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林足 葡萄當小孩養 天天都陪伴

信義巨峰葡萄 巨峰葡萄
文 / 王一芝    
2015-01-28
瀏覽數 10,150+
林足 葡萄當小孩養 天天都陪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只如此,這些葡萄還拿下2005年信義鄉葡萄評鑑頭等獎,在張俊雄擔任行政院長的年代,還致贈給來台外賓品嘗。

眼前坐在摩托車後坐,戴著紫色鏡框眼鏡,臉上掛著鄰家媽媽般親切笑容的中年婦女,就是種植葡萄長達20年的信義葡萄產銷班第十班班長林足。

現年60歲的她,並非出身務農世家,30歲前在霧峰娘家附近的公司擔任總務,退休後回到夫家信義鄉,因為公公工作繁忙,無暇兼顧自家葡萄園,便自告奮勇學習,六年後公公決定放手,她就順理成章地接下8分地葡萄園,「我是半路出家啦,」林足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

開車跟在林足先生葉國田的摩托車後,來到信義和水里交界的葡萄園,放眼望去碧雲層疊,葡萄藤密密麻麻攀爬在葡萄棚架上,厚實郁蔥的葉子隨風搖曳,和地上叢生的野草相映成趣。

草生栽培 保持水分和養分

「這叫草生栽培,」林足指著一旁的除草機解釋,一般農戶都使用快又方便的除草劑,但一不小心,藥劑就會殘留在土壤裡,導致果樹生長停頓,留下部分雜草可保持土壤水分和養分。

12月大部分葡萄已採收完,剩下刻意留給訪客嘗鮮的20幾串,只見身高與葡萄藤架相當的林足,先從白色套袋下方的小洞偷窺,看看包在裡面已120天的葡萄,色澤是否符合標準,然後熟稔拆下套袋,拿起腰間剪刀喀喳一剪,捧著一大串像紫黑色珍珠般的葡萄來到大家眼前。

一旁參與多次葡萄評鑑的南投縣政府農業處行銷企劃科科長曾銀位豎起大拇指,「轉色很漂亮,果粉均勻,每一顆都很有彈性。」用山泉水簡單洗淨,迫不及待把一顆圓潤的紫色珍珠放進嘴裡,「好甜啊,」抬頭透過葉縫望著中央山脈,真是一大享受。

林足把葡萄的好吃歸功於信義鄉的得天獨厚。海拔高、日夜溫差大,加上排水良好的河床沙地,相當適合葡萄生長。不過,重點還是管理。身為信義鄉唯一的女性葡萄農戶,林足對葡萄的細心呵護,就像母親對孩子一樣。

她到處向農友請教,只要是農會舉辦的課程,不管是葡萄栽培、合理化施肥、安全用藥,她每堂必到。別人稱讚她用功,她急搖頭說,「應該的,這是我的本業。」

她也是信義鄉第一個拿到產銷履歷的葡萄農戶。回想2005年接受輔導,她不諱言一度想放棄,原因和大部分農戶一樣,除了繁瑣的紙本紀錄,還要登錄電腦,輔導團隊甚至還在她的果園前後各裝一座360度旋轉的監視器,從種苗栽種、剪枝、催芽、開花結果、疏果、套袋到採收過程,甚至是灌溉、施肥藥量或肥料種類都記錄,完全無所遁形。

先生勸她放空,像海綿般吸取專家意見,鞭策自己絕不偷懶,品質終於提升,不像以前有的大如龍眼,有的小如土豆。去年葡萄市價約1公斤90到100元,但她的卻可賣到200,市價的兩倍。

如今林足已累積一套栽種心得。她指著攀附在棚架上的葡萄樹說,一棵健康的樹,每年都會自己脫皮,目前園裡都是種植五年的壯年葡萄樹,一棵最多可活20年,產量穩定。

捨得「疏果」 葡萄才會甜

摸摸棚頂的葡萄葉,她耐心講解,平時必須觀察葡萄葉的狀況,厚度不能太薄,如果呈現燒焦狀,就是缺乏鉀肥,要是葉面枯黃,葉脈雜亂,代表缺鎂肥。

此外,疏果更要捨得,她透露,最完美的果葉比是平均八到十片葉子,供給一串葡萄,必須狠下心把多出來的果實犧牲掉。營養足夠,著色漂亮,甜度自然高。

她牢記專家所說,葡萄怕鬼,天天都要有人做伴,只要一、兩天偷懶,可能就會被病菌啃光。因此她每天清晨4點起床,5點就到葡萄園忙碌,夏天晚上7點才返家,一天工作十幾小時,不管噴藥、載貨或除草都自己來。

勤勞的結果就連她也沒想到,一年收成1萬公斤,收入竟比老公退休前一個月6萬多的月薪高。

關鍵就在通路不受限。林足除了和超市、農會共同運銷,也有死忠消費者,供不應求。

雖然孩子都已結婚生子,她反而有更大野心,期許未來不只賣自己的葡萄,更想找到相同理想的農友,當中盤商,「種葡萄比養小孩辛苦,但很有成就感。」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業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