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什麼1208人要看安藤工地?

創新講談
文 / 劉育東    
2012-01-30
瀏覽數 51,450+
為什麼1208人要看安藤工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為什麼這些人要來看安藤忠雄的工地?

我們常覺得全民美學急待提升,也羨慕歐、美、日等國一般人民的美感素養,能造就巴黎、佛羅倫斯、巴塞隆納、以及許許多多優美的城市與精緻的小鎮,我們另一方面也感慨中國傳統美學的沒落、台灣和原住民美感的流失,這些都隨著經濟發展而早已失去。現在許多有心人士投入美學教育,倡導文化之旅、編寫生活美學教科書、舉辦環境美學演講,大家都正在為台灣的美感環境與教育投入心力。

我經常想,環境與素養是比較抽象的概念,我們可以簡易而具體來觀察,受過小學教育的人,都會知道音樂家貝多芬、莫札特,而後慢慢學習,教育過程中我們還會學到貝多芬耳已失聰但仍堅持演奏的故事,莫札特四歲就是神童、14歲已是巨人的故事。即使大家從沒有機會聽過貝多芬的交響樂、也沒聽過莫札特的協奏曲,正是這些名字與故事,讓我們具有文化底蘊與美感經驗。

另外,作為一個受教育的人,在哲學上,我們未必聽過開創心理學的哲學家威廉.詹姆斯,但一定聽過亞里斯多德;在雕塑上,我們未必聽過羅丹,但一定聽過米開朗基羅;在繪畫上,我們未必聽過塞尚、高更,但一定聽過達文西、畢卡索。那麼,建築作為人類文化藝術的一環(古希臘人稱建築為三大藝術之一),然而我們聽過哪位建築師的名字(即使從來沒看過他的建築)?

建築美學從工地開始

在歐美日等文化大國,一般大眾都能琅琅上口他們欣賞的建築師,也經常能談起他們的建築與故事,這樣的期待,應該是推動台灣美學教育過程中的一個指標。我期待有一天,大家除了前面提到的藝術家、哲學家的名字外,還能知道一、兩位建築師的名字,誰都沒關係、有沒有看過他的建築也沒關係、知不知道他的故事都沒關係。只要我們從小吸收的知識中有建築,我們的城市就不會太醜,我們的建築就會好看。

過去四個月的四天,1208人齊聚安藤工地,他們聽過安藤忠雄的名字,聽過他的演講或讀過有關他的書,甚至也參加過自2005年起安藤先生為台灣大眾舉辦的「日本安藤講解建築之旅」。1208人親自報名,就為了聽45分鐘有關安藤忠雄在台灣第一座建築的故事,再花45分鐘親臨現場,親眼見到安藤建築中那麼純淨的清水混凝土牆是怎麼建造的?怎麼選水泥、選沙?親眼看看耳熟能詳的「清水模」到底長什麼樣?釘模板和灌漿有什麼困難(可以讓紀錄片和書上講的那麼神奇)?施工過程有什麼艱辛?安藤先生為什麼都稱工程建造為「惡戰苦鬥」?為什麼工地如戰場?

1208人只想親眼去看傳說中的故事。1208人當中,建築相關人士只占400多人,而有800多人,是我剛剛期盼聽過貝多芬、亞里斯多德、米開朗基羅、畢卡索和至少一位建築師名字的人。

本文出自 2012 / 02 月號

72萬人減重奇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