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改善四大問題堅持核心優勢與專業尊嚴

嚴長壽為台灣技職教育把脈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3-06-04
瀏覽數 12,250+
改善四大問題堅持核心優勢與專業尊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回顧過去3、40年,打造台灣經濟奇蹟的除了知名的大企業外,背後更是由一群沒沒無聞的「黑手」頭家所支撐。這些占台灣企業界98%的中小企業主,是台灣經濟奇蹟幕後的無名英雄,他們擁有扎實的技術能力,開一家自己的小工廠,憑著一身膽識,拖一卡皮箱「凸」全世界,英文不夠好,也能用優異的產品力,打開市場,成為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也因而打造不少「黑手變頭家」的奇蹟。但現在,台灣底層這種堅實的技術能力卻被錯誤的教育政策逐漸掏空。

政府大量放寬職業學校升級技術學院、技術學院升等為科技大學,堪稱教育亂象之最。過去10多年來,台灣技職學校努力拚升格,不只學校有這種虛榮之心,還包括每個地方的立委、行政首長、民意代表及家長等「選民」,都一致認為自己的家鄉要有大學。

念職校卻仍以上大學為目標

我們先回顧這20多年來高職、專科及科大幾項數字的消長。1970年代,政府為配合發展資本、技術密集工業,高職與高中學生比例為六比四。到了1980年代,為發展高科技工業及石化產業,廣設高職,將高職與高中學生比調高為七比三,這個時期高職成為就業人力最堅實的主力。然而近10多年來,政府號稱因應知識經濟、產業轉型,技職教育政策也大幅轉向,高職與高中學生的比例又向下修正為五比五。但更值得注意的是,高職升學率從20年前的10%,這3年大幅揚升到77%的高峰。在弭平高中高職差異、延後專業分流之下,高職升學主義抬頭。換句話說,有七成七的高職生,念的是職校,但仍以上大學(包括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為目標。

高等技職教育盲目擴張

為什麼高職生想要繼續升學?這又跟高等技職教育的盲目擴張有關。

政府一方面縮減高職,另一方面,卻自1996年開始,大力鼓勵專科改制為技術學院;技術學院改為科技大學,彷彿是一場拚升格的競賽。這場競賽令原本70多所的專科,大幅減少到現今僅存的15所。可是與此同時,技術學院卻年年暴衝,自1974年成立第一所開始,2002年已經達到56所的高峰。現在技術學院減為31所,因為已有20多所升格為科技大學,因此,科技大學在過去10年間,由2000年的11所增加到現在的46所。

表面上高等教育連年擴張,似乎是台灣教育的提升,但骨子裡是家長輕視技術,抱持「讀書才能出人頭地」的單一價值觀在背後推波助瀾,成為大學開放升等的「幫兇」。若家長不鼓勵孩子拚命考試、升學,這些學校自然沒有市場的假性需求。高等技職體系膨脹,似乎為職業學生廣開升學之門,可以不斷精深研究,然而,事實上在這個「科技提升」的美麗名詞包裝下,其實暗藏很多危機。

技職教育的四大問題

Q1無實務經驗的博士攻占技職體系

大量開放專科升級的結果,加上升等評鑑政策的誤導,許多為求升等的學校,因為缺乏博士師資人力,一時間創造了短暫的「博士假性需求」。原因在於,政府沿用一般研究型大學的評鑑標準,讓想要升級的專科為了滿足教育部的評鑑要求,大量引進了有研究學歷、卻無實務經驗的博士進入技職校院。

這無異表明,職業學校率先迷信學術及博士勝過日積月累鍛造出的實作技術。這是一種盲目崇拜學歷的虛榮,同時助長了高學歷通膨的現象。當這些只懂觀察研究,卻不諳專業實務的教師,頻繁交流,甚至定期更換,才能時時掌握市場最新情報和最新技術,學生才可能真正從他們身上學到職場要求的最新技能。當技術教師也走向終身職與追求升等之路,向學術傾倒,這種現象表示技術學院無法與市場接軌,傳授最新技術,自然學生也就學不到實質的東西。誠如李家同教授跳出來批評的,台灣現在技職體系教育式微,政府政策明顯在減弱技職體系,「搞得技職學校像工學院,但沒有技術,學問又比不上工學院」。技術、學術兩頭落空,這是技職教育的第二個扭曲。

