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社會企業改造命運,讓失業者變企業家

專訪「窮人銀行家」尤努斯
文 / 高宜凡    
2014-05-01
瀏覽數 69,450+
社會企業改造命運,讓失業者變企業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各位年輕人,我很羨慕你們,你們是史上最有能力的一代,你們想像過30年後的世界嗎?去努力創造你們期待的世界吧!」面對數百位年輕聽眾,尤努斯在台上說道。

這次訪台四天行程,除了成立尤努斯基金會的台灣分會,他還與總統夫人周美青一同植樹、跟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展開對談,並向青年學子分享多年的社會企業推動經驗。台灣尤努斯基金會籌備處主委蔡慧玲透露,往後台灣分會將進行人才培育、引進微型貸款、並跟大企業合創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是近年熱門議題,因為人們發現政府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企業弊端頻傳、公益組織則苦於財務,因此期待如同「第四部門」的社會企業,結合企業經營效率與公益功能,解決愈來愈嚴重的社會問題。

尤努斯創辦的「鄉村銀行」(Grameen Bank),正是最被推崇的社會企業典範,說他是當前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社企領袖,應不為過。

經濟學家走出校園 對抗貧困 

現年74歲的尤努斯,不但被稱為「窮人的銀行家」,更是諾貝爾和平獎上百年歷史中,唯一獲獎的經濟學家。

1974年,飽受天災人禍及戰亂摧殘的孟加拉,發生嚴重饑荒,估計約400萬人喪生。當時在大學教書的尤努斯,痛恨自己空有一身經濟知識,卻無法幫助同胞。他毅然步出校園、走入貧困鄉村,走上社會企業之路。

尤努斯顛覆所有傳統銀行業的作法跟成見。以往,孟加拉的銀行多半設在都市,只借錢給有錢人跟男性,貸款戶必須有等值抵押品。但尤努斯專門到落後鄉村設點,超過九成借貸者都是女性,借錢不必擔保,只要跟其他借貸者組成5人小組,相互監督還款。

看似脫離常軌,卻獲得巨大成功。直到2012年,鄉村銀行已累積借出1037億美元,幫助近上千萬人脫離貧窮。

前年從鄉村銀行退休,尤努斯仍持續參予社會企業,包括科技大廠英特爾(Intel)、日本服飾品牌Uniqlo、法國食品集團Danone、化工業龍頭BASF等大企業,都跟尤努斯合作推動社會事業。這位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社企先驅,給台灣社企投入者什麼建議?以下是專訪精華:

不要等工作 要自己創造工作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 

問:你覺得社會企業已經是全球的主流風潮嗎? 

尤努斯答(以下簡稱答):還沒有,有些國家才剛發芽。

問:社會企業是解決失業率的好方法嗎? 

答:我們正在嘗試,社會企業可以把失業者轉化成企業家,讓失業者相信自己不是「求職者」(Job Seeker);而是「工作製造者」(Job Creator)。年輕人應該走出去,成為給予工作的人,而非等待工作機會來臨。把失業者集結起來,問他們可以做些什麼,能不能想出創業機會?有人會說想養牛,有人說可以織地毯,這些都可以成為生意,他們可擬定計畫,我們也有社會企業基金幫忙投資。

問:你曾提過「Grameen Children」(鄉村銀行借貸戶子女)曾抱怨即便受過教育,依舊無法找到工作,你怎麼看借貸戶子女的抱怨呢? 

答:受教育,不是要成為找工作的人,而是要創造工作。找到職缺,學習怎麼寫履歷,不是教育的目的。年輕人應該忘掉這樣的模式,當一個創造工作的人。

我傳達這個意念,並不期待每個人都接受。跟100個人說,只要有5個人接受,並去做就可以了。別人看了就會想,為什麼我沒這樣做?然後開始跟著做,這樣就可形成潮流。當年輕人發現同儕都走在你前方,你卻遠遠落在後面,就會想做點事。這是個慢慢前進的進程。

問:你目前經營社企基金,和過去的鄉村銀行,有什麼差異? 

