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攜手共譜《百合戀》,舞動台灣生命力

花博定目劇1〉屏風+原舞者
文 / 陳宜平    
2010-10-20
瀏覽數 17,900+
攜手共譜《百合戀》,舞動台灣生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屏風表演班將在2010年台北花博隆重推出嶄新大戲,而且還與多年來深耕原住民文化、保留原住民傳統歌舞的原舞者合作。這萬中選一、充滿台灣特色與生命力的劇目就是《百合戀》。

此齣戲由李國修嫡傳弟子黃致凱編導,他曾導演過《瘋狂年代》《合法犯罪》等劇,是劇場界頗受好評的新生代導演。

文化基金會執行總監王文儀透露,一開始籌備花博演出時,第一個考慮的團體就是充滿原住民魅力的原舞者,但考量到原舞者較擅長肢體與聲音的傳遞,因此特邀擅長說故事的屏風表演班合作,希望呈現最不一樣的演出。

本劇還請到曾被封為「台灣舞蹈界新生代第一把交椅」的布拉瑞揚.帕格勒法為此劇編舞,並網羅曾設計過五次金馬獎頒獎典禮的曾蘇銘負責舞台設計,還有曾參與電影《黑暗之光》配樂製作的張藝,陣容堅強。風格華麗炫目,不但結合戲劇、舞蹈、甚至還會以原住民詩歌的方式,加入氣勢磅礡的魯凱族古調,忠實呈現原住民特色。

原汁原味 呈現魯凱習俗

《百合戀》的靈感來自於魯凱族的巴冷公主傳說,故事描述巴冷公主與百步蛇神在聖湖邊邂逅的浪漫愛情故事,經過種種困難後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兩人相偕走入湖中時,湖邊竟霎時開滿了美麗的百合花。

在舞台上要如何呈現瞬間開遍湖邊的百合花海便是這齣戲最大的賣點之一。工作團隊絞盡腦汁運用各種方法,設法讓百合在湖邊此起彼落一朵一朵開出來,以達到最後完美的收尾。舞台的設計在開演前都還在保密中,但是導演很豪爽地笑著:「幸好我完全不需要煩惱這些問題,製作人佳峰告訴我,你想要怎樣跟我說,只管作夢就對了!」

由於以原住民故事為發想,戲中將能一窺魯凱族重要的各項重要民俗傳統,包括結婚、搶婚儀式都將以華麗的大場面忠實呈現,「這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讓大部分台灣民眾看見過去沒有機會看見屬於原住民的重要儀式,」導演黃致凱說明,原住民文化中有三個基本元素:戰爭、結婚、儀式。

這三個元素,在這次的《百合戀》中都能一次滿足。

以結婚為例,魯凱族的搶婚、濯足、鞦韆都是非常獨一無二的習俗,為了完整呈現「鞦韆」儀式,團隊甚至打造了一個7公尺高的大型鞦韆,扮演新娘的演員必須真的站上鞦韆完成結婚儀式。因此導演幽默地說,「面試女主角的時候,我的一個問題就是:有沒有懼高症?」

雙語演出 營造異國氛圍

此次的藝文團體都必須面臨台灣劇場界少有的「定目劇」挑戰,由於是以帶狀方式定時定點演出,《百合戀》中又有許多大量的原住民歌舞表演,因此《百合戀》的演員共分為ABC三組,以節省演員的體力消耗。另外為避免過多重複演出造成彈性疲乏,因此大多數演員幾乎都一人分飾三角,這一場還是百步蛇王,下一場可能就變成了熊鷹族的戰士。

為了呈現更多原汁原味的魯凱族特色,《百合戀》也將演出兩種版本:魯凱族語版和國語版,但也因此出現了更大難關:演員得背更多台詞。

這的確是一場非常艱難的硬仗,「雖然只是40分鐘的戲,但是光是排練就花了4個月以上的時間,」導演黃智凱這樣形容,更別說從2010年1月就開始研究、編劇等的事前籌備期,尤其魯凱族語是音節特別冗長的語言,使得演出難上加難。

「但是不可否認,族語的演出對這齣戲有非常畫龍點睛的功效,」黃致凱表示,族語版的另外一個優勢,即在於營造出一個屬於「異國」的氛圍,讓觀眾彷彿置身幻境。為求真實,身兼編劇的黃致凱事前做了大量的功課,除了研究各種原民文化、深入瞭解原民傳統,為了寫出合乎原住民思考邏輯的詩歌,他也大量參考、學習原住民的詩歌的口氣和語法。例如,漢人有比翼雙飛這種成語,原住民則說,像老樹和藤蔓般緊緊纏繞,讓他寫下:「像石頭和青苔般不分開」的句子。

極致華麗 凝聚夢幻美感

除了定目劇的體力調配問題,導演也坦言在編導《百合戀》時,碰到的最大困難在於,「原住民表演」並非適合以表演方式呈現的活動。「原住民儀式的那種熱情、生命力還有奔放,是你沒有參與其中,永遠無法百分之百感受到的。」黃致凱認為這種野性之美一旦搬上舞台,呈現出的效果多少都會打點折扣,要如何讓這樣參與性的活動轉變為帶有舞台性質的表演,就是他最大的使命和功課。

「我將這次的重新詮釋視為一種文化創意而非文化保留,或許這是一種屬於創作者不得不為的狂妄,但我希望能因此讓更多人認識並瞭解原住民文化,」黃致凱說。

其實這次《百合戀》的故事在編寫劇本時,為了戲劇效果的展現,也將傳說做了一些微調。如魯凱族原本就有配戴百合花的習慣,並且將百合花視為族中聖潔的象徵,和劇中在巴冷公主出嫁後,才開始使用百合的場景不太相同。又如戲中魯凱族的敵人雄鷹族其實也是虛構,因此也就沒有戰勝後配戴「雄鷹族」羽毛的傳統了。

這齣華麗炫目的大戲,不管在燈光、布景、配樂、道具、服裝上都極盡繁複精細,務求呈現神話夢境般的質感。黃致凱笑說,「我們都戲稱自己是東方版的《獅子王》,」因為劇中角色,除了人物外,所有出場的動物也設計得非常細緻。但不同於《獅子王》相似於偶戲的概念,《百合戀》的服裝設計多以舞者肢體的延伸為發想,讓演員即使穿著繁複的戲服也能毫無罣礙地伸展肢體。「魯凱族的服飾在原住民中以華麗著名,非常適合舞台效果,」黃致凱補充。

想看到充滿自然能量的花博會中,充滿台灣在地生命力的表演嗎?那麼舞蝶館的定目大戲《百合戀》,相信會是最值得期待的演出。

2010年10月

遠見花博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