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體檢台灣生命力—吳伯雄、朱高正、周偉焜、黃南圖、劉金標、洪敏泰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0-09-15
瀏覽數 11,200+
體檢台灣生命力—吳伯雄、朱高正、周偉焜、黃南圖、劉金標、洪敏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吳伯雄:兩顆糖的感動

我們看一個人覺得他有生命力,大概有三種類型。第一類型的人,就像漢城奧運錄影帶裡,路易士跑一百公尺所表現的肌肉之美,那種極限的發揮使人覺得這個人真有生命力。

第二類型是意志非常堅定、有毅力,在壓力愈大時鬥志愈高昂的人。

第三類型的人具有感染力,我們看證嚴法師,身體也不是很好,口才、說服力也有限,講的東西也淺顯,但受她高尚品格的感染,真會覺得她有著超人的生命力。

做為一個剛下台的台北市長,我在任期間一再強調「這城市有愛」,就是希望在大家都覺得不能住、這都市非常貪婪墮落的情況下,要找到「生命力」在那裡?「希望」在那裡?「人性善良的一面」在那裡?

有一次有個五、六歲的幼稚園小朋友看到我,覺得蠻親切的,他拿了四顆糖說:「市長爺爺,你兩顆,我兩顆。」就憑這兩顆糖,我感動了兩個月。

我最近打電話找朋友,經常都是菲律賓女傭用英文來接聽,我就想到三、四十年前,台灣與菲律賓的經濟相差有限,如今,他們卻有許多人在舉目無親的情況下來台灣做女傭。

我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在這裡生活了五十一年。雖然我們在政治開放、社會多元上慢了點,但不能否認,至少這三、四十年大家在安定中胼手胝足創造了富裕的經濟成長。

我的朋友也曾經對我說,台北市那裡能夠住人呢?我說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人民有遷移的自由,你認為那裡能住人,你就搬嘛!他說,「那開玩笑,我怎麼能離開台北?」

既然,我們和這塊土地結下了不解之緣,就讓我們用非常正面、互相鼓勵的態度,讓這片土地展現它正面的生命力。

(余文慧整理)

朱高正:生命力就是反省力

哲學家尼采說「生之衝動」,就是要繼續求生存,生命力大概就是整個社會變遷、歷史變化的原動力。

台灣為什麼有種種亂象,我個人檢討的結果,是不是生命力遭到壓抑之後,人的反省能力也會喪失。沒有反省能力,是很危險的。

你要認識你自己,一定是從你過去所遭遇到、或是所做的決策裡面,不斷地去反省、檢討、批判、超越,變成自己創造自己,才能夠真正讓生命力有一個方向出來。

在台灣過去的任何反省檢討批判,一定是先從社會現象做起,然後慢慢地有議題的深入。我們仔細看看,好不幸,在日本人統治我們的時候,他們不喜歡台灣人讀歷史、不喜歡台灣人搞思想、不喜歡台灣人讀文學,因為有了這些的話,文學的寫實主義馬上對社會的現實開始批判;如果你懂得歷史的話,會開始說過去我們的先民怎麼樣。

一個沒有歷史的人,是很容易被擺布的;一個有歷史感的人,他是有信心的。像我們晚上開車經過恩主宮(行天宮)的時候,燈這麼一照射,可以勾起你一絲絲的思古幽情,覺得我們不再活在水泥森林裡。也就是說,我們在一個現代社會裡,有時候會孤伶伶地,但當我們看到歷史時,發現我們跟它有一定的聯繫,當你碰到挫折時,就不會那麼容易灰心了。

我們的生命力受到體制壓抑,大概會有三種情況出現。第一個,對自己過去無知,出現一種割裂的狀態。

第二,對現存的社會疏離。如果你的生命力受到體制壓抑,自然而然就對社會疏離了。

第三。任何的創造一直停留在單純的模仿階段。

台灣現在的任何現象,包括那些學音樂的也一樣,你到外面去學得再好,老是跟著人家的尾巴後面跑,怎麼能夠有創新呢?當你對你自己祖先的音樂忽略不知的時候,你學得再好,也只是跟著人家創作而已,沒有任何的主體意識。

(石文新整理)

周偉焜:自滿是走下坡的開始

我生長在香港,從海外來看台灣,可以明顯的看到她的成長。早年在國外時,大家往往會有點羞於啟齒說自己來自台灣,但現在不一樣,國際上對台灣經濟成就的肯定,不僅使大家有信心,甚至還會帶點驕傲的告訴別人:「我是來自中華民國台灣的。」

就科技的領域而言,台灣近年來,也是「從無到有」,現在是「從有要到更好」。

就拿IBM來說,剛開始時,我們是輸入原料,然後運用台灣本地廉價勞工來生產;後來則是引進設計,交給台灣本地的廠商去做;到了八0年代,我們甚至連設計也由本地有能力的廠家去完成了。

現在IBM幾乎大大小小的產品中,都找得到台灣製造的零件,而這兩年,只有兩千萬人口的台灣,卻能製造、輸出兩百萬台的個人電腦,這種傑出的表現,也代表了台灣整個能力的提升。

