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左派大勝,法國富人改用腳投票?

法國大選觀察〉高福利政策吃掉競爭力
文 / 林蕙瑤    
2012-06-28
瀏覽數 13,400+
左派大勝,法國富人改用腳投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歐債危機爆發兩年來,法國雖幸運地走出其他地中海沿岸難兄難弟債務國的窘境。但是這個優雅、浪漫、創意、愛情、佳餚、美酒形象的國家,也終於要向現實低頭了。經過九個月的漫長總統及國會選舉,先由左派社會黨的歐蘭德贏得52%選票,當選新總統,之後又由左派的社會黨領先,贏得國會577席次中的302席,正式結束了連續17年的右派統治及多年「左右共治」的時代。

此次法國多於半數人民的投票結果,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一個來自社會黨的新總統,全權包下總統、總理及國會的職權。許多法國人害怕一黨全權包辦,一不小心將很容易損及國家及人民權益。但又有不少法國人表示,在歐債危機的非常時期,太多的制衡將會影響提案的通過及執行,會造成雪上加霜。

高收入者和企業 像待宰肥羊

熟悉法國,就可以知道這個高社會福利國家,除了需對人民、企業課大筆社會福利稅外,更有一連串令人眼花撩亂的高稅收。了解法國左派社會黨的執政理念也可以看出,加重高收入者及企業的稅收是新政府的當務之急。法國早已是歐盟國27國中,自左派社會黨密特朗總統時代(1981-1995)至今,唯一每年徵收「收入稅」外,另加「財產稅」的國家。其稅率之高,早已觸痛一般中產階層與企業。

法國北部一家二代的家庭印刷業,今年59歲的第二代兒子George 在被媒體訪問時,心痛地回答對新政府的新稅法看法:「從小我看著父親努力工作、勤勞簡樸過日子,幾乎從未休假。我自己也是為這家庭企業辛苦忙碌一輩子。每年繳高額的企業稅外,又繳出一半的個人收入稅,另外還要再繳高稅率的財產稅。公司好不容易營運生存至今,我近來因健康狀況不佳,想賣掉公司退休。但當我發現賣掉一家二代辛苦經營的公司,本來最後的個人收入是500萬歐元。但用新政府的新個人稅收法來估算後,頭100萬先扣20%的社會福利稅及45%的個人所得稅,加上100萬歐元以上的收入金額得被課繳75%的稅率。 我自問:為誰辛苦為誰忙?自己的家庭企業忙碌二代,最後扣掉所有稅收後,500萬歐元只剩不到140萬歐元。」

不公平的高稅制,把企業和富人都嚇走

今天在法國的新政府稅制案中,大部份未投新總統一票的中產階級及企業人士,類似George 情況的人愈來愈多。在這高赤字、低成長、高稅率、低可使用所得的陰霾氣氛下,眼看著這個社會福利過高的國家,充斥著被政府過於保護的怠惰寄生蟲。他們經常利用政府各種津貼法的漏洞,濫用政府資源,使得原本可以享受政府美意的人民,反而沒有真正享受到更好的權益。

這種不公平的情況,迫使法國許多企業、中產階級及富人,以及成名成功的藝人及運動員,個個都想「出走」,遷居至比利時或英國等鄰國。自巴黎到布魯塞爾,搭高鐵只需80分鐘。自巴黎到倫敦搭飛機或坐歐洲之星也各只需50分鐘或二小時半。這些國家的稅法相對正常化,也因此,英國政府近來頻頻向法國人招手,並強調是用鋪紅地毯方式來迎接法國人。因此雖說繳稅是每位法國公民的義務。但脫離這個令人窒息的高課稅國家,已是許多沒投新總統一票人的夢想。

追求事業成功的法國人,在經常以示威、罷工來交換享用津貼福利條件的人的眼裡,自己好像是有罪的,所以必須被懲罰及排斥,而且有錢也最好不要表露,生活享受也必須低調。不像在美國,有錢人只要高興,可自由並大方地展現及享受財富,給予尚未達到目標的人,更大的動力來追尋。因為法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心態是「我不能有的,你也不能有」,讓許多人更興起離家出走的念頭。

