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合約內容與仲介誠信最需要用力看清楚

海外求職3〉小心看不見的陷阱
文 / 彭漣漪    
2013-10-31
瀏覽數 10,950+
合約內容與仲介誠信最需要用力看清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儘管愈來愈多台灣年輕人熱衷到海外工作,但並不是每一個人的海外經驗都是美好的。

事實1:原來所謂的先進國家也不一定乾淨又有秩序

《遠見》與多位年輕人訪談的過程中,很多人七嘴八舌地說:新加坡街上也會看到人丟垃圾,在路邊抽菸,警察也不太管,有些地方很亂,非法打工的中國人到處都是,坐捷運發現有人也不太排隊,還在捷運上吃東西,塑膠製品濫用,一點也不環保……。「原本以為像日本,結果不是這樣,」陳芊曲說,她25歲,華梵大學畢業,目前在一家設計公司做繪圖。

事實2:依當地物價水準,比台灣高的薪水,非想像中好用

一般新加坡開給台灣的職缺,「最低薪資」約3.6萬台幣,看來比台灣一般起薪高1萬台幣。但在新加坡,3、4萬薪水也算「低收入戶」。新加坡物價、房租都高於台灣,餐飲商家的價格則可能是1.5~2倍不等。以漢堡王的可樂為例,一杯要台幣80元,等於台灣的2、3倍。

詹顯堯,龍華科技大學的碩士實習生,到新加坡後好好算了一下物價:一般台灣大學生平均起薪為25K,他的朋友在台灣工作,省一點,每年可存下13.5萬台幣。

而同樣工作在新加坡,扣除消費,每年可存下14.6到30萬台幣不等。看起來好像到新加坡可以多存一點錢。但這還沒算出國機票、仲介費(平均收一個月薪水)及其他娛樂消費。張千億,高餐畢業,2009年來新加坡擔任飯店櫃台人員,那時薪水是4.2萬,但現在來的人薪水只有3.3萬,「像女佣的價格」,讓她看了很不忍。

事實3:新加坡更競爭,工作可能會碰上難以想像的苦處

29歲的許大花(筆名),台北大學休閒運動管理系畢業,到新加坡度假小島聖淘沙的賭場做了兩年荷官,2012年回台灣。她碰過輸錢的客人破口大罵,將她從「祖宗八代到身體器官全罵遍」「看不到前景,我不能一輩子當別人的外勞,」許大花選擇回來,將工作經驗寫成書。

另外,新加坡本地人口350萬,卻有高達150萬人的外籍工作者,及60萬拿到永久居留權的外籍人口,加上觀光客,可說各國人都有。而菲律賓、馬來西亞、大陸人在當地做外籍工作者已多年,都是台灣年輕人初去工作時的同事、長官。

某顧問公司表示,他們最近送去一位年輕人,家庭富裕,家裡長期請菲佣幫忙,結果他到新加坡工作,長官是菲律賓人,他「忍不下這口氣」,就回台灣了。至於到新加坡工作的陷阱,又有哪些?

1.工作內容與面談時有時差異很大,務必弄清楚合約再簽

A小姐,林業相關碩士,在電子業做了幾年業務,想換個工作環境,應徵一期三個月的「娛樂公關」。天真的她以為這是酒類促銷業務,沒想到她一個晚上只賣出台幣2000多元的酒,達不到業績。想離職時卻想起合約規定,如果只工作幾天就離職,得賠50萬台幣,做一半時間,賠10萬,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其他女生上台跳組舞。

雖然她沒學過舞,但反正上台就是抬左腿、抬右腿,跟著大家搖搖晃晃;跳完舞,下台後則到桌邊陪客人喝酒、聊天,客人會給「花」(小費),達成業績也沒問題。「我一直在想,念這麼多書,卻來做陪酒小姐這種很不恥的工作,雖然達到業績,但犧牲太大,」A小姐說,她們店裡有15個台灣女生,20多個中國女生。

33歲的B先生,某私立大學MBA,原本是公家單位的聘雇人員,因為打算轉職,希望先取得國際經驗,因此去應徵新加坡飯店的前台人員,希望能夠練英文。結果他被安排在房務部門,原本以為會再被安排至其他部門「輪調」,結果在房務部一做兩個多月,每天就在客人check out後去換床單、補充盥洗用品、掃廁所。薪水3.5萬台幣,食宿自付,住四人房,「跟中國人一起住,簡直是惡夢,」他說。

