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回到新聞專業, 以競合姿態迎向世界

華文媒體面對改變中的世界
文 / 邱莉燕    
2010-12-20
瀏覽數 16,350+
回到新聞專業, 以競合姿態迎向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國際輿論的格局中,華文媒體是一股愈來愈受到各方關注的輿論力量。邁出新步伐的同時,亦成就了跨型態、跨地域的多元發展型態。

然而,世界變動急遽,華文媒體也面臨了各種轉型的挑戰。如何應對數位化浪潮、世界局勢丕變等種種衝擊,四位來自不同地區的媒體人,發表了各自的真知灼見。

來自新加坡的林任君,在1977年進入新聞業,擔任總編輯已有15年,得過非常多新聞獎。

林任君所帶領的《聯合早報》,歷史悠久,創辦至今已有27年「高齡」,每日發行量高達20萬份,是新加坡最知名的華文報紙,並被公認是一份素質高、負責任、報導客觀公正的報紙。

另一位與會的「無冕王」邱立本,來自香港,跟台灣的淵源頗深。政大經濟系畢業的他,曾在《中國時報》跑過新聞。

《亞洲週刊》也是一份老而彌堅的華文雜誌,誕生至今已23年,時事政經新聞的報導頗具權威性,並略微偏重評論,公認為是全球華文媒體中、在新聞中立與客觀程度上位居前列的雜誌。

新媒體帶給舊媒體新契機?

從廣州來的向熹,1995年畢業之後就進入南方報業集團,是《南方周末》報系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編輯。

2009年11月,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中國期間,《南方周末》是唯一獲得專訪的大陸媒體,主訪者,就是向熹。

創刊於1984年的《南方周末》,在中國素來以敢言著稱,頗受大陸白領及知識精英階層歡迎,最高發行量曾經達到160萬份。

三位華人媒體的佼佼者,同時現身,吸引不少新聞從業人員到場聆聽,其中不乏許多相當年輕的面孔。

針對華文媒體在今日受到的衝擊,林任君和向熹都認為,中國的崛起,為全球華文媒體走向世界提供了契機。但是,新媒體的崛起,一方面破壞了既有的媒體生態,卻也提供傳統媒體跨入新領域的機會。

向熹則大方分享了《南方周末》報系應對新變化的策略——華文媒體應當具備大中華視野、回到新聞專業,並以競合的姿態面臨變化的世界。

邱立本則是一再於演講中提到「講真話」的重要性,大陸媒體面對的是「如何在政治權力面前講真話」,而台灣和香港的媒體要面對的,則是「如何在商業權力面前講真話」。觀點一針見血,讓現場聽眾頻頻點頭。以下為論壇精采內容:(文∕邱莉燕)

媒體是企業,逃不出科技衝擊

〈主持人〉王力行:我們的峰會在過去談論的比較多的是華人企業,這次為什麼特別選這樣的題目?

八屆高峰會裡第一次來談媒體對社會的影響,最主要是因為看過進入21世紀的前10年,快速的變化是過去200年都比不上的,自然是因為科技的發展,產生了很大很大的衝擊。

我看過一篇文章說,電視花了22年,廣播花了26年,而PC只花了16年,就把美國的電視報紙普及率達到25%,也就是說,PC出現之後,對媒體產生的影響快速很多。

第二個,商業、經濟對整個世界的影響,不可否認,做為企業當中的一環,因為媒體畢竟還是一個企業,不是一個非營利事業,在快速變化以及非常複雜的環境下,所受到的衝擊是過去不曾有過的。

今天有三位華人媒體的佼佼者,共同來探討華人媒體面對改變中的世界,先請林總編輯。

中國崛起,傳媒和新媒同發展

〈與談人一〉林任君:這個世界瞬息萬變,媒體既反映了世界的改變,也深受世界改變的影響。我認為,媒體受到最大的改變有兩個,一個是中國的崛起,一個是新媒體的革命。

中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眾所周知,中國崛起和對世界的影響日益高漲下,全世界都注意起中國,對中國發生興趣,想進一步瞭解中國,把焦點集中在中國,意味著對中國的資訊需求就大大增加,而且需求已經逐漸從經濟政治倫理,擴大到語言文化。