Q2業師努力拚博士

技職學校在學術老師充斥下,升格後反而變成了台灣職業教育的殺手,甚至連原來為專業技術開放的「技術老師」(也就是不要求學歷,以專業技術資格任用的廚師、技術士等教師),也為了得到終身教職的鐵飯碗保障,紛紛迎合升等的需要,做出一大堆不務實的研究報告、社區教學,或競相輔導學生參加比賽、鑑定,做為升等的條件(這些都是教育部新設的技職教師升等辦法),讓人哭笑不得。其實,職業教育的技術老師,本來應該與業界第二個扭曲。

Q3分數的排擠效應

目前台灣幾所比較著名的技職學校,其最低入學分數,居然在聯合考試的招生中必須達550到600分以上的高門檻。換句話說,考試成績不是最好、但對行業有十足熱忱與天分的未來明日之星,極可能被分數排擠、淘汰。這是技職教育的進駐了所有的教育行政主管職缺之後,學院風格主導了職業教育生態:專業教學變成理論課程,紙上談兵勝過實務打拚;原來任教於技職學院的老師為求保住教職,放棄理應致力的專業實務,全面加入補修碩士、博士學分的行列。這些是我觀察到技職教育的第三個扭曲。

於是,以高分錄取學生為傲的高職,被精於強記、筆試優異的學生搶著入學,但他們的心真的在學習技術嗎?還是仍以升學為目的?不要忘了,按教育部統計,現在有七成七的高職畢業生想要繼續升學,高職不過是他們升學道路上的跳板而已。

是誰給了他們這樣的美夢?技職教育廣開善門的結果,很多原本只想學門技術,找一份工作的年輕人,抱持著繼續留在校園「深造」的虛幻夢想。專科讀完了升二技,二技畢業了就可以修碩士,碩士修完了再一步就可以當博士。

這樣的升學直升梯,讓台灣許多年輕人不再願意當「基礎螺絲釘」的技師,台灣基層技術人力逐漸被掏空。

Q4技職教育以「招生」為導向,而非以「就業需求」為導向

好好請來學有專精的專業老師,在學校把學生教會了,學生畢業後,便銜接進入專業職場,老師從旁協助,這應是技職教育的本質與初衷。進步的教育應該走在就業市場之前,但現在我們的技職教育是跟在市場後面,而且遠遠落後一大截。技職學校的科系往往以招生為導向,卻不以就業需求為導向。為了招生,很多學校強調××管理學系、××數位學系,名字聽起來都很厲害,但卻沒想到,學生進來學的不是實際的東西,出校門才知所學完全與實際不符。

其實很多進了高職專校的學生,也面臨另一種考驗,那就是課程設計遠遠脫離現實,根本學非所用。例如,目前許多餐旅學校為了擴編或升等,紛紛成立國際會展系,但我們一方面沒有國際會展環境,更沒有會展師資,這個系成立的意義何在?

現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使用率不高,取而代之的是國內商品及家具相關展覽,盛況不再。而一大堆技職學校,如今才來設立國際會展系,更是時空錯置,比之於其他國家目前先進會議中心的所有專業人才培育,如國際行銷、同步口譯、會議行政專才等等,我們若設會展科系,真正見過大場面的師資幾乎完全不成格局,要不是完全沒有會展經驗的老師,要不就是只辦過國內少數幾場中小型會議經驗的專業人才。試問,這樣沒有國際人才挹注的國際會展系,如何帶動台灣會展產業走向未來?