2.仲介參差不齊,有些並未取得人力仲介合法執照

新加坡引進外籍人士歷史已久,仲介行業非常發達,但品質參差不齊。新加坡與台灣兩地都有未取得相關執照的「仲介」,對求職者沒有保障,而且人已到海外後,處理更麻煩。環久人力資源顧問師熊彥翔指出,取得合法執照必須在勞保局放300萬元保證金,有些人不想拿出這筆錢,就以顧問型式招攬,與學校密切合作,將學生介紹到新加坡。被檢舉過,就換一家新名字重操舊業。

另外,新加坡就業規範視雇主而有所不同,要弄清楚。一、仲介費用。一般收一個月薪水,但有人會收兩個月。如果是專業型工作,仲介費用一般由雇主支付,如果是一般型工作,受雇者要自付。二、機票、食宿、醫療費用。各公司不同,有的支付有的不支付。合約期滿,雇主要付回程機票。三、合約。合約不在台灣簽,等受雇者到新加坡再與雇主簽,在台灣可以先看合約內容。整體而言,到國外工作,年輕人一定要多做功課,更要小心被騙。

到國外工作可能是場惡夢

ETT糾紛 被控假遊學之名招攬廉價勞工

近日以來,有一些台灣年輕人指出,新加坡公司ETT(Empire Training Technologies)以「遊學、打工、實習」為名,招攬人才,結果卻是找年輕人去當廉價勞工。今年中,一群宣稱是ETT的受害人,前往駐新加坡台北代表處抗議,並開始向媒體爆料,10日11日,中視曾播出ETT涉嫌「遊學詐騙」的新聞。

ETT在今年夏天推出兩種方案,以「新加坡打工遊學圓夢」為宣傳:一種是以三個月為期,可在企業實習(註:都是服務業),一週平均工時44小時;另每週上約九小時領導管理課程,結業後由英國百年教育機構「領導管理學院」(Institute of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ILM)授與證書。

另一種內容相同,只是時間拉長到一年,但上不到一年就退出者,要被罰2萬3500元台幣。前者在台灣要先交4.5萬元台幣仲介費,後者是5.5萬。學員在新加坡工作期間,每月領取600星幣(約1.4萬台幣)「實習費」,住宿費由雇主負責。一般學校安排正規實習,會在五星飯店餐飲做服務生、櫃台人員;而ETT安排的則偏向中小型公司,有的甚至去切榴槤、賣花、做收銀員。

領導管理課 只學簡單英文單字

實際參加三個月方案的姚小姐,在中部某大學就讀,今年6月24日前往新加坡,在精品店做禮品包裝工作,從早上11點上班到晚上9點半,但根本沒有安排上領導管理課。7月25日之前,老師上課就是要他們讀捷運報紙,接下來教的英文卻簡單到爆,包括:「從one念到one hundred,再讀apple、banana之類的單字。」雖然一堂領導與管理的課都沒上到,結業時卻獲ETT頒給「領導管理」的上課證書。

更讓她生氣的是,去第二個月,雇主給她薪資單,她才知道,原來雇主給的薪資是1300星幣(3萬台幣),所謂住宿免費,根本就是從她的薪水中扣的,為什麼一開始不講清楚?住的宿舍也很糟,「像工寮,」姚小姐形容,女生洗澡間用鐵皮搭建,隔壁就是男生洗澡間,馬桶也沒有蓋子。廣告說「提供免費無線網路」,結果只能在公共區域使用,在房間用要另行付費。

一位在新加坡工作十多年的台灣人正組織這些受害者,整理資料。他查出關於ETT的各種子公司登記資料:2011年成立企業培訓公司,2012年成立私人學院,2012年成立人力仲介公司等,都是在三年內設立,宣傳卻說有15年歷史。

宣稱拿文憑 其實只是小型私人學院

而且ETT曾宣稱,上一年課程就給予Diploma,知情者批評,私人學院就是ETT設的,規模不大,但其實更像是補習班,不是正規學院。ETT在台灣的教育顧問徐培嚴回應這些指控:ETT在北中南與不同的公司或個人合作,性質像經銷商,有些經銷商可能過度誇大。

例如出最多問題的是台中合作經銷商高鼎(註:做外勞仲介)所經手的三個月期案子。「這點ETT是有疏忽,經銷商所宣傳的可能和實際出入大一點,」他坦承。關於頒發文憑,徐培嚴解釋,只上一年課,當然不能拿正式學位。關於600星幣的「實習」費用,徐培嚴拿出合約強調,學員在出發前都知道這價錢。

他也為自己抱屈,不少學員由他親自面試、送機,有些真的是「媽寶」,十多位家人去送機;有些人英文實在很差,但還是堅持要去上課(教材全是英文)。無論如何,目前已有四、五位ETT「受害人」準備提出集體訴訟,交由法院裁定。

本文出自 2013 / 11 月號

逆齡幸福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