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蕭乾與文潔若

文 / 文潔若    
1990-01-15
瀏覽數 10,600+
蕭乾與文潔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枕邊私語--為什麼要寫這本書

嘿,亞克桑(註),有個事兒想跟你商量一下。

唔,你說吧

我想寫寫我所知道的你。

哦--

也就是寫咱們這三、四十年風風雨雨的日子。

我不是已經寫了嗎?

可我是作為你的「臭妖婆」來寫,角度不完全一樣。

唔--

我要是寫,就放開了寫。

你真要寫,我得給你提個要求。

提吧。

寫東西不能圖一時痛快。對過去,不要糾纏在個人恩怨上。儘量站高一些。

我看最重要的還是真實。反正只寫我親自經歷過的。

有些事,儘管發生了,還是忘掉的好。

譬如……

譬如五七年誰湊熱鬧罵過兩聲,誰乘機踹過兩腳。

一想起那些年月,我就渾身打哆嗦。

問題是:革命非要那麼搞嗎?

他們就不替國家,替民族前途想想--

能那麼想,不就是理性占上風了嗎??

(註:亞克桑是日語第三身代名詞「他」的譯音。婚前,家中每提到蕭乾,我們就用這個字。婚後,就一直沿用下來。)

沒人敢打包票

你認為還會鬧文革?

只要人騎在憲法上而不是憲法管著人,這個包票誰也不敢打。

我至少希望咱們有生之年,別再鬧啦。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0 / 02 月號

第04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