛生局之前稽察的結果,業者所使用的成分乃是百分之百「玉米澱粉」,衛生局亦不疑有他。

然而,根據《遠見》送驗「K.T. DRY POWDER 」結果顯示,該品牌噴粉在「波長分散式X光螢光光譜儀半定量分析」中,鋁的含量竟高達900ppm,連實驗人員都表示「這含量不低」。

而另一項比照歐盟玩具測試的EN71-3溶出實驗中,鋁的含量在每公斤中也高達334毫克。(備註:根據換算的公式,1毫克等於1ppm)

由此可知,興佳聯所使用「K.T. DRY POWDER」,噴粉成分除了澱粉以外,還含有高量的鋁,可能對人體產生危害。

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說,鋁若長期大量暴露,會引發兩種毒性,一種是神經毒性,會傷到腦部,引發阿茲海默與老年癡呆症。二是骨頭毒性,會傷害骨頭,引起骨質疏鬆與病變。

「可怕的是,鋁由腎臟代謝,若民眾腎功能不好,鋁就排不出去,危害更重,」顏宗海說。

重大發現2〉 送驗市售免洗餐盒 溫度超過80度 鋁恐溶入食物

當我們從30家業者中,僅隨機抽驗一家印刷廠,就發現其所使用的噴粉,竟然有極高的鋁含量。不免令人擔憂,市面上販售的免洗餐盒,是否也可能有鋁的殘留?

因此,《遠見》決定抽查市面上的免洗餐盒實物,進行第二階段檢測。由於全台使用免洗紙容器的範圍太大,《遠見》鎖定每個月號稱有200萬人次、小吃與自助餐店林立的台北車站商圈進行抽測,當能代表台灣外食族的縮影。

2014年12月底,記者抽測午餐時段有排隊人潮的六家熱門餐館,包括「小朱炭烤」「南陽街滷肉飯」「好食在餐坊」「邱媽媽的店」「八方雲集」「來囍盒餐」等。

透過化學試紙前測,發現生意極佳、位於公園路的排隊店「來囍盒餐」所使用印有「幸福的滋味」圖樣的試紙顏色較深,呈現出可能有鋁殘留的反應。

因此,再將「來囍盒餐」餐盒進一步送至SGS化學實驗室,以更精密的「蒸發殘渣」,分析盒內與食物接觸面的鋁殘量。 結果顯示,該餐盒鋁的殘餘成分為0.15%,即代表每公斤溶液蒸乾後的固體量竟高達1500mg,若換算為液體濃度即1500ppm,若以國外的標準來看,該餐盒溶出的鋁殘量已超標!

不過,國外標準乃是計算食物中含鋁直接食入成分的量。台灣人雖然不會直接吃餐盒,鋁卻會透過高溫、醋酸高的環境誘發溶出,伴隨食物食入。

因此,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實驗室林中英博士提醒,當使用這類餐盒時,超過70、80度熱騰騰的飯菜或盛裝糖醋排骨等會使用醋的料理,消費者應小心避免。

相關法規延宕 國人自求多福

一般人能接受的鋁含量是多少?由於部分食物會使用鋁作為膨脹劑使用,歐盟、美國、日本、中國大陸,對各類食品中鋁的規定殘留量範圍約在30至1600mg(ppm)之間。而聯合國糧農組織及世界衛生組織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之建議,每人鋁之每週∕每公斤暫定容許攝取量為2mg(ppm)。

然而,我國現行的「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限量暨規格標準」,迄今卻還沒有訂出對鋁攝取量的明確規範。

其實,消基會等民間團體之前已多次對食物中的含鋁量提出警告,在民間催促下,食藥署雖曾於2014年4月預告將修正含鋁膨脹劑的使用規範,預計最快2014年6月上路,並言明超量使用的違規業者可處新台幣3萬到300萬元罰鍰。

然而,迄至2015年1月,仍無下文。食藥署回覆《遠見》,「由於各方意見分歧,所以還在研擬中。」在此之前,國人僅能自求多福!

業者說法〉大家拚的是價錢,不是安全 餐盒用完就丟,誰願意多花錢?

台灣用量這麼大的免洗紙容器具,有什麼改變的可能嗎?一位免洗餐具的盤商表示,現在台灣的免洗紙容器產量過剩,業者陷入削價競爭,「大家拚的是價錢,不是安全。」

利潤不到0.1元 怎用好材料?

依照目前行情,一個無噴粉的餐盒與噴粉印刷的餐盒價差約0.2元,但由於餐盒是大量使用品,業者均大量採購,若一次訂單買100萬個,對店家來說就等於多出20萬的支出。而自助餐、小吃店、早餐店都是薄利多銷,誰會願意在吃過就丟的餐盒上多花錢?

位於台中一家24小時不間斷印刷的印刷廠老闆無奈表示,印刷廠的利潤已被成型廠、盤商層層剝削,扣掉水電、人事支出,「一個餐盒的利潤根本不到0.1元,怎麼可能用好的材料?」

甚至,有業內人士透露,有些印刷廠本業早已賠錢,得靠裁切便當盒的餘紙拿去賣資源回收,才能繼續維生。

因此,圖騰包裝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林勝紘認為,改革可從消費者的選擇做起,帶動店家的改革。「為了健康,多花1元(買無噴粉餐盒),消費者難道會不願意嗎?」

食安教育 靠全民一起努力

此外,餐飲業者也可選擇無色印刷、外觀為白色的紙製食品容器,就可免除油墨與噴粉的安全疑慮。

毒物專家譚敦慈則建議,購買外帶食物時最好能夠自備餐盒,安全又環保!

此次印刷噴粉餐盒調查,《遠見》記者事後致電興佳聯印刷廠查證,不過,對方不願接受採訪。負責進口「K.T. DRY POWDER」的正隆印刷行賴先生則表示,公司的產品都已照政府規定,均有SGS的檢驗報告可提供。然而,當記者告知「K.T.DRY POWDER」檢驗有問題的時候,他則不願意再多發表意見。

《遠見》觀察,其實目前絕大多數販售噴粉或印製餐盒的業者,絕大多數是受低廉價格影響,更重要的是多數業者根本不知行之多年的噴粉印刷可能有安全疑慮。與「黑心油」惡意的明知故犯不同。

因此,從官方到業者,都還不知如何規範與應對,有賴全民更深度的食安教育。

透過近三個月調查,希望此專題做第一個發問者,在台灣食安知識的「轉型期」,開啟對食安問題一種新的監督角度。期盼未來的食品環境,能更安全、更透明、更進步!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環保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