中國經濟的高度發展,意味著中國人民消費能力的提高,對資訊及文化的需求大大增加。

因此,近年來,中國媒體業不管是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都蓬勃發展,根據新聞協會統計,報章雜誌的整體業績,前三名是中國、印度和日本。若以媒體業的整體狀況來說,中國發展的態勢尤其好,呈現全面穩健的增長。

大陸的傳統媒體和新媒體是共同並肩發展,中國的網民人數已經超過4.2億,手機用戶超過7.5億,使用手機上網人數超過2.8億,但是和歐美國家明顯不同的是,中國的傳統媒體並沒有因為新媒體的興起,地位發生動搖,大部分的傳統媒體都有長足的成長。

中國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媒體消費市場,新聞產量超過美國,但距離新聞強國仍有一段距離,這意味著它的成長空間非常大,給華文媒體提供了大好的機會,尤其是在非時事、非政治的資訊領域。

另一個對華文媒體產生巨大衝擊的是,資訊科技的日益突破,造成媒體個人化、數碼化,這意味著資訊不再存在疆界,無遠弗屆,無孔不入,帶動了新媒體的推陳出新,也促進了世界媒體的大整合。

翻天覆地的變革,破壞了舊有的媒體生態,在新媒體成長的年代,消費者不再滿足於單向接收媒體資訊而已,新讀者要求發表自己的見解,甚至開發出自己專屬的新聞應用。

傳統媒體的發行和廣告,受到嚴重的侵蝕,行業和經營模式都被迫調適改變,雖然相較於歐美媒體,沒有出現一個明顯萎縮的困境,但是華文媒體是不可能置身於這場媒體革命的洪流之外。

當然,新媒體給傳統媒體帶來新的挑戰,也帶來很大的機遇,傳統媒體藉由新技術開發,還可以推出各種新的媒體平台,跨入以前不可能跨入的市場,包括大陸市場。

總的來說,無論怎樣變,萬變不離其宗,絕對不能拋棄媒體的公信力,無論是走向世界,還是進入崛起中的華文市場,求真、求善,應該是媒體的最基本價值觀。

政治箝制新聞,怕寒蟬效應

〈與談人二〉邱立本:上星期在上海參加另外一場論壇,恰好傍晚得知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我們很快就被主辦方告知,不可以在會上談劉曉波。但是媒體人都是不太聽話的,還是講了劉曉波的事。

今天中國媒體很大的問題是,如何在政治權力面前講真話,這是一個重大的挑戰。我認識很多中國媒體界的朋友,很優秀,但是他們也面臨一種對知識分子的壓制。

大陸當局把「劉曉波」當作關鍵詞,在互聯網和手機上予以限制。但大陸流行玩微博(Micro Blog,類Twitter),每秒鐘都是截稿時間,平常都是聊八卦之類沒什麼意思的瑣事,但在重要時刻,像劉曉波這個事情一出來,微博就發揮它驚天動地傳播的功能,因為每一秒鐘傳播的訊息是海量的,沒辦法禁止,在這個過程裡面,任何當局的限制措施都沒辦法阻止。

所以,它的民間社會組織非常強悍,媒體的操作方式也是以前無法想像的,反擊了新聞監督的控制。

我覺得中國媒體的發展,要面對的是,怎麼樣在政治權力面前講真話。而媒體面對的一個局限性是,怎樣和權力相博弈。

這個過程就有很多玩法,包括中國總理溫家寶講對政治改革的言論,從深圳講到紐約,但是大家發現,大陸的主流媒體把這一段拿掉了,這代表中國政治高層的內部鬥爭。中國媒體的變化,顯然是全球華人讀者都非常關注的。

從另一個角度看台灣和香港,這裡的媒體面對的是,怎麼樣在商業的權力面前講真話。

我是在香港出生長大,這個城市的新聞生態最近幾年出現很大的變化,財團對媒體的影響力變很大。因為印刷媒體有100億(港幣)的廣告收入,有30%來自地產商,如果有不利於地產商的新聞,地產商很快就會抽廣告,所以造成某種寒蟬效應。

台灣也有個問題,很多媒體為了吸引眼球,搞很多八卦、情色,我對台灣的報紙做了小小的研究,性侵是最常上報的新聞,這是市場化的悲哀。最終,我們要有能力,既能在政治權力面前講真話,也能在商業權力面前講真話。

華人媒體,打造新商業模式?

