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熱情的使命感和冷靜的判斷力

研究所特刊

要有熱情的使命感和冷靜的判斷力

法律學群

文 / 鄭婷方     攝影 / 蘇義傑   2013-09-27
法律學群


法律所、財經法律所、法律科際整合所、科技法律所 大學即將畢業的小威是歷史系學生,因為親戚遭遇車禍法律糾紛,卻求助無門,讓他興起報考法律研究所的念頭,只是他懷疑自己毫無法學背景,可能半路出家、轉念法律研究所嗎?

小威可能夢想成真。國內不少法學院皆針對非法律系的畢業生,開設碩士班,稱為科際整合法律所、或碩乙班;部分學校限制有工作經驗者報考。只不過考生要注意,這類法律專業碩士班,課業繁重,需修習70∼90餘個學分、加上論文,始得畢業,修業年限至少三至四年。

以一般法研所來說,通常財經法組、民商法組及刑法組報考人數較多,國際法組報考人數相對較少。法律所出路,除了一般熟知的律師、司法官(檢察官/法官);也有人擔任政策研究員、國會助理,各大企業則需要法務人員、專利法專家等。

案例式教學 避免恐龍法官出現

法律研究所教學趨勢,現在重視「案例式教學」。過去法律系教的是純法律、法條的解釋跟適用,現在則強調要融入社會生活的經驗法則,避免爭議。政大法學院院長楊淑文指出,現在教學加入很多法院判決當成實例,讓學生去發掘、討論,法官判決時有何未顧及的面向,並釐清爭議。如預售屋買賣糾紛、地震房屋倒塌訴訟、兒童性侵案件,都是討論的主題。

隨時代變化,法律學群亦非常看重「公益服務」,希望研究生在學期間,用法律專業關懷弱勢。像政大開設公益服務學程,給研究生選修,由學校與法扶基金會、消基會、殘障聯盟、金融消費爭議處理評議中心等單位合作,教授帶領學生,提供法律諮詢服務。東吳法研所則開法律實習課,讓研究生可親赴台北地院,與法官一同工作,了解法庭實際運作。

考試現場

要有觀點,口語表達與臨場反應都重要

詢問法研所學生,幾乎各個都是身經百戰,對於短時間內,有條有理回答申論題,一點也不陌生。只是,以前的考試,多直接問「何謂侵權行為?」「何謂債務不履行?」等傳統申論題,現在考題比較偏向案例式命題,希望學生去判斷這個案例事實裡面,有哪些是爭議問題,然後再適用法律、法條。

面對這麼多考試達人勁敵,如何準備法研所?東吳法律所碩二生張家豪說,要兼顧基本觀念,在各法律領域,如民法、刑法各選定一套權威著作加以熟讀,也要勤加練習考古題,訓練自己在一定時間內,分析複雜案例事實,適用法律條文,並提供合理法律意見。練習完考古題後,更要與同學討論,找出自己答題盲點。

東吳法學院副院長林三欽建議,筆試寫作一定要分點、分項,陳述層次分明,較為討好,切忌僅背誦抄寫補習班講義,卻毫無個人想法,「同樣的答案在一次考試中反覆出現,」必定露出馬腳。如果大學非本科,研究所要轉念法律,從語言教育系轉戰東吳法研所的張漢威現身說法:一定要多關心時事,留心其中法律議題,廣泛閱讀各大報社論,形成觀點,更要常看英文雜誌,增進閱讀能力。

關心法律時事 培養批判能力

要從事法律專業,口語表達和臨場反應非常重要,東吳法律所的面試,要學生先隨機抽時事題,然後論述自己的想法。林三欽說,考生一定要關心社會脈動,展現批判社會事件的能力。楊淑文則指出,不少教授會在口試時,針對學生回答,再犀利追問、甚至質疑,不少學生當場就慌了手腳,還有人流下眼淚!「學生面對質疑,必須立即做出反應,更要有法有據地論述,」她說。

為培養面試時的台風,張漢威趁著夜闌人靜站在學校司令台,對著空氣演講,訓練膽量;在家時,則對著鏡中自己講話,調整說話速度和儀容。「正式面試時,放輕鬆,像說故事般講話就好,」他分享。

校園現場

一步一腳印 法律之中無捷徑

東吳法律所碩二生張家豪,回憶起碩一時,天天都像陀螺一般,忙到晚上1點才就寢。早上上課,下午在系辦打工,晚上念書或上課,週末時間更全部都在準備課堂報告跟國考;到了國考前,除了上課,全心全意準備,讀書時間維持12小時上下。這是大部分法律所學生的生活寫照:考試多、報告多,很多時候須窩在圖書館,自己琢磨學習。務必要做好時間規劃,面對課業及國考雙重壓力及內心煎熬。

