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十缺風暴!過去的誘因變成現在的生存壓力

台商回流1〉大陸中型台商苦不堪言
文 / 范榮靖    
2012-11-01
瀏覽數 16,550+
十缺風暴!過去的誘因變成現在的生存壓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台商,何去何從?」近期以來,這已是大陸台商心中最常問自己的一句話。想要回台?苦於台灣政府配套措施不夠完善;留在大陸?整個大環境今非昔比,一日比一日難熬。

昔日大陸優勢,不復存在了。廉價勞動力、土地及租稅優惠已成過去式,加上環保執法嚴格、人民幣升值、原物料上漲,以及歐美訂單銳減,在在使得當地製造業,苦不堪言。

去年底,《遠見》前往珠三角、長三角、及溫州地區,深入剖析大陸這個世界工廠,到底出了什麼狀況?沒想到,事隔一年,問題更嚴重。整體來看,中國大陸經濟表現差強人意。今年第三季經濟成長率7.4%,連續七季下滑,更創下2009年以來的最低紀錄。

仔細分析,出口問題最大。支撐GDP的三架馬車中,大陸的內需、投資仍繼續成長,唯獨「出口」貢獻率不只為零,還是負5.5%。

2011年7月,滙豐中國製造業PMI(採購經理人指數)49.3,跌破50,代表整體萎縮,是2009年3月以來最差狀況。一年多過去了,今年8月,這個數字再度跌至三年多來的最低47.6。

近年來,台灣對大陸投資也減少了。經濟部投審會統計,今年1至8月,含補辦案件,共有416件,總金額約83.0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607件、104.21億美元衰退31.47%、20.31%。其中,投資占比最高的電子零組件製造業更是下跌46.71%。「台商現在面臨的困境,五缺增為十缺,」工總副理事長許勝雄對外分析,以往缺人才、水、電、土地及資金等五缺,但近期又再缺原料、訂單、油料、通路及前景,情況惡劣。

地方政府給小鞋穿,台商苦撐

雪上加霜的是,大陸地方政府支持台商力道,也不如以往。「內、外資對待標準不同,甚至穿小鞋動作不斷,」一位在長三角待了20多年的林總經理比較,大陸近年為了扶植內地企業,明顯採取兩套標準,陸企違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台商必須100%守法,成本因此墊高;而當地公安、環保、人資單位又時常前來「視察」,相當困擾。

最近,釣魚台主權之爭,大陸全面抵制日貨,更讓台商憂心忡忡。例如康師傅控股因為日資三洋食品持股33%,已被大陸網友發動抵制。「我們有著很深的不確定感,不知道哪天就會成為箭靶?」一位在長三角設廠20多年,台灣高科技上巿公司財務長擔心地告訴《遠見》記者。

近期,不少中小台商已經撐不下去了。仲秋10月,從上海延安西路高架往西駛去,約莫一個多小時,抵達昆山巿淀山湖鎮。双馬路上,一家專門進行模具、銅箔、鋁箔、絕緣材料加工,主要供應筆電大廠的台資企業,偌大的廠房居然空無一人,機器設備也被搬走了,早於上個月無預警結束營業。

陸企低價競爭,台商難招架

從去年起,這家台企因為產品門檻低,陸企紛紛搶進,殺價競爭,使得訂單銳減,終於撐不下去關門。「現在老闆在哪?我們也不知道,」當地同業告訴《遠見》記者,大家都在苦撐待變。

此刻,淀山湖鎮正為了迎接中共18大到來,路旁貼滿「聚焦新產業,決勝現代化」標語,好似生機盎然;但諷刺的是,走進周邊工業區內,卻是一片蕭瑟。「廠房土地出租出售」「獨院廠房招租」「中國釣魚島廠房出租」「園區廠房招租(配套:食堂、宿舍)」「銀行無抵押貸款」,行經各個路口,處處掛滿這類的紅布條。

專門生產絕緣片、天線端子、電子配件的士丰電子董事長邱春暉感受很深。去年,因為下游廠商訂單銳減,士丰連帶受創,差點虧損,所幸重新調整策略,狀況才有好轉。

他坦言,絕緣片的技術門檻低,毛利因此也低,成本很大比例來自勞工薪資、福利,從2008到2012年,占比從15%漲到25%,加上陸企低價競爭,利潤愈來愈低了。他因此從去年開始,加強研發毛利較高的電腦、手機連接器;同時,連接器製程也正試著全部自動化,屆時準備將生產線移往台灣。

中型台商經營壓力最大

昆山素有小台灣之稱。從1990年首家台資企業進軍昆山以來,現有近4000家台商落腳昆山,又以高科技業為大宗,例如鴻海、仁寶,為昆山帶來實質效益,貢獻全巿70%GDP。

但今年昆山工業1至8月產值,總計5514.74億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長7%,低於工業增加值全國平均10.1%,也低於江蘇省12.3%、廣東省7.3%。昆山不是特例。從珠三角的東莞、長三角的蘇州、南通,到大西部的重慶等地,各地台商製造業現幾乎都遇到轉型問題,尤其又以中型企業最為嚴重。

花旗中國零售銀行研究與投資分析主管邱思甥分析,大型台商因為基礎雄厚,還能挺住;而小型台商較為靈活,也能自謀生路;唯獨中型台商規模約在200~300人,面對不斷攀高的各式成本,訂單又大不如前,融資也不易,經營壓力特別的大。

從政府到員工,台商難以解決的問題

1.勞力成本趨高,員工不易管理

台商到底遭遇哪些問題?十缺中,最難還是既定的中央政策,尤其是年年薪資調漲。「廉價中國再見了,」邱春暉感慨地說,大陸十二五期間,中央政府還規定最低工資每年要漲15%至20%;明年,工資、福利,加上加班費,將會超過台灣。