挽救技職教育的三大方向

針對上述我看到的技職教育弊病,在此我想試著提出幾個可能的救治之道。第一,堅持核心優勢;第二,從「學」到「術」,設立雙重門檻;第三,建立專業尊嚴及標準。

一、堅持核心優勢

為了矯正技職院校過度往「學術」傾斜,輕忽基礎技能,我覺得配合我們的優勢一定要從「學」走回到「術」,再走到「藝」。如果學生不動手實做,將會對事物毫無感覺,只能依靠來自書本的知識。而這個「術」不只包括了「技術」,甚至包括了從技術往上提升至更精深的「美學與藝術」。

以開平餐飲學校為例,開平原本是最早被政府導向要轉型為綜合高中的高職,但它最後卻主動放棄了。雖然開平在設備和教學內容仍有進步的空間,國際化也有待加強,但他們摸索市場,然後跟著市場走。開平勇敢捨棄之前一堆雜七雜八的綜合課程,專注在餐飲之中。在如此小的校區規模,沒有政府資源之下,卻也弔詭地不受政府束縛,緊緊守住自己的核心優勢,禮聘一流的業界專業教師與業界總經理,每年的招生不但不成問題,還是許多熱愛餐飲工作學子的第一志願!

台東也有一所1960年初,由來自瑞士白冷會的錫質平神父(Fr. Hilber Jakob)創辦的公東高工。設校至今,公東高工以培養優異技術而聞名,時至今日,仍經常囊括全國技能比賽的冠軍,原因無他,只因在50年前,錫神父為了讓台灣最偏遠地區的學生脫離貧窮,擁有比西部學校更好的競爭力,除了硬體建設,同時從瑞士與德國帶來了20位世界級的工匠師,以志工方式為台東的學子教學,他們建立的傳統與撒下的技術種子,如今依然遍地開花。

50年前一個西方神父都看出的解決辦法:「找最佳的師資到最偏遠的地區,提升當地學子的優勢競爭力」,為什麼我們的政治人物到現在卻還不懂!

二、從「學」到「術」,設立雙重門檻

從「學」到「術」,兩者均衡,這得同時對老師及學生設立一種雙向的門檻設計。如果我是技職學校的校長,必須認清自己的優勢和價值。職業院校要有自己的尊嚴和信心,任何學術界老師想進技職體系並不是無條件的接受,照單全收,甚至引以為殊榮。如果今天一位聲譽卓著的學術型大學教授,要來以餐旅見長的專科學校教市場行銷,對不起,他得證明自己曾在業界服務,市場歷練過,或要求他在兩年的時間,利用寒暑假到各餐旅相關產業,補修業界學分。

技職學校不能被只懂書本理論的博士所壟斷,另一方面學生也不是誰考高分就敞開大門,提供豐厚的獎學金,張臂歡迎。我始終覺得,技職學院收一般高中畢業生也必須設立一定條件。如果一般高中畢業生告訴我,他喜歡餐飲,那我認為他必須能夠向我證明真心喜歡餐飲,而且對食材的敏銳度、餐飲的概念均有相當了解,而且經過負責的廚師背書推薦,這才表示你真心喜歡。

同樣的,很多專業老師覺得自己有機會從業界到學校,打定主意一輩子蹲在校園當老師,這根本是錯誤觀念。專業老師的競爭力不在於多會寫論文、多會教學生考證照,能否回到業界才是他真正的「升等考試」。如果學校的業師出去都找不到工作,沒辦法證明可以在外面生存,就代表他的東西已經落伍了,那麼他的學生又怎麼會有前途?

