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軍隊=企業家大學,擅長進行高風險決策

以色列軍能打仗 還會育成新創公司
文 / 林琮盛    
2014-05-29
瀏覽數 18,400+
軍隊=企業家大學,擅長進行高風險決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羅斯柴爾德大道的兩旁綠樹林蔭、咖啡店林立;以大陽台為特色的包浩斯建築豎立兩側;行人緩慢闊步在綠蔭步道上。這條貫穿以色列最大城市特拉維夫的悠閒大道,是以色列新創公司密度最高的聖地。

據統計,光羅斯柴爾德大道周邊1平方英哩的土地上,就塞進600多家大大小小的新創公司。其中,大多數是軟體科技公司。

拜以色列國防軍投入大量研發資金於發展尖端武器裝備、培育科技精英之賜,大量技術和人才擴散至民間領域。這些新創公司多是軍方各類資源擴溢至民間的「槍桿子出鈔票」典範。以色列軍隊儼然成為一座「企業家大學」。

價值1〉

人脈網絡和人才篩選 打造企業錢景

31歲的新創公司創辦人蓋許(Guy Gaash)就是典型案例。2年多前,蓋許常在以色列和美國間當空中飛人。每次在機場購買免稅商品時,他總是納悶,這些商品到底有沒買貴?他靈機一動決定創業,藉由在軍中學到的技能,開發手機應用程式,掃描商品條碼後,能立刻現場比價。

創業過程中,空軍情報部門退役的蓋許,找上同是軍方電子、情報部門背景的8200部隊退役官兵聯誼會。

當時,8200聯誼會正在執行「創業家暨創新援助計畫」(EISP),幫助像蓋許一樣的熱情青年,打造企業「錢」景。

密集受訓半年後,蓋許終於成功開發出產品,創立「空中血拚」(Shopnfly)公司,並在歐洲展覽會上嶄露頭角。

「我們是以色列第一家協助新創公司創業的育成中心,」EISP專案經理葛萊斯納(Yinon Glasner)說,至今已成功輔導60個新創企業、募集4000萬美元創業資金、雇用2萬名員工。其中,有七成已是以色列新創企業中的領導品牌。

成功催生出不少新創公司,讓8200部隊聯誼會不再是退役士官兵純交際應酬的同樂會,而是匯集龐大的部隊人脈網絡,擁有可觀的資源網絡庫,可活化經濟和社會動能。

對於男男女女都要當兵的以色列人而言,無論後來職業是走哪一條路,軍中的表現和人脈關係,永遠是他們一生的財富。難怪每個以色列人都愛當兵。

目前以色列總共有5000多家新創科技公司,約23萬名人受聘於高科技業;高科技業一年產值占以色列出口總值的1/4。美國納斯達克(NASDAQ)總裁葛瑞菲爾德(Robert Greifeld)曾說:「除矽谷外,以色列擁有世界上最集中的高科技公司。」

價值2〉

36%以色列新創企業家 都有軍旅背景

但要談以色列強悍的高科技業,若忽略以色列國防軍,宛如缺了角的拼圖。2013年,《以色列國土報》(Haaretz)公布一份調查報告,36%的以國高科技新創企業家,曾服役於以軍科技部門;另有29%的高科技員工也出身類似的科技單位;其中曾有10%在情報單位8200部隊服役過。

在以色列頗為知名的科技大廠,如去年被Google以11億美元收購的導航軟體「位智」(Waze),或Stylit、Nice、Comverse and Check Point等,無不「師出同門」。

「相同部隊單位出身的人,會形成綿密的網絡關係,」吉利洛(Glilot)資本創投合伙人克萊斯坦(Arik Kleistein)表示,軍中相似背景的人,清楚了解該單位的口碑,和士官兵擁有的技術和能力,「想找人或找資源,只要打通電話或寫封E-mail問軍中同袍,就搞定了。」

