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對比朱鎔基的成功,李克強能否再造佳績?

國際財經
文 / 張軍    
2013-09-27
瀏覽數 11,150+
對比朱鎔基的成功,李克強能否再造佳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但這次的討論,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折。這次,中國媒體所採取的批評立場,遠遠弱於過去20年來的普遍程度。當年朱鎔基所面臨的挑戰和現任總理李克強所要解決的問題,顯然具有相似之處,更不用說他們都不約而同承諾了經濟轉型,支持結構性改革。但朱鎔基和李克強真的如此相似嗎?

朱鎔基改革稅制 穩定經濟

與1990年代類似,如今的中國面臨著如山高的地方政府和商業銀行債務、不斷升高的財政和金融風險、制度改革的不確定性以及下降的中央政府收入。據《彭博社》的說法,李克強將是朱鎔基之後第一個不能實現官方年度增長目標的總理。儘管有這些相似處,但如今的局面與20年前卻大不相同。

1990年代,朱鎔基的核心任務是解決前總理趙紫陽財政集中化失敗的爛攤子。之前趙紫陽試圖在各部門間逐一進行財政改革,給了地方政府與國企勾結的空間,地方機構因此獲得了補貼,並可以截留中央政府的收入。導致國家債務高築,反過來迫使中央銀行大量發行貨幣,造成通貨膨脹加速。

在這樣的背景下,朱鎔基的改革目標主要是重新建立可靠的中央和地方政府關係,而不是提高GDP增長率。批評者稱,朱鎔基的1994年稅制改革導致了目前的房地產泡沫,因為改革讓地方政府通過出售土地提高收入。但當初是朱鎔基用分稅制(中央與地方政府共同分配地方稅收),代替收入分配制(中央政府從地方政府收入抽取一定比例),穩定了中國經濟,並扭轉了中央政府收入下降的窘境,對中國經濟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編按:在此之前,大陸中央財政能力降至歷史最低。

朱鎔基採納經濟學家提議,決定分灶吃飯,與每一個省分磋商分稅種類和比例,實行分稅制。1994年以前的財政收入,中央只占三成,地方拿七成,財政支出則是倒過來,中央拿七成,地方拿三成,推動分稅制後,中央收入已可占六成。)

朱鎔基的分稅制,推動了國有經濟的戰略性重組。此外,通過鼓勵地方政府將地方國企(以及房地產和某些公共服務部門)私有化,朱鎔基的改革加快了中國融入全球經濟的腳步。如今,中國國有經濟虛腫的情況減輕許多;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相容問題也減少;中國財政狀況十分健康;宏觀經濟也一直呈現相對穩定之勢。

朱鎔基的成功意味著李克強必須專注於不同的挑戰。李克強必須確保仍以巨大增長潛力自豪的中國經濟不會陷於沉寂,並跌落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發展中國家經濟可能過早出現減速。

李克強鬆綁市場 創造經濟活力

為了避免這一結果,李克強必須改變中國經濟模式以適應當前環境,包括與歐盟和美國的貿易摩擦的日益激烈、允許人民幣升值的壓力日漸增加、人口日漸老化、城市化的日漸放緩以及勞動力成本日漸上升。李克強應該從來自高生產率的沿海地區的產業資本進行再分配開始。這將立刻提振未開發地區的增長,增加總體生產率。但是,

由於全球供應鏈競爭前所未有地激烈,要想進入高收入行列,中國需要的不只是資本轉移。它還需要鼓勵指導技術和產業升級的政策與機制。

幸運的是,李克強對此心知肚明。事實上,產業和技術升級構成李克強經濟學的核心。但如何在中國以國有為主導的約束條件下,實現目標,依然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與過去不同的是,李克強似乎傾向於將權力還給地方政府和市場。因此沒有試圖通過中央指令控制技術和產業升級,而是給予地方政府和市場推動經濟轉型的空間。

朱鎔基和李克強確實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在中國發展面臨關鍵點時上任的。但是,朱鎔基需要和地方官員角力,以增加中央政府的權威和收入,從而穩定經濟、釋放潛力;而李克強必須反向,與地方政府協調,以創造經濟活力的新泉源。正如朱鎔基20年前的改革奠定了今日增長的基礎,李克強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未來20年中國經濟的軌跡。

本文出自 2013 / 10 月號

台灣珍奶打敗美國印鈔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