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韓國青年 肚子都餵不飽,哪能談理想?

國際現況2〉88萬韓圜世代=23K
文 / 林士蕙    
2012-07-30
瀏覽數 98,250+
韓國青年 肚子都餵不飽,哪能談理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個連不少韓國人都不願相信的現象,2007年經由禹皙熏寫出《88萬韓圜世代》一書揭露,立即轟動,至今暢銷超過20萬本,是討論韓國年輕世代重要著作。

禹皙熏是曾任韓國政府公職的留法經濟學家,專精研究主題之一即是美韓FTA,現為韓國綠黨、青年黨創辦人。

為何為年輕人發聲?他坦承,自己是1968年生,在韓國學運盛行的80年代成長,近幾年來他發現韓國年輕人對改革社會的熱情,不再像以前那麼熱血。

經過深入探訪,他恍然大悟,如今的年輕人,竟比當時經濟發展較差的自己那一代,過得更痛苦。肚子都餵不飽,哪有力氣談理想?

根據他的研究,扣除掉招聘非應屆、中小企業招募、及非典型就業後,目前韓國大企業、公務機關每年新進正職聘用人數僅能雇用全國5%的應屆大學畢業生,其餘的95%淘汰者,就只好去中小企業或做薪資低、福利差的派遣工作。

大企業外移 派遣工作占三成

因此,即便有5%的應屆畢業生,還可以拿到最低約台幣6萬元起跳的薪資。由於太多人做派遣,或者根本無業,讓韓國20到30歲世代人的整體月收入平均,低到只有台幣2萬多,也就是88萬韓圜。

整體而言,韓國官方統計,30歲以下年輕人失業率是8.3%。韓國整體非典型就業人口,約占整體就業人口達三成,20至30歲約占整體非典型就業人口的18%。

造成這個88萬韓圜世代的關鍵原因,是亞洲金融風暴後,三星、現代、LG等大企業,逐漸往國際化發展,工廠也外移,聘用國內員工人數銳減。同時,企業享受到派遣隨時可裁員的好處後,有空缺也傾向不用正職。

這是以前不可想像的事情。不過20多年前,禹皙熏表示,像自己這種韓國SKY畢業(韓國排名前三大名校簡稱,分別是首爾大學、高麗大學與延世大學)的大學生,大企業搶著聘用,就業率是100%;而其他大學畢業生,也多能找到正職。

現在,即便是排名第一的首爾大學,除了醫科、法律與企管等熱門科系外,畢業也不保證找得到穩定工作。

現正就讀首爾大學經營學院四年級的學生Mike(化名)坦承,自己念的是名校名系,要找相關工作比其他人簡單。不過,他發現大學所學不合志趣,有意轉型當電視製作人員。

但經過探詢後,他驚訝發現,像他這樣沒有工作經驗的大學畢業生,即便願意放下身段,卻連找個電視台基層跑腿工作,都很困難。

更糟的是,韓國派遣工作者,日後轉成正職的比例低於5%。也就是說,只要一落入派遣族群,人生幾乎就註定很難脫離貧困。像是首爾,一個小套房月租就要約台幣1萬5000元,這樣的薪水付完房租,只剩下飯錢了,其他都不敢奢求。

就算有工作 還得向父母要錢

派遣人員普遍低薪,也造成不少韓國年輕人即便有工作,還是得伸手和父母要錢,單身寄生族愈來愈普遍。

韓國連鎖餐飲集團JBSD總經理特助金知允指出,韓國租屋除了單純付房租,還另有一個獨有的全貸制,必須給房東一筆台幣數百萬不等的高額押金,約等於房價的三成。

綁約數年後,押金再全數歸還給租房者,等於房東完全不收房租。這是讓房客與房東雙贏的作法,可讓房東省下房租收入的稅金,也能繳房貸;而手上有現金的房客則省下租金。

但是,年輕人誰會有那麼多現金?像他,為了能在首爾租房做目前這份短期派遣工作,只能回家和爸媽借。可惜的是,韓國社會福利,大多優先規劃給有家累的已婚熟齡男性,包括租屋津貼在內。若父親擁有房子,年輕人反而會被排除在政府救助體系之外,徒讓成年子女更無法脫離父母獨立。

韓國《中央日報》也指出,韓國平價彩妝盛行,和韓國年輕OL平均低薪有關。而韓國內需市場的行銷策略,近年更鎖定13到18歲之間族群,主要是年輕人普遍貧窮,企業只好開發青少年商品,去賺父母的錢。

為了寫書,也曾研究過台灣草莓族、日本飛特族等年輕世代困境,禹皙熏直呼,雖然各國經濟狀況不同,但這三個地區的年輕人遇到的難關很相像。這也說明了,亞洲人過去共同的價值觀,也就是會念書考試才能成功,已不再適用。

他認為,與其仰賴政府改革,現在年輕人能做的就是自救,去尋找創新的產業,奠定長期的就業競爭力,而不再是死命背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