以色列軍隊也是企業的人才篩選庫,可讓業者輕鬆挑出好人才。企業主很明白,哪一支部隊打過什麼仗、什麼部門有什麼能耐。

例如曾任20年後備部隊教官,退役後被一家以色列設備商相中的高洛德斯基(Michael Gorodesky)說,若應徵者的學歷、表現相差不遠,企業主會更看重其部隊的資歷和表現。奇克軟體開發(Zikk software)創辦人高飛(Ariel Gottfeld)舉例,若出身特種部隊,業者會認定:「這傢伙具備強悍毅力和抗壓性,性格夠硬。」

對付敵軍的大數據 可活用在行銷策略

其實許多以色列士兵都能在部隊裡的「電算及資訊系統中心」學習程式設計、團隊合作、專案管理和創造力。其中,8200部隊的大數據資料庫,即培育出無數頂尖的電算工程師。情報部門士兵可透過價值連城的巨型資料庫,對敵軍的意圖進行分析和數理演算,預判敵人的下一步。若將這套資訊管理系統和運作模式,運用在商業模式上,即可判讀民眾的消費和使用行為,精準行銷。

情報部門退役的新創公司「任我行」(Any.Do)執行長帕奇克(Omer Perchik),正打造一套探析使用者意圖的行為引擎,把部隊的數據解析能力運用在商業上,透過解讀民眾運用網路工具的習性,推測使用者意向。

這可解釋為何IMB、Google、微軟、英特爾、通用、eBay和思科等國際科技巨擘,早已進駐以色列,耗資成立研發中心。因為以色列擁有高密度、素質優異、具實戰經驗的巨型資料庫處理、分析及網絡安全工程師。

價值3〉

學習跨專業技能 迸出商場上的創新力

以色列的軍隊和企業還會要求成員學習「跨專業技能」,每個人要有操作不同專業或部門的能力,而非在象牙塔內稱王。這種混搭風運用在商業上,更能迸發出無限創新力。例如膠囊攝影機(Cap-cam),即是結合軍用偵察攝影技術和醫學膠囊的創新產品。

在18~21歲的服役階段,多數以色列人快速濃縮經驗、觀點和成熟度。槍林彈雨的戰鬥中,年紀20出頭的士官兵必須負責眾多弟兄的身家性命和數百萬美元的設備,體驗生死一瞬間。

在精英科技部門,同樣年紀的士官兵常會被委派負責尖端武器系統的研發任務。必須在一切渾沌未明中,進行高風險決策。這種特殊訓練讓他們日後在企業商場上發光發熱。

「大學課堂不會教你如何在高風險和高強度壓力中,做出生死存亡的決定,」在以色列中部最大軍事訓練營「茲瑞芬」裡,一位不具名的以色列軍官指著一群結訓後,準備派往前線的士兵說道。

歷經真槍實彈試煉後,許多以色列年輕人進入大學進修,他們的思惟明顯和美國同輩孩子有天壤之別。「和美國學生接觸後,我認為自己比他們更成熟,」曾在以色列和黎巴嫩邊境擔任前線砲兵的26歲希伯來大學學生施洛米(Shlomit Zak),堅毅的眼神和口吻,早已沒有青澀稚氣。

這是當兵所培育的附加價值。他們在部隊所培養的旺盛鬥志和「萬事皆可能」的生存理念,退役後,打造出以色列創新王國的地位。

〉以色列精英情報單位 8200部隊解密

培育頂尖資通人才 打造創新王國

談到以色列國防軍,最知名的部隊番號是「8200」。它的正式名稱是「中央情報蒐集部隊」,是一支十分神祕、從事電子、資訊偵察活動的機密單位,結合美國國防部和國安局的情資偵察功能。但不針對以色列公民進行監聽調查。

8200最早成立於1952年。成立初期,被稱為「第二」及「第五一五號情報單位」。1967年,以色列積極發展電訊戰部隊,8200成為首選。

1967年以色列發動「六日戰爭」,打敗鄰近的埃及、敘利亞、約旦等阿拉伯國家,讓建國更穩固,這場戰役也讓8200一戰成名。

擁有8200資歷 如同求職創業保證

「六日戰爭」爆發首日,該部隊就成功攔截到埃及總統納賽爾(Nasser)和約旦國王胡笙(Hussein)的機密專線電話,把阿拉伯盟軍的計畫掌握於股掌間。

法國《外交世界》雜誌曾披露,目前該部隊主要任務是監聽來自中東、亞洲、非洲及歐洲地區的政府、國際機構、外國公司、政治團體和個人郵件、網路及電話錄音。因此,該部隊擁有超強電腦和龐大數據庫,能自動識別出敵軍的某些敏感字眼和數字。