答:鄉村銀行是「借貸」,社企基金則是「股權」模式。如果年輕人用我的基金成立公司,那我就擁有這間公司,這個年輕人就是公司執行長,一旦他把投資金額還回來,我就把股權賣還給他,變成他的公司。

我不需參與公司經營,這是他的事業。他也不需負擔風險,如果生意失敗了,是我的損失,他不需要賠償。但在鄉村銀行的債務模式下,責任在借款者身上,就算生意不成功,還是得還款。

失業者變生意人 用獲利還錢 

問:至今投資多少新創公司? 

答:去年55間,今年可能會有另外150間,所有到今年底應該200多家。我們希望這個數字可以每年成長兩倍。

問:為什麼要從債務模式,轉為投資模式? 

答:投資模式其實一直存在,社企基金目標不是賺錢,我只拿回我投資的金額,不需要利息。比方說,失業是個問題,身為社會企業就要設法解決。所以我們投資一筆錢,在過程中,「失業者」成為一個「生意人」,用獲利來還錢。目前我旗下的這些新創公司都在孟加拉,每月舉辦社企實驗室(Grameen Creative Lab),鼓勵年輕人構思創業計畫,參與者可以問問題,討論決定是否可行,是否能獲得投資。

每年我們還會舉辦「社會企業日」,這天會有更多案例在近千名國際團體面前報告,很多國家也會帶他們的案例來分享,大家都可從彼此經驗中成長。

企業與其捐錢 不如投資社企 

問:金融海嘯後,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愈來愈多,企業界該如何回應社會企業和CSR? 

答:企業習慣直接捐款給慈善團體或NGO,再由NGO去解決教育、健康、孤兒、殘障人士等問題。但與其把錢送出去,為什麼不拿來投資社會企業呢?

其實社會企業做的事和NGO是一樣的,只是在一個企業模式下,財務可不斷循環、成長。這可以讓CSR成為一種永續發展,而不是灑錢。另一個思考模式則是,如果企業家經營一間公司,但獲利只歸自己,何不同時經營另一間「不為獲利而生」的公司?

問:這幾年,不少企業經理人毅然轉戰社會企業,你的看法? 

答:這是非常好的事,因為他試著要做不一樣的事,試著找出自己的生命意義。如果想用企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而且不貪圖獲利,那他就踏上了另外一條路,非常好!

問:很多社會企業要達到獲利是否很困難? 

答:社會企業一開始就不是為了獲利而生,所以獲利不重要,該在意的是如何解決問題。社企應該問自己「我有解決問題了嗎?」就像一般傳統企業最終會問自己「我賺了多少錢?」

不用另訂法律 用公司法規範 

問:社會企業概念進入台灣約7年,政府最近考慮是否該立法,你的建議是什麼? 

答:我覺得不需要立法,社會企業的核心概念很簡單,只要企業擁有者不拿獲利,這是個人的決定,不必用特別法律來規範,只要跟隨一般公司法就可以了。

問:但政府立法是想讓剛萌芽的社企,有辦法得到銀行或法人投資? 

答:我不覺得這是個問題,社會企業本來就是企業,應該具備借款能力。問題在於,值不值得人家借款給你或投資你,不是由法律來規範。

如果我有間小店是社會企業,而我去銀行借款,他們不願意給,這跟我在做的事無關,而是銀行借款政策使然。假使政府對此立法,就是在強迫體制做不該做的事。

我們可以創造不一樣的體系,像是社企基金,專門借款給社會企業。傳統銀行或投資者不太會注意到社會企業,因為不給股利的投資,他們不會感興趣的。

問:你過去30多年來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答:改變人們的心態!要說服人們接受不一樣的思考、放下成見,相當困難。所以沒有成見的人最容易接受,像年輕人;老一輩比較相信自己相信的事。

問:你自己的幸福來自哪裡? 

答:我的幸福感來自在解決問題的舞台上,擁有一個角色。

(林芳宇整理)

本文出自 2014 / 05 月號

90後,你在想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國際財經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