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學學群導覽〉文史哲學群

與數位、文創交會出新的火花
文 / 林佳誼    
2014-02-14
瀏覽數 9,950+
大學學群導覽〉文史哲學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義大利當代文學大師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在經典名作《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中說過:「我們常納悶,文學和書籍在所謂的後工業科技時代會有什麼下場……我並不喜歡沉溺於這種揣測。我對文學的未來有信心,因為我知道有些東西是唯獨文學才能提供給我們的。」

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童元方也說,文史哲學群相關學系著重在語文訓練與自我表達,教導學生有解惑、獨立思考的能力。具備這些能力後,自然就可以成為無論社會潮流如何變遷都不會被取代的人才。目前文史哲學群除了包含過去一般認知的中文、歷史、哲學與人類等基礎科系外,近年也多出台文系、華語文系,以及打破科際分界的人文社會學系等新興科系。

新興的人社系與華語文系多注重實務,如台師大的應用華語文學系搶搭國際華語文學習熱潮,旨在培育華語師資與多元語文人才。交大的人文社會學系與清大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則更強調實踐與實做。交大人社系主任林秀幸指出,「以喜歡文學來說,人社系看到的不只是文學面,還要看到社會關照的層面。」

教學走向漸趨多元

傳統文史哲科系近年教學也走向多元發展,普遍走向降低必修學分並搭配增設各類進階專門學程的趨勢。例如台大文學院就有開設中英翻譯、藝術設計與經典人文等眾多學程,文院學生也經常選修校內的「教育學程」和「傳播學程」等跨院系學程。

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童元方強調,大學不是職業介紹所,而是培養自學的能力,只要學生能夠獨立思考,就可以再找自己的興趣並加以鑽研。看來,懂得在校內學習時多元發展,是有意念此學群的年輕人,來就讀前需要有的思惟。

師長解惑〉文學院不再冷門 書寫表達是優勢

顧問團/.童元方 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林秀幸 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系主任

Q1:文史哲課程印象中偏向靜態,我雖然喜歡文史科目,卻不喜歡整天坐著念書,這樣還適合來念文學院嗎?

A1:現在文學院課程早已擺脫傳統的靜態模式,不僅大量增加小組討論的上課方式,甚至有時也得走出教室,部分科系還有田野研究或是紀錄片製作等戶外或實務課程。所以文學院不是只適合內向安靜的學生,外向活潑的也大有人在,只要有興趣就可以來念,不同類型的學生反而可以帶來更多元的想法。也不是只有女生,男生也很適合念文學院,許多文院科系都是男女比例各半。

Q2:可否實際說明,文史課要怎麼讀才會真正洞察現實,不是關在象牙塔?

A2:舉例來說,如果看完電影《賽德克.巴萊》後會想要進一步了解背後歷史脈絡,讀過吳濁流小說後會想要探究當時時空環境,對人群有好奇與熱情、對社會現象有發問欲望的人,都可以在文史哲學群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學問,而且這些都和國內社經環境有深厚的關係,不會偏離現實太遠。

文學院畢業找不到工作是迷思

Q3:我將來想要當作家?念中文系有幫助嗎?

A3:其實念中文系和當作家不能完全劃上等號。畢竟寫作是非常難以教授的,即便是最好的作家也未必能夠指導寫作,而中文系許多課程實際上是偏向中國文學的學術研究。話雖如此,中文系的培養卻可以讓學生對於文學創作有更深一層的認識,遍覽群籍飽讀經典後,即便不能直接提升寫作技巧,至少也有助於未來在寫作上更能旁徵博引,有更豐富的創作泉源。

Q4:文史哲是一般人所謂的冷門科系,將來出路有保障嗎?

A4:文學院學生找不到工作是迷思。因為文史哲相關學系訓練的語言文字溝通及表達自我的能力,是各產業不可或缺的人才,所以過去除了常見的教育、媒體、出版業,也有很多文院學生憑藉語言優勢進入商界或製造業,都有很好的發展。

近年經濟不景氣,報考公職成為大熱門,擅長書寫表達的文史哲學生在這方面也相當吃香。若是擔心畢業後出路,在校時建議多選修專業學程,或是輔系、雙主修。以中文、歷史系而言,選修「教育學程」是一大熱門,畢業後若順利成為中小學教師,可有不錯薪資待遇。

Q5:除此之外,文史哲學生未來還有什麼可以發展的領域嗎?