所有電子資訊透過8200部隊蒐集完成後,加以整理,再傳給摩薩德(以色列情報局)和國防軍。

過去40多年來,為確保資訊戰上的絕對優勢,該部隊有權優先選擇最優秀人才。從準備服役的高中生裡,通過層層嚴格的智力測試、綜合能力測驗,篩選出「精英中的精英」。

若說台灣社會以進入台大醫學系、電機系等為第一志願,那麼能進入8200的年輕人,也被認為人中龍鳳。8200每年挑選50多人,舉凡通過嚴格考試後徵選上的,會被視為同齡人中,智力水準最高、最具培養前途的知識人才。

服役的2~3年中,他們進入「代表以色列最高水準的高科技情報部門」,在實戰中訓練、保衛家園。同時接受思想教育,無論在品格或能力上,都要具備為國家利益犧牲奉獻的準備。

退役後,8200資歷就會成為他們最大的求職或創業籌碼。在以色列科技公司,只要得知應徵者是8200退役士官兵,常會優先錄取,高薪聘請,即便對方沒有大學學歷。

而擁有最先進資通訊訓練的士兵,不少更成為以色列新創企業家,協助打造創新王國。

〉8200部隊聯誼會會長 藍帕特

打破傳統規則 軍事技能終身受用

以色列高階軍官退役後,並非就此安逸度過餘生。他們大多轉戰兩大領域,一為政界,二是創業或擔任高階經理人。

以色列精英情報機構8200部隊副指揮官退役的藍帕特(Nir Lempert)就是成功轉戰商界的案例。留著一抹大落腮鬍,笑起來和藹親切,還帶有一絲聖誕老人喜感的藍帕特,從18歲~40歲退役,共度過22年軍旅生涯。

豐富的科技實戰背景,讓藍帕特經營企業得心應手。「40歲剛好是轉型好時間」,拿到優退金後,他轉戰至幾家有線電視台和科技公司當主管。

目前在Zap科技集團擔任執行長的藍帕特,另一職稱是8200退役官兵聯誼會會長。為了回饋社會,幫助想創業的年輕人,2010年藍帕特藉由聯誼會平台,啟動EISP(企業家暨創新輔導計畫),透過5個月密集培訓,協助青年創業。

善於突破盲點 從不同視角應付問題

部隊訓練對商業經營有何影響?他直言「沒有直接關連」。但部隊訓練卻賦予他隨時保持彈性、應變瞬息萬變的警覺態度,「尤其,要打破傳統規則」。在部隊為解決瓶頸,他常整合不同部門士兵的專業,希望從不同視角應付問題。這種訓練跟企業需求一致,身為經理人要處理千奇百怪的狀況,如資金、技術、科技、行銷、零售等。

1990年代末期,以色列和黎巴嫩發生衝突,幾乎每周都有士兵陣亡,問題在哪裡?時任副指揮官的藍帕特苦思後,靈光乍現:「或許,必須突破傳統,把科技工程師找來,提供不同意見」。

若是一般軍隊必定匪夷所思,這是軍事行動,何必找一個和任務不相關的工程師?但他深信,工程師會直接觸碰到最核心的技術盲點。藍帕特打電話給工程師,問他有沒興趣參與,而非窩在實驗室。最後工程師開了3小時車抵達會議現場,召開6小時會議,又開3小時車把問題帶回去。

果然,他發現情報單位的許多技術盲點。3個月後解決方案,問題迎刃而解。以軍的彈性和解決問題能力,可見一斑。

本文出自 2014 / 06 月號

以色列,教育就是不一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經濟創業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