〈與談人三〉向熹:之前《華盛頓郵報》對外兜售《Newsweek》,我們集團和大陸其他的媒體聯手組建了一個財團要去收購,在進入第一輪之後,我們被勸說退出。

所謂勸說退出,不是說我們競標價格不如人,不是說我們給出其他的非商業承諾比別人要低,這當中的原因,我到現在為止也不知道,他們只有一封郵件告訴我,一個是因為是中國太遠了,第二個他們更希望賣給美國自己的收購公司,其他的都沒有談。

後來《紐約客》發了一個評論,說這次收購不成,對中國和美國的媒體人雙邊都感到羞辱。

中國的收購者莫名其妙就被拒絕了,美國的媒體人對於擁有77年的世界一線的媒體品牌,卻被中國這樣的國家來收購,兩方都應該感到羞辱。

這個事情給我很大的觸動。中國經過平均每年9.8%的GDP增長之後,這樣的一個收購嘗試,不單代表了中國資本湧出的衝動,更多的是中國這一代的傳媒人,想在自己有限的一生能走到世界上去,除了影響中國,也影響世界。

大陸的媒體非常多,有數千家報紙,有上萬本雜誌,也有數百個電視台。這兩年,總編輯聚在一起討論最多的話題是,「廣告增長了還是下跌?」,還有就是「你有沒有應對互聯網的新招數?」 我說這叫「總編輯焦慮」。什麼意思?就是你這個媒體的商業模式,能不能繼續維持下去?

應對這兩個巨變,第一個策略,我覺得可以概括成「大中華視野」,不管我們怎樣看待華文的市場,華語的閱讀人群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一群,所以以華文做為傳播的載體,仍然擁有巨大的空間。

第二個是回到新聞專業。整個華文世界在現代的價值觀上,有人跑在前面,有人跑在後面,有人在這條路上,有人在那條路上,若要我們強求價值觀統一了,才能來發展華文媒體的事業,將會錯過推動華文媒體做為一個整體走向一個新世界的機會。

極大化舊媒優勢,競合新媒

什麼是我們的共同語言?新聞專業。這是不分疆界,不分政治制度,也不分對現代價值觀有多少共識的。

第三個,應對新媒體的策略,用台灣的話叫「競合」,以競爭又合作的姿態面對新媒體。

傳統媒體有沒有辦法跟新媒體競爭?我是悲觀的,至今全球沒有一個傳統媒體中間誕生了一種新媒體。我常打個比方,做自行車和做飛機的,都是在做交通工具,但是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製造方法。

如何應對呢?在《南方周末》我所服務的媒體,首先把傳統媒體能夠贏取的利潤做到極致,把商業功夫做足,在傳統媒體仍有機會的領域之內,贏得該有的利潤。

第二,不急於把自己的媒體變成互聯網媒體,但是要迅速地把自己的媒體變成基於互聯網的媒體,所以我們做內部的知識管理系統、遠程辦公系統等。

第三個,拿出資源鼓勵探索技術,《南方周末》是中國媒體裡第一個實現了iPhone、iPad和基於各個系統平台上閱讀的開發。

我們相信以這樣的姿態,冷靜看待自己的劣勢,做好今天的事情,就可以等待未來的機會。不要冒險地去試驗新媒體,或者妄自菲薄,過早地放棄傳統媒體可能贏取的機會。(邱莉燕整理)

2010年12月

2010華人峰會專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