這樣的交流,老師等於替他的學生造就未來,因為技術和人脈都已經預先鋪好路,知道業界需要的人才,也培養出適性通才的學生,從學校重新進入業界的老師也可以引進優秀的學生就業,

大家互相學習交流,如此才能夠全面提升技職與業界的水準。

三、建立專業尊嚴及標準

當技職體系以上述的專業高度自我要求之後,才能進一步以藝術的高度來看自己。好比德國教育體制,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要做性向分析(目前出現另一種看法,認為太早分流,已提升到更高年級分班),而德國聯邦法律規定職業學生必須到業界當實習生。因為德國的技職學校認為,學校的工廠設備一定比不上業界最新設備的競爭力,所以早早將學生送去,讓學生不斷嘗試,才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工作。

此外,同樣重要的就是要建立「專業榮譽感」(Professional Pride)。當一個人逐漸摸索,導向自己最合適、最喜愛的事,就會以自己的工作為傲。開挖土機其實是需要很多技術的工作,我每每在工地看著他們如何技巧地操作機器、如何在險坡上精準地開挖、搬運移動無所不能,我看得嘆為觀止。可是相對這份工作,也有它的危險性,在台灣我們看到的操作員大多穿夾腳拖鞋,嚼檳榔,但在德國、美國、英國、加拿大,所有先進國家,都有非常嚴格的工安規定,一定要穿戴硬頭靴子、工作服、頭盔、眼鏡等。

假如我因為當工人,無法建立自己的「專業尊嚴」,就覺得做工可以隨隨便便,那這張證照又有什麼意義。我覺得將來如果不按規定,或許連證照都可以吊銷,這樣才能逼他們更加專業,做事更標準化,大幅減少工安傷害。專業人才,物稀為貴,將來他們的待遇一定會更高。

學校定義、學習方式將有大轉變

當教育從賣方變成買方市場之後,我覺得將來學校的定義也會改變。很有可能,未來的學校必須產出、提供更多的「教育產品」出來,學校必須要有各式各樣教學的元素,以更多元的方法來啟發孩子。假設我們政策上有更多元的教育產品出來之後,學校就會不一樣。所有學系學門,最後將被放在百貨公司的貨架上陳列,讓消費者(學生)自由購買,優勝劣敗,最能滿足學生需求者就能存活。

在這樣的學習百貨公司裡,我不是指教學商品化,或是藉名聲販賣學歷,而是指「學生可以自己按興趣排列組合自己想學的東西」,由被動的、無方向性的學習,轉換為有目的、有意向的學習。

例如,廚師也可以選化學課程;文科學生可以修古典物理;設計系學生可以讀材料化學等;學生可以針對自己的興趣,進行「跳躍式」、「點菜式」的學習,最後有沒有一張學歷已經不重要。他們甚至可以只選某個學校,某幾位老師的某幾門課程。這時候優異的學校就有競爭力了,當然每個老師也必須更有競爭力,那些無法吸引學生實務教學,或無法引導學生深入研究的教授,將被迫面對更白熱化的競爭。

回到教育本質:為青年照亮未來

或者,學校不只像百貨公司,「書店」的比喻更好,因為你不可能將書店的書全部看完,而且你現在可能專注眼前工作,日後回過頭來有需要時,隨時都可以繼續學習,而且更明確知道自己要什麼。

所以,我們要告訴學校和老師,如果你的學校陳列的都是雜亂、甚至過期的產品,你只不過是個「學術的雜貨店」,但如果你是專業書店時,等於挑出了特定族群需要的項目,這是關鍵,你可以規劃最好的產品出來,凸顯學校存在的珍貴價值,否則就得被迫下架(以上為針對職業教育的看法,對於學術性大學各領域自有其學術必要性,個人不予置評)。

當我們的老師沒有好的挑選機制,也沒有合適的退場機制,這時候就要靠學生了。如果學校沒人念,課程沒人選,勢必遭到淘汰,好像書店一樣。你不夠好,沒有辦法讓學生感到你的不同,那你就被淘汰了。因此,所有的學校不再是販賣學歷的學店,而是回到最原初的本質:知識的傳授、品格的培養、技藝的學習,讓所有身處其中的人,如沐春風。

教育必須是為青年人照亮未來的探照燈,而非重複過去的後照鏡!

2013年06月

我的人生贏在技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