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口老化需求高,營養、復健更有發揮空間

醫藥衛生學群
文 / 柯曉翔    
2012-03-02
瀏覽數 18,850+
人口老化需求高,營養、復健更有發揮空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老化海嘯來襲,是危機,也是轉機,高齡化社會帶動醫藥衛生產業成長。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科技學院院長王祖興指出,預防醫學和轉譯醫學的角色更加重要,前者倡導保健,以預防疾病發生;後者則隨著生物科技進步,為病人進行特定藥物與治療方式的個體化治療。

醫藥衛生學群相關學系可分為醫學、醫學技術、營養保健、公共衛生與復健醫學等領域,雖然各有專精,但擁有共同的目標:打造身心健康的生活。

制度變革與性向能力

每年,醫藥衛生學群相關科系都是三類組熱門科系。攤開2011年大學指考三類組排名前十名科系,全數都是醫學相關科系。台大、陽明、成大醫學系分列前三名,其次為台大牙醫系,陽明牙醫與北醫牙醫也擠進前十榜單,顯示月薪高且醫療糾紛相對少的牙醫,受到學生青睞。

除了熱門的醫學系和牙醫系之外,因應預防醫學和人口老化趨勢,營養系以及物理治療、職能治療等復健學類,也更具有發揮的空間。

醫療衛生學群畢業生的主流出路,多在醫院擔任醫師、藥師、營養師與醫檢師等,每年在人力銀行的調查中,都是起薪最高的學群。但高中生選填志願和未來出路時,也須考量醫院高壓力、高工時、偶有醫療糾紛的現實狀況,衡量自身性向與能力。

可以確定的是,醫藥衛生學群仍然熱門不減。隨著政府有意推動國際醫療專區,以及陸客所帶來五星級健檢、醫療美容等「觀光醫療」商機,可望為醫藥衛生產業注入新的活水。

師長解惑

通關要訣是核心基礎課程、 技能、溝通與團隊合作

◎賴春生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院院長 ◎王祖興 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科技學院院長

Q1:如果我對醫學有興趣,但是怕血、怕屍體,可以來念醫學院嗎?

A1:很多時候,恐懼來自於想像和不瞭解。同學要勇於嘗試,實際行動後,反而沒有想像的害怕。

血和屍體是醫學院面對的一環,抽血幫助我們診斷病人病情,大體幫助我們瞭解人體,如果抱著感恩的心情與同理心,恐懼就會減少。

醫學院的學習與醫院的工作內容並不會每一天都見到血和屍體,科系、科別不同也會有所差別,醫學系見血和屍體的機會較多,職能治療、物理治療系則比較少涉入。  

Q2:牙醫系和醫學系要念六、七年,是不是一直在讀書?會不會很難念?

A2:醫學院的確課業繁重,但不急於在六、七年內就非得念得很深入,重點是要將核心的基礎課程融會貫通,並熟習相關技能,學會和病人溝通與團隊合作。

醫學院也不全然都在念書,也有醫院見習、實習的課程,將課堂所學實際運用。

另外,醫學院也有許多學生參加醫學服務隊、校內社團,可以調劑繁重的課業生活,培養人文精神,學習許多從課本上學不到的課題。  

Q3:物理治療系和職能治療系差別在哪裡?

A3:兩者皆為復健醫學類,早期都涵蓋在復健系之下,後來物理治療、職能治療、聽力與語言治療單獨成系。

物理治療是利用聲波、電、水、冷、熱、力、光等物理方法與儀器設備,消除病人病痛,並恢復身體基本動作。職能治療則以活動、器材,幫助病人恢復基本生活所需技能,例如,利用下棋活動,訓練過動兒的專注力。

若以出車禍雙腿骨折的病人為例,骨科開刀後,病人來到物理治療科進行電療與水療,消除疼痛,也增加肌耐力,復健後端則到職能治療科,練習行走。  

Q4:醫學系和醫學工程系的差別?

A4:醫學系培養未來的醫生,學習如何診斷、治療與追蹤病情。醫工系則結合醫學、生物與工程,研究、開發與維修醫療用機器設備,例如膠囊內視鏡、電腦斷層攝影掃描、超音波影像、核磁共振影像等。

Q5:護理系和醫技系的差別為何?