我覺得台灣之所以能有如此表現,主要是因為台灣擁有鬥志高昂、反應靈敏的中小企業,市場環境一有風吹草動,他們都能利用條件,迅速的調整和反應市場需要。

其次,人才也是一大因素。中國人傳統的觀念裡,向來重視如何提供給子女最好的教育,因此人力素質也不斷提高。高水平的人才,當然能把事情做得更好。

另外,四十年來能從無到有,也要歸功於大家求生的動力。無論是升斗小民或是大企業家,人人都體認到如果不努力求生存,隨時隨地都可能面臨失敗,所以沒有人敢心存僥倖,都兢兢業業的努力工作。

長期而言,我仍是十分樂觀的。不過,現在有少數人好像已經開始滿足現狀了。我們雖然擁有不少的外匯存底,但如果大家開始追求享受而停止努力,我想那也就是真正走下坡的開始。

(楊孟瑜、盧明金採訪整理)

黃南圖:把信心喚回來

今年美國發布一項產品品質調查,我們台灣產品的排名已經高居前五名,這就是我們累積的資產。台灣如何擁有雄厚的資產?除了要政治安定、社會安定之外,還有人的因素。

我覺得中國人,尤其是在台灣的中國人,不僅聰明,而且自我發展的欲望高,拚命努力的把觸角向外伸,任何機會都絕不會放過。遇到問題或波折時,腳步更是調整得非常快,無論韌性或適應力都是第一流的。

到了這幾年雖然有改變,但是這種韌性還是在,主要是要把信心找回來。

如何把信心喚回來,是很重要的。郝柏村院長的大力整頓治安,使大家能「安居」而後「樂業」,有很大的助益;王建瑄部長大刀闊斧的整頓,基本上方向也沒錯。但是最近經濟不景氣得太快了,股市也差不多到底了,再加上許多企業紛紛外移,因此,在穩定經濟時,若能在技巧上更講究些,相信會更好。

至於產業結構轉變和產業空洞化的問題,就拿最不具技術性的食品業來說好了,以往立功最多的傳統農產加工產品,現在不得不外移到有更廉價的原料和人力的地方去,以維繫競爭力;而本地原有的廠房則改建、調整設備,改生產高附加價值的冷凍調理食品、乳製品等,來另創一片新天地。

今天企業界的負責人,大都已傳承到第二代,年輕而且專業,很少有人眼光還只局限在商業的空間,只顧埋首賺錢,唯利是圖;而是對社會責任都有共識,並且樂於去盡一份力。這個力量如何凝聚、發揮,如何使大家共同參與來提升生活品質、改善生活環境,是值得政府好好規畫引導和利用的。

(楊孟偷、盧明金採訪整理)

劉金標:認清現況再出發

台灣是有生命力的。對於這一點,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可惜的是,台灣沒有根。

沒有傳統包袱,當然學好、學壞都很快,於是先是大家樂、六合彩,接著是股市投機,社會上瀰漫著金錢遊戲的風氣,久而久之,我們原有的勤勉本質就變了。大家彷彿都忘了我是誰,而政府似乎也有插不上手的無力感。

台灣要再出發,就必須認清現況。整頓治安、修改勞基法、重建社會倫理、恢復大家的學習意願。像鴻源之類的案件,政府不應讓這種公司大到如此的程度才來處理。政府應負責提供大家一個「學好」的環境,當然,大家也必須自我要求、努力配合。

巨大公司有十八年的歷史,在創辦初期,整整四年都沒賺錢,因為當時Made In Taiwan的形象太糟了,即使你做得再好也沒用,人家還是不願意買,那是很令人傷心的。

有一段時間我也不禁懷疑台灣這麼髒亂的地方,可以生產出全世界最高級的產品嗎?結果做到了,雖然很辛苦,但我們還是做到了。

關鍵就在於全心投入、忠於本業,不受其他的誘惑和干擾,包括金錢遊戲和出走到大陸的風潮,都不能動搖我們。鎖定一個目標後,就全力以赴。即使別人都覺得不能做了,但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還是有很大的空間。

(楊孟瑜、盧明金採訪整理)

洪敏泰:腳踏實地,別無選擇

從一些蛛絲馬跡中,我感覺到無論是知識分子、白領階級乃至於社會整體,都不斷在成長。像前不久我們到山上玩,預先就準備了袋子,打算把垃圾都收集起來,下山再處理。我原以為我們的觀念算是先進的了,沒想到下山時發現,其他來遊玩的人也都是人手一袋把垃圾帶下山。

我認為台灣的生命力主要在人,尤其是勤勞奮發的人和苦幹拚鬥的精神。現在雖然好像有點迷失,但是並沒有消失,畢竟回過頭來,我們發現還是必須腳踏實地,才最實際。

台灣要更好,我覺得首先政府必須堅持現有的基本態度,朝著真理、正義去走,為改善人民的生活而努力。

民間企業要想再創造一個經濟的春天,必須保持勤勞奮發的精神,除此而外別無選擇,同時,要花更多的投資來完成產業升級。

至於大家心態上的調整和收斂,也很重要。經濟的景氣原就是有起有伏;景氣佳,固然很好,景氣不佳,也要能咬咬牙撐過去。

我們的政府現在算是很有心要把事情做好。我相信,只要有在做,就會好,最怕連做都不做。

(楊孟瑜、盧明金採訪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