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三大絆腳石, 考驗巴西未來

貧富差距大、人才不足、金融風險高
文 / 彭漣漪    
2012-07-09
瀏覽數 6,400+
三大絆腳石, 考驗巴西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有機會拜訪巴西各大城市中著名的貧民窟,可以在這個被暱稱為「Favela」的化外之地,警察及法律不敢靠近的封閉社區,具體而微地瞭解巴西的種種挑戰所在。Favela是一種會開花的樹名,是貧窮的巴西退伍軍人居住時隨手種下的一種樹,別人問起住哪裡?他們常回答:「那個長著Favela的地方。」久而久之,就以此代表貧民窟。

從舊首都里約這個巴西最美麗的海灘,眺望四周山巒,其實不少山頭上最漂亮的視野處,就是一個個Favela,密密散布在城市角落,高達786個,總居民數超過100萬人,與周圍的高樓大廈、別墅豪宅參差交錯,形成對照,不斷提醒,在這個人口有600萬的大城市裡,貧與富巨大的差異。

挑戰1〉貧富差距大:149個國家中第11糟

里約市內最大的Favela是荷西尼亞(Rocinha),面積約2平方公里,居民數為15萬人,約等於新北市新店區一半的人口。有商店、銀行、學校,但絕多大數的住家沒有門牌號碼,是「黑戶」,信件要透過大街上的22家特定住戶,當作「郵箱」。

Favela裡,毒販、罪犯、搶匪、小偷藏匿眾多貧民之中,外人,尤其是警察及軍隊,擅入者等於大搗蜂窩,自找死路。「我一個朋友開車誤入Favela,出來時身上多了兩顆子彈,」巴西台商Jorge說。

反諷的是,Favela因神祕且有名,成了里約另類觀光景點,觀光客支付約1300~3000台幣「門票」費,在當地導遊帶領下,才可參觀,只准走特定路線,只准在特定地點拍照,違者自負責任。門票費有兩成捐給社區,社區因此有不傷觀光客的默契。擔任導遊的卡洛斯就在荷西尼亞大,擔任自由作家兼導遊,他帶《遠見》記者走進社區,見識巴西貧富五級人口中的第四級、也就是次窮居民的生活。

這裡乍看就像個超大型的北台灣觀光景點九份,差別在於房屋更小、巷弄更窄一半、滿布垃圾、髒水和狗大便。沿路有美髮、賣雜貨、蔬果的小商店,偶爾傳來流行音樂聲。有的住家門戶大開,一坪大左右的客廳中,媽媽看電視,小孩在念書,冰箱放一側,擠成一團。

《遠見》記者還碰到三位年輕人,手持AK-47步槍,坐在路旁聊天。兩位年輕人則交換手中的大麻吸食。「荷西尼亞裡大約有百名販賣大麻的小毒販,」卡洛斯隨口說著「這不是個觀光行程,而是社會體驗之旅,」卡洛斯希望外面的人,可以藉此窺看巴西另一面真相。

GDP集中在26州中的4州,一成人口掌握五成財富

事實上,巴西的貧富差距屬於全世界最嚴重的群組,在Global Peace Index 2010年的評比中,是149個國家中第11糟的,比尚比亞、納米比亞兩個非洲國家更慘。

原因包括:巴西GDP集中在26州中的4州,10%有錢人掌握五成全國財富,政府系統透過工商重稅取得貪污財源、卻讓物價因此居高不下,窮鄉因基礎設施欠佳、工商業不發達而更窮。

一方面有辦法的人愈來愈富。不久前當地電視媒體曾偷錄到一段議員與教科書廠商私相授受的現場:議員問廠商教科書要多少錢,廠商報出價格後,議員表示他會加倍再報給教育部。畫面播出後,社會譁然,但竟未被嚴辦。