法律怕念 一念它就怕你

已經考上律師、司法官考試的張家豪回想,每次寫完考卷、報告,都頗有曹雪芹「滿紙荒唐言,誰解其中味」之感。關於校園學習,法研所學生不像大學時期是基礎法學、法條的單向學習,幾乎每堂課都必須事先準備,踴躍發言,更有許多對於爭議法律判決的討論。張家豪說,像財產法專題研究課,每一次都要在口頭報告前一週,先繳交書面報告,口頭報告當天,教授會針對報告內容深入提問,大家莫不戰戰兢兢。

法律所的學生亦有機會站上實習法庭。張漢威回想,自己印象最深的課,是教授把同學共分為三組,分別是大法官、原告方,還有被告方。不僅要先交書面報告,更要實際演練出來,練習釐清抽象憲法精神、法條,與實務爭議結合。

楊淑文形容對法律所學生的觀察,多半都是碩一、碩二修課兼準備國家考試,碩三一整年寫論文,而論文正是法研所學生很大的關卡。隨手拿起一本展示,「法研所的特色是論文都很厚,」楊淑文說。在法律所,寫論文非常費工,主要因為大部分教授要求需納入外文文獻、判例,光是閱讀整理英文、德文或日文文獻,便是浩大工程。

念法研所到底有用嗎?林三欽分析,碩士歷練要讓學生,能獨立研究、分析問題、寫出報告、口頭說明,並接受評論。張漢威則說,法研所就是訓練法律人,「站起來要能講,坐下要能寫,更要去保護不懂法律的人。」「法律怕念,一念它(法律),它就怕你,」楊淑文總結法律學科的特殊性,沒有學習捷徑,因為再聰明的人,還是要一步一腳印從扎實的法條學起,研究所的教育,旨在培養學生分析法條、案例、多面向思考爭議的能力。

產業現場

前輩經驗 地檢署檢察官 劉怡君

熱情與使命感是動力 認真負責態度是基本功

篤定的眼神、自信的態度,說起話來有條有理,這是檢察官劉怡君給人的第一印象。從小對法律有興趣的劉怡君,一路念政大法律系、法律所。碩一時律師、司法官雙榜題名,後來選擇走檢察官這條路。主要是因為她,內心容不下模糊灰色地帶,「當律師難免接到不認同的Case,以我的個性很難幫如此當事人辯護,」劉怡君說。

成績優異劉怡君,初入職場,還是難免碰上震撼教育。他想起自己剛任職一個多月,遇上一樁雙屍命案,「清晨接到電話,完全不了解狀況,匆匆趕過去,」她回憶。劉怡君描述地活靈活現,「到案發現場,一定不能腦袋空空,因為很多警察看你是菜鳥,還會考你」。因此在途中,她趕緊用手機查及時網路新聞,更趕快在腦中構思到現場後,要注意哪些線索跟細節,如:哪邊有血跡、打鬥過程、兇器為何、是否為密閉空間等。

現場採樣完畢後,劉怡君立刻跟法醫約時間解剖,做解剖筆錄,一回到地檢署,更立刻打了一張交辦清單給警方。包含要調閱監視器畫面、通聯紀錄、金錢帳戶往來,就怕漏掉任何細節,如此認真負責態度,也贏得警方的尊重。

從學校到職場是否有挫折?第一次開偵查庭,劉怡君準備充分。事前把要訊問被告、證人的問題清單,一一列出,但仍面對「訊問技巧」不純熟的衝擊,「看別人問都是理所當然,自己上去問卻不會問!」研究所訓練對職場生涯幫助很大

劉怡君發現,有時總無法問到需要的資訊,有時漏問關鍵問題,有時則要跟被告、證人打心理戰。因此,常跟地檢署前輩請益經驗,也用空檔閱讀前輩筆錄內容,學習訊問技巧及面向。她舉例,證人到庭外後的情緒反應,或當庭哭泣、說不出話,都要列入調查,「看到這些情狀,都要小心,並深入了解證人是否遇到恐嚇威脅。」這些小細節,都是學校沒學過的,要從日常檢察官工作中點滴累積。

雖然剛入職場,任檢察官兩年,劉怡君指出,念了研究所,的確幫助職場生涯能夠在短時間內上手。研究所裡,要寫大小報告,常需整理文獻資料,早練就一身組織、架構、分析的清晰邏輯,對於執業時判斷、釐清案情,非常有用。

檢察官生活,每週上班日大多8點上班,將近晚上10點才能下班,忙碌非常。工時不固定,例如警方夜間要執行勤務,可能凌晨4、5點就得待命,一直忙到隔天;或有嚴重命案、車禍,半夜也可能要趕赴現場,這樣的工作需要使命感,才能持續下去。劉怡君說,每次到命案現場,要認清職責所在,因而不害怕,「今天不是去看死人,是去深究是否有人要對死者的死負責,」即使面對挑戰,她眼裡仍燃著為正義而戰的熱情。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