他解釋,大陸勞工最低薪資雖然每月約1300多元人民幣,但因招工不易,多數廠商只好加薪,加上社保五金(養老保險金、失業保險金、醫療保險金,再加工傷保險和計劃生育保險)、住房公積金,以及加班費,每人每月實際要支付約4000多元人民幣,已接近台灣最低薪資水準。

偏偏,薪水給的高,員工又不滿足,不好管理。「很奇怪,不管來自哪裡,都一樣難管,」邱春暉不客氣地說,這些大陸1990年以後出生的員工,因為一胎化,備受父母寵愛,錯都是別人的錯,不會檢討自己。

士丰電子董事劉士豪舉例,一位員工將絕緣片切割錯誤,卻一直辯解是機器問題,直到一項一項檢查,確定機器無誤,他才承認自己失誤。士丰電子不是個案。10月上旬,鴻海旗下富士康位於河南鄭州的工廠,因為加緊趕工iPhone5,使得線上不少作業員壓力備增,加上無法如期休假,進而發動千人罷工。事後,鴻海雖然對外解釋,並無罷工,而是員工之間爭執,但不少人還是質疑這個說法。

2.大陸年輕人追求生活工作平衡

其實,如同台灣一樣,大陸愈來愈多年輕人不想在工廠當作業員了。前一陣子,士丰電子董事劉士豪在淀山湖鎮一家店裡腳底按摩。他問女師傅,為何從工廠轉來這裡,薪水多嗎?女師傅回答,薪水沒多多少,但工作時間固定,不像在工廠時常加班,而且上班期間又不能隨便走動,很不自由。

這些90後,不再像上一代全心工作賺錢,而是工作之餘,也重享受,追求生活、工作平衡,例如唱唱歌,或和男女朋友出去玩。也因此,當地不少工廠都像士丰電子一樣,提供免費住宿,但不少人卻寧願自己花錢,在外租屋,享受下班後的生活。

世代工作態度改變外,當地政府對勞工過於保護,也讓台商不堪其擾。「每件案子都會處理,」蘇州一家高科技公司主管透露,每次只要員工表現不好被裁員,向當地政府申訴,勞工部門就會派人調查,耗費相當多時間因應。

這位主管進一步解釋,大陸法律規定,員工每月工時有上限,但訂單臨時被追加,工時超過時,就會被處罰。因此,也只能督促自己少犯錯。

3.地方查稅,台商人身沒保障

今年以來,大陸經濟成長趨緩,各地財政收入明顯不如以往。前三季累計, 9兆588億元人民幣,雖比去年同期增加10.9%,但增幅減少18.6%。然而,各地政府想的不是如何加速稅制改革,營造良好的經商環境,反而加大力度查稅。

今年7、8月,廣東省就展開一波針對進口原料加工申報查稅,不少台資被動元件廠商受波及,甚至有位高階主管被海關拘留。

現階段,即使兩岸已經簽署投資保障協議,但在人身保障、爭端解決機制部份,仍嫌不足。例如,在現今大陸司法並非獨立的情況下,如果台商對於大陸地方政府處置有意見,也無法訴諸國際仲裁。

4.政治添變數,台商重要性大降

「台商只能自求多福了,」一位蘇州台商感觸很深地說,台商在大陸的重要性江河日下;如果技術、產品沒跟上,只好等著被刁難、淘汰,甚至許多優惠到期後,就無法延續。例如,一度炒到最高點的重慶設廠潮,現正面臨進退兩難的尷尬處境。2009年,重慶巿委書記薄熙來成功吸引惠普電腦設廠,相關供應廠商也跟著前往,包括電子五哥。

但好景不長。一方面全球電腦成長趨緩,加上惠普全球個人電腦第一寶座岌岌可危,訂單不如預期。另一方面,今年3月中旬,薄熙來因為重慶前副巿長王立軍事件,已丟掉政治前途,加上18大又即將換屆,也使得當地台商擔心,原本土地、租稅、運輸補貼等優惠政策能否延續。

「優惠確定只到2013年,之後還不知道,」一位在重慶的電子五哥工作的主管透露,現在變數很多,至少要等到18大後,誰接重慶巿委書記才能明朗。但電子五哥的中小型協力廠商,就沒那麼好運了。「西進,真是一場惡夢,」蘇州一家專門生產螺絲螺母的五金電子主管告訴《遠見》記者,原本計劃在重慶壁山園區設廠,但至今土地問題兩年多都沒搞定,害得他們只能將產品從蘇州運往重慶,運費全自己承擔。

原因出在,中國大陸近兩年打房,使得地方財政收入大不如前。例如今年3月,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接任重慶巿委代書記後,重新檢視重慶財政支出,縮減支出。使得原先談好給協力廠商的好條件,都無法實現。

此刻,企業如何因應?「『剩』者為王,」一位東莞台商表示,現在整個業界流行這麼一句話,面對各式挑戰,誰能「剩」下來,誰就有機會。從轉型、升級、到工廠遷往成本更低的東南亞,都是台商因應作法,甚至不少台商擴大在台投資。

可成科技就是一例。受到去年10月,蘇州環保事件停工影響,可成重新調整布局。一方面,減少蘇州規模,加大江蘇北部地區泰州、宿遷;同時,也擬定百億,擴大回台投資。「創新研發、高階機科生產,都將以台灣做為根據地,」可成科技財務長巫俊毅說。

只是,回台投資並非適用每個台商。「台灣很多產業供應鏈並不完整,」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池瑞全點出。多數台商都想回台定居、投資,但卻卡在台灣政府效率令人不放心。「光是缺人、缺地都搞不定,島內意見一大堆,更遑論重新建置產業鏈這個複雜問題了,」一位昆山台商批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