但窮鄉人民為求溫飽進大城市謀生,就聚集在Favela中,他們大半從事工廠、重勞力工作,或是都市裡低階服務工作如清掃,有的做點小生意。混得不好及誤入歧途的,則淪落為黑道。

這也是為什麼巴西治安這麼差。住在里約的僑務委員胡雲光,被持槍歹徒搶過兩次。「第一次真的很恐怖,」他回憶,歹徒持槍抵著他,時間長達兩個小時,不斷詢問他來自那裡、做什麼的、住在哪裡、有什麼親朋好友,最後當然洗劫一空,還搶走他的汽車。後來他生活得小心翼翼,「我很少告訴別人我住在哪裡,和朋友聚會也多半約在外面。」

挑戰2〉人才不足:初級和高教就學率排全球60名後

除了貧富差距,政府在教育方面投資不足,不僅拖累整體經濟競爭力,也讓窮人更難藉教育翻身。人才不足也將成為未來發展的瓶頸。

高階人才不足,是巴西教育最嚴重的問題,讓企業頻頻為此煩惱。根據統計,從1999到2006年,巴西年輕人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從11%升至19%,是有進步,但依然偏低。原因之一是初級教育基礎沒有打好。雖然數字上看起來是很漂亮,在2008年,6~14歲孩童識字率達97.5%,15~17歲的識字率達84%,然而,品質卻不一定有保證。

許多巴西台商抱怨,窮人只負擔得起公立學校的學費,但大學以下的公立學校水準遠遠比不上私立學校,他們只好花大錢送孩子上私立學校;巴西公立大學水準超過私立大學,但是數量又太少。

小時候跟著父母移民巴西的鍾維康指出,他上的是私立高中,每個月學費算成台幣要上萬元,大學更貴。高學費讓太多人無力讓孩子接受好的教育。

挑戰3〉金融風險高:利率全球最高,國際熱錢助長資產泡沫

此外,當前巴西也正面臨金融方面的挑戰,讓政府顧此失彼。利率全球最高,幣值世界超強,引來大量國際熱錢,助長資產泡沫。

為防止經濟過熱及抑制通膨,巴西央行和其他新興國家一樣,必須升息以對,基本利率在2011年最高點達到12.5%,世界最高。但高利率已造成兩大問題:一是企業貸款成本過高,融資不易,二是吸引國際熱錢進來,推升巴幣愈來愈強勢。不僅大中小企業不敢借錢,連多項大型公共建設也停滯。

裘汝鈞分析,里約和聖保羅之間原本計劃蓋一條高鐵,除了政府資金外還需要民間投入,但利息這麼高、誰敢借這麼多錢?難怪高鐵難產。

近年來因利差關係,加上世界盃足球賽、奧林匹克題材,歐洲、美國及日本的國際熱錢特別喜歡來巴西,推升資產泡沫現象,使里約房地產最貴的地區雷伯隆(Leblon)比紐約東區房價更貴。

一般房價也在漲。在離聖保羅500公里外的古里奇巴市,台商Amy Lo發現,房子突然變貴了。「從宣布巴西要辦世界足球盃以來,大概漲了一倍,」原本想買個家的她,曾看中某房子並簽約付訂,結果屋主反悔,因為別人出了更高的價錢。

強勢巴幣鼓勵來自中國的廉價商品長驅直入,從鞋子、紡織品、玩具到鋼鐵都如此,嚴重擠壓巴西本地企業的空間。據統計,中國出口至巴西的商品金額,過去五年來從50億美元暴增至260億美元。

為因應全球經濟陷入新的困境,2011年8月31日,巴西央行降息二碼至12%,希望增加貨幣流動性為經濟加溫,但這麼做又得提防日益升高的物價成長率。8月通膨數據達7.1%,超過央行目標值,民怨紛起。救經濟或防通膨?巴西央行陷入兩難。

從貧富差距到人才不足,再到當前的經濟陷阱,巴西如果跨不過這些瓶頸,未來發展勢必受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