用腳投票,比利時、瑞士是移民首選

在巴黎西郊一家私人高爾夫球俱樂部,300名會員中大多數的會員都是上巿大企業主或中小企業家,國際公司的高級主管及生活優沃的退休夫婦。這半年來在吧台、餐桌上、更衣室、球場上,「移民」已成為一個共同話題。 國際企業主一年到頭本來就為業務四處奔波,只要將公司、家庭居住處,登記轉移並正式住到另一國,一年確定不超過183天居住在法國,即可脫離法國高稅制的惡夢。球仍能照打,與球友的球賭也能繼續,許多已移民到鄰國英國、比利時、瑞士的法國人,多數甚至保留法國的家,遊走於二國之間。不少企業人士多數選擇定居倫敦。因為英國自2008年金融風暴,為留住已有的企業並歡迎外來企業,展開一系列投資減稅制,吸引了不少法國企業移民。許多父母選擇倫敦,不但是世界商業、金融舞台,也是高文化、教育、藝術、設計中心,對小孩的成長教育學習環境很重要。

至於生活優沃的法國退休夫婦,則多數選擇到比利時。因為在比利時法語區仍能以法文過日子,稅法簡單正常,也沒有財產稅,房地產及生活費比巴黎低,又離巴黎很近,搭高鐵或開車來去自如。雖移民,卻好像沒離開法國,隨時可以於週末回法國看孩子、孫子,並與老友好友聚會。

瑞士的法語區也是另一個選擇。春夏秋季山明水秀,冬天則是滑雪勝地,較吸引喜好大自然及滑雪運動的法國退休族。也有少數法國人選擇搬到自由、開放的美國,並有太陽普照的邁阿密為退休處。而年紀輕的法國人也期待被公司外調,一方面增加在外的工作經驗、生活體驗,另一方面也可趁年輕時多看多賺多存!

社福太好,造就罷工頻傳和髒亂街道

多年來巴黎一直是全世界外來觀光客最多的城市。各處景點總是擠滿各地來的遊客。只是,伴隨這些浪漫事物的,是四處都看到的、幾乎沒清掃的髒亂街道及橫躺地上或坐地靠街壁的乞丐。

在巴黎,看到髒亂的街道就知道街頭清潔工正在罷工。在社會福利太好的情況下,罷工已成家常便飯的抗議工具。在巴黎,看到乞丐也是見怪不怪的情景!人潮多的商業區、地鐵站及較富裕的住宅區,幾乎每隔一條街就可看到乞丐討錢。這些乞丐,沒有一個是非洲、亞洲或新興國家的臉孔,反倒都是歐洲人。

歐盟27國,雖各有國法、稅法等,但國與國間人民可自由通行。歐洲大多數國家警察會趕到處占地盤的乞丐。只有法國這個社會主義國家,因睜隻眼閉隻眼的人道主義而通融。這些來自東歐及中歐的較窮會員國的人,都知道因為自己國家薪水低,若留在自己的國家賣命工作也賺不到錢,還不如到高收入高生活水準的法國當乞丐,收入不用繳稅,之後再排隊領救濟金,然後再一步步地進入法國的福利津貼及醫療系統。如此就可以拿津貼過日,免費看病,甚至匯小額款項及多餘的藥給國內的親人。這個漏洞已是眾所周知,但無法改變。

外來人口鑽福利漏洞,享盡法國納稅人的資源

多數住在法國的北非前法國殖民地國的摩洛哥人、突尼西亞人、阿爾及利亞人,他們第一代來法國時也多數都靠這福利制度的漏洞定居下來,並陸續將全家三代接到法國。這也是為什麼法國極右派堅持反入移民政策:他們非常痛恨外來移民來法國,不但沒生產納稅,更享盡法國納稅人的資源!

法國高稅制及高社會福利制始於左派社會黨密特朗總統時代。1981年他當選總統開始大改革稅制。當政兩任的14年中,陸續提高個人所得稅率,增課個人財產稅、房屋增值稅及證交稅,提升日常交易稅等。也就是這期間,法國的社會福利津貼制度提升等級,多數人民也開始過著社會保護制度下的舒適生活。工作一年可以拿二年的失業金,甚至只要有找工作但被拒絕的證明文件,就可以繼續拿好幾年。

年紀較長的法國朋友們常感慨地說,法國在沒有這麼好的社會福利制度前,家庭關係很親近誠懇,親友間只要有困難,也會互相支援。但自從有了太好的社會福利制度,政府取代了家庭角色。而且人民變懶了,想奮鬥的人反而被歧視。

看了法國與南歐國家的經驗,台灣難道要步上後塵?

本文出自 2012 / 07 月號

當醫生愈來愈少,台灣的病人誰來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