A5:護理系培養基層護理專業人才,畢業生可考取護理師執照,從事臨床護理工作。值得注意的是,護理師並不等同於護士,目前國內約八、九成護理人員為考取護理師執照、擁有相關學系學、碩、博士學位的畢業生。護士執照的考試資格則為為護理職業學校畢業生。

醫技系(或稱醫檢系)的全名為醫學檢驗暨生物技術學系,畢業生可考取醫檢師執照。醫檢師利用抽血、生物化學、病毒檢測,甚至更細緻的基因學技術,做為疾病依據,幫助臨床醫師診斷。醫檢工作已由傳統物理與化學的方法,走向以各種生物技術為導向的高科技檢驗醫學技術。  

Q6:會鼓勵非醫學系不念的高中生重考嗎?

A6:歡迎對醫學有興趣的學生重考,但不必過度執著,一輩子非當醫生不可。

每年全國醫學系學生招生人數就1300多位,不可能每個人都如願以償。

事實上,醫生不如外界想像的光鮮亮麗,也常要面對醫療糾紛、過勞等,這些都須全盤考量。

行行出狀元,醫生只是醫人,還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人類的健康,例如擔任護理師、藥師,或參與公共醫療政策制定。

學長姐領路

生死拔河,但求問心無愧

◎帶路學長∕余孟威(陽明大學醫學系七年級)

對陽明大學醫學系七年級余孟威來說,七年光陰,讓他學到重要的一課──看了太多場生死拔河,在手術檯上,結局或許無法盡如人意,身為一位醫事人員,但求無愧於心。 

建國高中畢業、大學學測滿級分、推甄陽明大學醫學系錄取,余孟威求學之路走得順遂。大五那年,他剛進醫院見習,遇到一位癌症末期的病人,雖然只是一個小小見習生,他還是很積極想挽救病人的生命,然而一個月後,病人還是撒手人寰。

「從小我一直覺得靠自己努力念書,就可以得到一百分。但那次經驗讓我發現,很多事情,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就算你很努力,」余孟威說。剛開始面對病人時,總覺得病人過世,是不是自己的錯?是不是自己能力不足?久而久之,心情逐漸調適,面對生死的拔河,只求盡力,不能漠然,也不濫情。

過去三年,余孟威大半時間都在醫院度過。他的足跡遍及榮總、馬偕、和信醫院,還遠渡美國杜克大學醫學院實習。

念醫學系的這七年,他在這裡找到許多生命課題與意義,「我的一點努力,讓病人的生活有重大改變,看到他們的笑容,這是很幸福的事情。」

「問題導向小組討論」(Problem-based Learning,PBL)累積個案經驗

醫學系學生在三、四年級時必修小組討論課,約八人一組,共同討論教案。教案類似情境題,並提供電腦斷層影像、病史、抽血結果等,讓學生思考與討論,練習鑑別診斷。

余孟威說,小組討論可以學習和人溝通與組織想法,兩年下來,累積許多個案,非常有幫助。

「醫學服務隊」促動自我反思

一、二年級寒暑假,余孟威參加學校的醫學服務隊。服務隊由各系學生組成,前進偏鄉為當地民眾進行醫療服務。每一次出動前,成員須設計教案,並預先做功課,了解當地狀況。

余孟威曾和夥伴赴精神醫療的重鎮──花蓮玉里醫院,帶領精神病患做早操、做手工藝和玩遊戲。

也曾去蘭嶼,向當地小朋友宣導衛生觀念,並進行蛀牙等簡單篩檢。出服務隊的經驗,讓他深感偏鄉醫療資源的不足,也反思自己富足的台北生活。

「大體解剖」以小我完成大我

這是醫學系學生必修的震撼教育。大體老師雖然不會說話,但是他的軀體,幫助學生認識人體構造與器官,尋找出醫學的真理。

在福馬林的氣味中,第一次看到「大體老師」,余孟威很震撼:「一個人就被我們支解得支離破碎,大體老師真的很偉大。」課程結束,他們會把器官重新放進遺體裡並縫合,進行簡單默哀儀式,再送去火化,表達對大體老師最深的敬意。

解剖課的考試稱為「跑檯」。一間教室約四名助教、八位大體老師,學生輪流進去,在一具具大體穿梭,每30秒內就要寫下骨頭或神經等答案,共作答50題,緊張程度可想而知。

「醫院實習」片刻不得閒

在陽明醫學系,五年級學生會到醫院見習,六、七年級則是實習。 學生在各科輪調,內、外科各待三個月,婦產、小兒科各待一個半月,再加上自選科。

有時候,推入開刀房的就是一個沒有生命跡象的病人,考驗醫生的智慧、經驗和臨場反應。醫院時間表更是片刻不得閒──早上5點起床,為病人換藥;7點開始查房、晨會;8點進入開刀房開刀,連開好幾個小時,直到開完為止。醫院實習讓醫學生站上醫院最前線,感受最真實的白色巨塔生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