A5:文史哲學生受過深厚的人文社會關懷養成,相當適合投入新興的文創產業。目前各大學文學院也都很積極推動文創概念課程,譬如東海文學院大力推辦「文化創意產業學程」,便結合了戲劇、音樂、舞蹈、電影與設計等不同領域,課程內容包含影像創作和戲劇展演等豐富面向,有助於奠定學生未來投入文化創意產業市場的基礎。

學長姐領路〉確認價值觀後,出路只是一種形式的選擇

「當我孤獨的時候,我便閱讀,感到被知解的溫暖;當我軟弱的時候,我便閱讀,於是無比壯大。當我渴望完整,我閱讀。」這是張曼娟短篇小說集《芬芳》的開頭詞,也是台大中文系大四學生王雅芬的人生寫照。個子嬌小、看起來還像個青澀高中生的王雅芬,從國小時老師要求班上學生養成寫日記習慣開始,就發現自己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用書寫來記憶感覺,也種下了日後想要一頭投入外人眼中冷門科系中文系的種子。

高三時她和父母約定,可以在推甄時擁有唯一一次機會,完全依照自己的興趣報考中文系,如果沒有成功,指考時就會根據分數落點,選填其他一般外界認為未來出路較有保障的科系。在這個可能改寫整個人生的約定中,她賭贏了,成功來到心目中嚮往的台大中文系。

不過,在這之前其實還有段小插曲。因為儘管在校成績不錯,但推甄時第一階段學測成績不如預期,讓她一度認定錄取無望,等待放榜期間幾乎呈現放棄狀態,不意後來卻收到第二階段甄試通知,讓她驚喜之餘,還得在一個禮拜內趕製出自傳與讀書計畫等書面資料。

推甄時 備審資料很重要

即便時間匆促,她仍花費心思包裝備審資料,為自傳設計一套內在脈絡結構,引用不同作家名言當作人生不同階段的代表標題,例如國中時期便是張曼娟《芬芳》的開頭詞:「當我渴望完整,我閱讀,」說明她對於閱讀的喜好;高中則是希臘神話薛西佛斯(Sisyphus)重複推石上山,代表當時日復一日被課業追著跑的生活。

王雅芬建議,台灣設有中文系的大學非常多,有意報考者應該事先了解各校中文系取向。譬如她高二時就曾特地從台中北上,參加台大舉辦的杜鵑花節活動,了解到台大中文偏重學術取向,並與中文系學長姊留下聯絡方式,後來正式推甄時就可進一步具體請教。此外,考前也可上網或在校內輔導處各方搜尋學長姐等前人推甄心得分享,事先掌握筆試考題或面試型態內容。

大量閱讀 看到不同的世界

「中文系的課讓我把原來看到的世界看得更深入,也打開了過去沒有看到的世界,每一堂課都讓我還蠻期待的」,王雅芬說。例如《左傳》的〈鄭伯克段於鄢〉一文,雖然在高中國文課就讀過,卻因為中文系的「文學概論」課讓她對文本內容有了不同的認識。又如她雖然早就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更在大一時就加入台大的詞曲創作社試著填詞,但是「上了現代散文課之後,我才比較懂得真正的創作是怎麼一回事。」

她強調,過去課程以古典文學為主的台大中文系,近年來也增加了不少現代文學相關課程,有古典與現代逐漸平衡的趨勢,更有「文學閱讀與文化創意」「數位文化創意」「網路媒體編輯學」等融入文創及數位概念的課程。

課程愈趨活潑 貼近現實生活

以「文學閱讀與文化創意」為例,課堂上還會討論台灣文學館、華山文學步道等實際的文學空間案例,內容相當活潑,一掃一般人對中文系課程的刻板印象。也因此,對於學生來說未來出路機會更多更實際,畢竟台灣文創產業正在興起。

對於未來,王雅芬展現出中文人從容不迫的態度,她說:「雖然也會對出路比較擔心,但是念文史哲的人都需要比較了解自己,不管是要繼續升學或是就業,如果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與價值觀,出路只是一種選擇什麼形式的問題。」

2014年02月

2014大學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